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八章(2)

    第八章(2)

    作者:丁也林    



    郭媽聽說了事情原委,有些傷心趙家沒把江家人當回事,可也不怪趙家,那是許承澤壞心腸。

    “少爺沒回來嗎?”

    江纖塵落在后面一個人叫車回來的,沒敢再跟在大姐后面。他畏畏縮縮地依靠在大門邊,郭媽叫少爺快進來,江纖塵羞愧地笑笑:“大媽,真是對不住。”趙正楊在樓上碰了個不冷不熱的釘子,訕訕地想就不如讓妻子安靜一會兒,她也不是不講理的人。趙正楊抱了女兒下樓,灰溜溜又有些無奈地對妻弟笑笑:“唉,是我對不住你跟太太。”

    “大姐還生我的氣么?我給她道個歉……”

    “算了算了,太太正在氣頭上,都別去惹她了。”

    趙正楊說自己沒考察清楚就讓妻弟蹚了這趟渾水,實在不應該。江纖塵怯怯道:“其實都怪我沒警惕心,不該別人說就相信了。”他說進了公司沒兩天就碰到許承澤和茵茵在一起,許承澤先騙他說茵茵是朋友的遺孀,還請江纖塵一起照顧。那時候江纖塵半信半疑的,因此心里也老大不情愿去做這事。后來許承澤知道自己的政治傾向,便故作神秘地透露出茵茵的丈夫是地下黨,激起了自己的愛心,江纖塵也就愚蠢地相信了。

    “大姐老說我瞎熱血,我就想著這也能證明我能對一次了。”

    因此后來趙正楊幾次催他去雜志社都被他推脫了,江書恂發現的女人鞋子也是茵茵留下的,江纖塵為了保守秘密寧可被大姐誤會也不開口。他想得安全護送茵茵去了陜北,自己的責任才算完成了。江纖塵低頭望著腳尖輕輕搓地:“我早點和你們說這里面的不對勁就好了。”趙正楊知道他為什么開始不敢說,開始時江家姐弟并不親密,江纖塵都是小心翼翼來討生活的,可這不怪妻子,當然也不怪江纖塵。

    江書恂聽到弟弟回家了,板著臉下了樓道:“把你的茵茵姐送回去了么。”趙正楊低聲勸妻子說話別太難聽,江書恂怒道:“你姐姐說難聽話你怎么沒勸!”趙正楊苦笑想,我是勸過,不是一樣沒勸得來嘛。

    “大姐,真對不起,是我做事沒輕重,害得你被連累。”

    “江家的臉面都被你丟光了!”

    江纖塵既羞愧著,又有淡淡的失落,想大姐和爸爸的語氣一樣,都是在嫌棄自己沒按照他們的計劃成長做事,給他們省省心,可自己想什么要什么有誰關照過呢?當然對江書恂他更不敢有更多奢求。

    江纖塵不說話,江書恂更氣惱:“你去找你的茵茵姐,去做你的地下黨啊!我這邊可沒你要的生活。”她忽然又覺得委屈,眼淚忍不住地打轉,想要不是爸爸硬把這個愣頭青安排給自己,憑什么今天要挨趙燕施一通罵,她從小到大可從沒被人這么誣陷過呢!

    “我知道是我蠢,才拖累了你們,以后我自己找工作,誰也不麻煩。”

    郭媽讓少爺別這么說,都是一家人,又都是誤會,大家說開了不就好了嗎!江書恂卻氣惱弟弟明明不懂政治,卻要爭著做先進青年,回回都是害得家人給他收拾爛攤子。當年先是鬧學潮被日本人抓了,連累爸爸花了好多錢把他從日本憲兵隊里撈出來。到了上海也不爭氣,丈夫提醒他多少回,上海的時局復雜,政府的軍統局、日本人都在此地,愛國可以政治就免涉足了,可他偏一副愣頭青的樣子要繼續找他的組織,許承澤說什么都相信,自己和丈夫怎么勸都不聽。江書恂還有些后怕,倘若那個茵茵說的是真的呢?他就一聲不吭去了陜北,像方滔那樣嗎?不能和家人聯系,也不知道他的死活,到時候爸爸問起來怎么辦?自己也只有這一個弟弟。

    可江纖塵絲毫沒想到姐姐會因為擔心失去自己這唯一的弟弟而難受,他聽到姐姐又提到當初鬧學潮的舊賬,脾氣也上來了:“過去的事提了有啥意思?當初我說過許承澤把我當傭人使喚,我不樂意做下去,你們有誰愿意相信過我?還不是隨便給我找了份工作向爸爸交了差,我這個大包袱就被甩出去了唄!”

    江書恂被他的不懂事氣到了:“什么叫隨便給你找的工作?如今要在法租界找份體面的工作容易嗎,要不是你自己連大學文憑也沒有,我也不至于求到許家。你怎么不說自己這么大的人還要靠家里人幫忙呢!”

