•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四章(3)

    第四章(3)

    作者:丁也林    



    座鐘滴滴答答小聲地走著,江書恂忽然覺得有點餓了,這才記起來自己因為發脾氣,連晚飯都沒吃。樓下關了燈,郭媽帶著囡囡也睡了。江書恂熟門熟路地打開紗櫥,里面是郭媽晾好的白粥、做好的小菜,也不用開燈,她就著月光胡亂扒了幾口,一轉身卻被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弟弟嚇了一跳。

    “哎喲我的天!大半夜的不睡覺!”

    江書恂白了弟弟一眼,把粥碗放進水槽,推他去客廳,別打擾了大媽和孩子睡覺。

    江纖塵發脾氣出去轉了一圈,原本寄人籬下的委屈感很足,可走著走著想到姐姐哭泣的臉,心就軟了。他知道一些過去的事情,來之前爸爸就再三叮囑不可增加大姐的煩擾,他知道是因為這位奇怪的姐夫的緣故。江家有兩個女兒,二女兒是錢氏太太生的,比江書恂還漂亮許多。江纖塵想,二姐就從來不哭,她要東西就撒嬌,得不到就耍橫,受委屈就指桑罵槐發泄,媽媽也從來都是舍得罵他不舍得罵二姐。后來二姐嫁到濟南,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每次回家對待姐夫的態度不比對別人恭敬多少,二姐夫也都笑瞇瞇地任妻子責罵不還嘴。或許這才是正經夫妻該有的態度,而不是大姐家里這樣冷淡、恭敬,有什么話都悶在心中讓人去猜、去揣摩,猜不到就眼淚汪汪叫人心疼。郭媽說現在家里還和諧了許多,那以前是怎樣的,江纖塵不敢想。或許就像在家的時候,大姐一個人活在自己的院子里,只有爸爸偶爾去看望她,媽媽和他們姐弟卻從不涉足,大姐不過是從這個寂寞地轉到那個寂寞地了。

    連江纖塵都知道,在德國時遇到的吳霜威該是大姐孤單歲月里多么明亮的一段時光,是爸爸拉上了這道簾幕遮擋了光明,這里面也有他媽媽的合力。爸爸不許他學文藝,卻用“江天一色無纖塵”給他起名字,江纖塵的正心如一輪明月般透徹、寂寞、敏感, 他想回去要給大姐道歉。先施百貨里琳瑯滿目,他要買些什么都不夠錢,還好遇到了黎默秋,才買下了那件跳舞裙。黎默秋知道他們姐弟鬧矛盾,江書恂氣哭了,她反而笑瞇瞇的:“姐姐不記仇,就是小脾氣多,你回家哄哄囡囡,認個錯就沒什么了。”

    江書恂知道了是黎默秋送弟弟回家,怪他也不請人家進來坐坐。

    “看你們睡著了,默秋小姐就回去了。”

    江書恂想到私事被黎默秋知道,有些臉紅:“那算了,反正默秋也常來。”

    “對不住大姐,我下午不是故意惹你生氣的。”江纖塵說今天是禮拜六,他才沒去上班。要是大姐不喜歡他關心這些事,他以后不在家里看報了。

    “你要是我因為我生氣,我改正就是了。可要是他欺負你,我非得收拾他一頓!”江纖塵說到激動處,抬手指著樓上大聲嚷了起來。

    江書恂趕緊讓弟弟收了怒氣:“你嚷什么,怕吵不醒大家啊!”望著弟弟生氣的面龐,江書恂想到自己的夢,想到媽媽。想媽媽和外公外婆終于團聚了,弟弟妹妹也有自己的媽媽,可自己還得和別人分享爸爸。可弟弟和父親是如此相似:清瘦、文雅、沉默,完全沒有繼母的庸俗氣,這叫她如何去怨恨呢?

    “我的事你少管。”出了口卻不是好話,江纖塵吃了癟,囁嚅著知道了。

    江書恂也覺得自己說話太急躁,轉移話題問弟弟工作一段時間的感想如何,不要每天心不在焉地混日子。她抽出弟弟臂彎里的報紙翻了翻,又塞回他懷中:“這些東西看看無妨,可對救亡用處也不大,你每日的精力少花些在閑事上,多做些實事吧!”江纖塵感受到了姐姐的不屑,可他也習慣了這樣的口吻,打從大學退學后,爸爸總是這么不耐煩地訓他,姐姐可真是爸爸的親女兒呀!

    “你也別生氣,先生知道你不愿做職員,也想著給你介紹個雜志社。可你來得也突然,這些日子亂糟糟的你也看到眼里了,你先忍一段時間……”

    “我知道爸爸是最不肯我做這些的,他非要我學做生意,姐夫不照辦也不可能。可我實在不想在許董的公司,他總把我當下人待。”

    江書恂想了想,說弟弟以前都是自己做事,現在是給別人做事,肯定要受委屈,不要再當自己是大少爺,習慣了就好了。江纖塵苦笑了一下,果然所有人都不信他的話,那也就不用多說了。

    “你關心時事是好的,可也不要仇恨先生不熱血不激動,他其實也很關注政治,只是個性沉悶,不喜歡表露情緒罷了。如今北平局勢不容樂觀,軍事上的謀劃我們什么都不懂,還是做好自己的事,靜觀國家的行動吧!”