    “是是是,我沒留過洋,德語日語全不會,大學都被退學了,我哪有什么資格找高級工作啊?可這話要我說多少遍,我不想學經濟,是爸爸硬逼著我學的,我學不進去怪我嗎?”

    “是因為學不進的事嗎?還不是你帶頭鬧學潮!你懂政治……”

    江纖塵打斷大姐:“我不懂政治,可我懂愛國!我沒留過洋,可我也不像你們倆似的天天龜縮在家里。是,許承澤是拿我當傻子了,我也做了回傻子,可遇到事兒我沒退縮啊!我沒只去了一天救援就跑回來,我也沒被炮彈嚇得躲在租界不出門啊,我為了保護茵茵沒怕過死。現在外面在打仗,要我沖鋒陷陣我是不會猶豫,你們倆大教授大醫生的,可你們敢嗎?”

    趙正楊知道妻弟一直瞧不起自己的冷血,不過他也懶得動怒,只是怕妻子更生氣。可江書恂反而不生氣了,甚至為弟弟還在驕傲自己的英勇有點哭笑不得。她想自己經歷過的死人事,只怕你看一眼就能嚇到腿軟,方滔和徐良的冷靜和堅忍也不僅僅是你僅有一腔熱血卻全無智慧可以加入的。

    “你這不過是無意義的犧牲,除了感動自己只能叫別人笑話。”

    江書恂罵完弟弟,氣也就消了,本來姐弟間爭吵,話趕話難免有過分的話,何況說到“無意義的犧牲”時江書恂忽然想到死去的徐斌。他的死在上海的戰爭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但江書恂確實為他感動過,她輕輕嘆息徐斌的死,丈夫解答不了她的疑惑,她也曾去過棺材鋪子找徐良,可惜早就人去樓空了。

    “等時局穩定些你再去雜志社吧!”

    可江纖塵在家也是大少爺,平時除了爹媽也沒人敢虧待他。這些日子他在趙家憋屈完又在許承澤面前憋屈,原以為是項忍辱負重的重任,能讓所有人知道他其實沒錯,結果是場大笑話。江纖塵的自尊心受到重挫,此刻大姐又火上加油,硬忍著的不滿和委屈全都爆發了。他推開江書恂,指著她怒道:“我現在還敢依靠你嗎?是,你聰明高貴,因為你媽媽就聰明高貴;我媽媽愚蠢自私,所以我讀書不成干事不成鬧革命都被人當傻子耍。你不就是仗著你沒了媽,爸爸可憐你寵著你,要什么都給你么!我哪里敢跟你比,家里的錢被你拿走了,行,敗家子的名聲我擔著,可全都是我花光的嗎!許家的破事也全怪我,誰叫我藏著茵茵的,可是我讓姓許的在外面找女人的嗎!我跟爸爸說過我不來上海,我在家里窮死也好,作死被日本人打死也好,反正都是死,我何苦千里迢迢跑到上海被人羞辱死!”

    青年含淚喊道:“我是愚蠢,是做錯了連累你了,可我的錯就這么大至于遭你們所有人如此羞辱么!”他哭了,江書恂的眼淚也涌了出來。

    郭媽恨江纖塵諷刺玉芬小姐,可她也原諒了青年的口不擇言,只要他回家就好——江纖塵發完脾氣也闖出家門,一連幾日都沒回來。江書恂到處打聽,又托黎默秋找人,都不知道弟弟去哪了。她忍不住哭了起來,想弟弟要真賭氣去了陜北怎么辦,她最擔心的是羅店也敗了,去江北的路上沿線都是日本人,這個愣頭青和日本人發生沖突怎么辦?她就這么一個弟弟,只要他好好回家,自己保證不嫌棄他了。黎默秋在一旁陪著掉眼淚:“您也別不好意思和干媽說,我請她打電話給了警察局、巡捕房,保證把纖塵完整還給你。”江書恂嗚咽著多謝好妹子,要不是黎默秋幫襯著,自己真沒辦法了。

    趙燕施的要求確實過分,可從保證家庭的角度而言,又難說是無理。許承澤考慮了好幾日,只好帶著茵茵去做了手術,才得到妻子同意把房產抵押給銀行借到了錢。趙燕施也加強了對丈夫的監管,從公司到交際場合,這位漂亮精明的許太太總是在場。可許承澤的公司虧空既多,上海的戰局一時也分不清勝負,進出都難,沒有貨源又如何周轉?許承澤一籌莫展,既煩太太跟著又恨她的狠毒心腸,成日沒有好臉色。趙燕施知道丈夫恨自己,更擔心他暗地轉移財產以便和茵茵西逃,夫妻倆互相怨恨猜忌,這家里怎么能好。

    趙母氣得心臟難受進了醫院,直到出了院,許家夫妻都沒出現過。電話里傭人支支吾吾的,趙正楊知道外面炮火連天,姐姐家也是硝煙彌漫,不出現也勝過讓媽媽看了揪心。不過趙家也沒好到哪里去,一天江纖塵沒找到,趙正楊總覺得又多愧對妻子一次。

    肖瑛既然都知道了江纖塵的事,學堂那邊也就瞞不住了。沈雅琦電話中頗為責怪侄女,一來纖塵多次說過不想在許承澤那邊做事,必然是有原因的,江書恂應該主動關照,不然事情何至于如此?二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纖塵也知道自己的錯處,可江書恂非得翻舊賬,是不是有點得理不饒人了呢?