    “不,大姐您錯了!從西安事變起國內呼吁團結一致對外的口號聲就想起來了,北平交戰的第二天,報紙上就呼吁全民族都要加入斗爭。過去的日子,咱們國家把精力都用在對付中國人自己身上,只要咱們不內斗,槍口一致對外,哪怕北平暫時失守,也會有收回來的一天!保衛國家也不只是當兵的事,咱們每個人……”

    江書恂抽出弟弟手中的報紙:

    “我們要求全國人民,用全力援助神圣的抗日自衛戰爭!我們的口號是:武裝保衛平津,保衛華北!不讓日本帝國主義占領中國寸土!為保衛領土流盡最后一滴血!全中國同胞、政府與軍隊,團結起來,建筑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國共兩黨緊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進攻!驅逐日寇出中國!”

    每一個字都刺痛了她的眼,徐良、方滔、春苗、徐斌、棺材鋪子、枇杷樹……許多事在眼前翻轉,江書恂反復確定了好幾遍沒有錯怪弟弟,她用力舉著報紙喝道:“你怎么有這種報紙?你要不要命了,怎么能跟這些人接觸!”

    閘北的危險看似是場烏龍,失蹤的日本士兵在妓院找到了,軍隊沒理由再在閘北耀武揚威。日本軍隊一撤退,逃難的平民就回來了,幸免之余感慨還好沒像五年前那么打得不可開交。饒家駒神父打來電話,通知江書恂診所可以重新開業了,可獨臂神父的語氣中沒有絲毫興奮:“江醫生,北平被占領了。”

    在趙正楊看來,第三次停戰談判是斷送北平最后一線生機的愚蠢行為,就在閘北人民大舉撤退到租界里時,日本人在北平又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廣安門事件,以此為由頭對29軍發起猛烈攻擊。三次停戰給日本送來充足的時間補充軍隊,24日在北平集結的日軍部隊已超6萬人,被圍困的中國軍隊已全無招架之力,其中南苑是日軍進攻的重點,在抗戰中,29軍副軍長佟麟閣、132師師長趙登禹均壯烈殉國,士兵更是死傷無數。其后宋哲元撤離北平,29日北平淪陷,其后天津失守。

    江書恂雖再三說沒有危險了,趙正楊仍執意陪妻子一同去門診,又巧遇了饒家駒神父。饒家駒說雖然閘北解除了危機,但租界反對難民的入內和北平郊區的戰斗都增加了他的憂慮,因此他要聯合沈家夫婦這樣有身份地位的外籍人士呼吁租界接納戰爭難民,實在不行,他希望能在租界邊緣建立免戰的難民區。冷漠悲觀如趙正楊也認為這是個極佳的辦法,他厭惡的就是戰爭對人生命的威脅,盡管他仍不愿站出來呼吁抗戰,卻對饒家駒說:“饒神父,我雖不認識什么歐洲朋友,但我在出版界還稍認識些朋友,如果您需要什么幫助,請盡管和我講。”而江書恂表示建立難民區需要醫藥,到時候她也會盡力的。饒家駒親吻她的額頭,夸她是主的好女兒。

    阿姨爺叔們隨神父散去,信仰他們的主去了,江書恂低聲說:“我可不真信什么主。”雖然這不是說俏皮話的好時間。趙正楊順道要去商務印書館,也覺得留在此處和王樊大眼瞪小眼實在難堪,約好中午一起回家。

    “王醫生,你和阿梅這幾日怎么過的呢?”

    秦憶梅躲到了樓上,王樊的臉色也不好,江書恂以為他們鬧了什么矛盾。王樊悶悶地說他認識外國朋友,帶著秦憶梅去法租界待了幾天。

    “那我上去看看。”

    “江醫生,阿梅想方醫生了。”

    江書恂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僵在了樓梯上。王樊低頭忙碌著,依舊不看她;“我知道方醫生是哪位,他打扮了我也認得出,只是沒想到你會和他們攪到一起。”他指的上次救治徐斌的事。王樊抬起頭,一貫很難看的笑容:“你去看看阿梅,她不想和我過了我也不勉強,但我不想她聽了個廣播就動心思,我不相信政客,這很危險。”

    王樊說秦憶梅現在過于關心政治,她總暗地打聽國內形勢,但他并不相信未婚妻是為國擔憂。王樊的話把江書恂堵死了:“江醫生,我也沒辦法了,她不跟我說話,我一問她就哭。麻煩你幫我問問她的想法,我絕對同意。好了,你不用跟我說饒神父的偉大的志向了,我沒有半點興趣,我就奇怪趙教授怎么也同意跟你們瞎胡鬧。只要這里打起來,我就去租界,租界打起來,我就去四川、香港,實在不行我出國,天底下總找得到一塊凈土。阿梅愿意跟我生活,我保證她什么都不用操心,可她不想過了也得給我個準話。今天就請你幫我問一下。”

    可江書恂怎么問得動,王樊的語氣又全是命令式的,秦憶梅的哭聲惱人恨。趙正楊接妻子回家,一路上江書恂都沒給丈夫好臉色。

    “秦護士的想法是沒錯的……”

    趙正楊淡淡地說,他早就猜到方滔才不是因為私人理由出走,但不管什么原因,對秦憶梅都是不公的。

    “他走之后……完全沒有音信嗎?”

    江書恂沒想到丈夫始終是對方滔存疑的,她搪塞道:“沒有,不,也許和阿梅還有聯系,所以她才會又不想和王醫生結婚了吧。”

    趙正楊也不全信妻子的話,他深深望著妻子,半是解釋半強調:“雖說如今的矛盾成了日本人了,可我也不想咱家和政治扯上什么關系。”他苦笑著,和王樊有幾分神似,他倆的區別就在是否積極逃亡罷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