    江纖塵離家的這些天,江書恂也在反思自己。弟弟說的是氣話,但也是實話。他說他們夫妻貪生怕死,難道他們熱血沖在前面了嗎?他說自己一意孤行去德國念書花掉家里很多錢,這難道不是事實嗎?而自己因為排斥繼母所以對弟弟的事很敷衍,捫心自問,對當時纖塵的抱怨,自己可曾放到心上?江書恂在想,今年年初的時候她不也沒禁得住吳正豪的煽動熱血了一把,還差點喪了命,她說弟弟是愚蠢的熱血,她年長弟弟這么多歲數,這件事又成熟到哪里了呢?

    沈雅琦沒聲色俱厲地批評侄女,江書恂卻因為自我批評而羞愧地哭出了聲:“我不是個好大姐,只要纖塵好好地回來,我再也不敷衍他了。”沈雅琦噗嗤一聲樂了,又有些心酸:“好了我的江醫生,你弟弟沒事的。”她說這小子還有點良心,雖然不肯說自己躲在哪兒,可還知道給學堂打個電話報平安。

    “纖塵想跟你說對不起,又怕你見到他就生氣。他后悔那天不該跟你吵架,更不該說你媽媽的壞話,他說其實江家的落魄誰也不能怪,這些氣頭上說的混賬話請你原諒。”

    趙正楊回家的時候,連囡囡都不在。郭媽說書恂去了南市難民區,囡囡在家發脾氣,幸好黎小姐帶她出去玩了。老太太終于不再因為擔心江纖塵而皺著眉頭,她高高興興地說:“我家少爺是個好人,原來這些天不是賭氣,是跟著姑太太一起幫助難民了。”趙正楊卻沒有高興的神色,老大媽有些不安:“對不住啦先生,我家書恂說話有些沒輕重,她沒有那個意思……”趙正楊擺擺手上了樓。

    從七月起,饒家駒便預感到上海局勢的不穩,故而聯合沈家夫婦等高級華人、外籍愛華人士集體呼吁,希望能開放租界給中國平民。可租界的容忍畢竟有限,由于難民的遷入,法租界已經失去往日高雅、輕松的氛圍,可隨著戰爭的擴大,亟待保護的難民只增不減。而上海的戰況又沒帶給任何人信心,開戰一個月來,日軍的優勢越發明顯,羅店已敗,而從楊樹浦到長江入海口的整個長江左岸地區都被日軍占領了,吞吐量大的碼頭、路況良口的公路也都喪失。饒家駒擔心怕是如某位熟識的德國軍事顧問所說,國軍的拖延戰術在八月已完全失敗,日軍已經為奪得上海會戰的勝利取得了機動空間。8月中旬上海國際救濟會成立,饒家駒在會上提出,隨著戰爭的擴大和難民人數的劇增,只有在租界外再建立非戰爭的難民區安置難民才是解決的根本方法。因此他提出,由于南市的難民已提前進入租界避難,留下了大量空置的房屋,而南市沿租界分布的地理位置也適合難民區的建立,他希望在中日戰爭之間建立免戰的第三區域。這一提議得到上海市長俞鴻鈞的同意,直到九月中,在上海開戰一個多月后,南市難民區初成規模。其中沈家夫婦也貢獻了很多力量,這次他們夫妻從松江學堂趕來就是為了實地考察難民區的效用,順便替江書恂帶回了她弟弟。

    江書恂和丈夫不鬧矛盾是不可能的。她不是小氣的人,既然弟弟是安全的,何必因為那些無謂的事影響家庭和諧,她生氣的是丈夫如何能做到在一片愛國心震蕩的時局中保持我自巋然不動的冷漠和沉靜。他不同意妻子去前線救治傷員,江書恂覺得危險太大也同意了,可她請丈夫一起幫助饒家駒建設難民區,趙正楊也含糊其辭,幾次下來,她知道丈夫是不愿意的。江書恂想到以前弟弟說丈夫冷血,龜縮在自己的書房里看似不管世事,其實就是靜觀時局發展貪生怕死的投機倒把者,她當時都是當青年人的氣話,可現在看起來只怕多少說中了一些,尤其是當她發現丈夫和日本人仍有聯系時,更是不解。趙正楊隨便解釋說是日本友人的信,江書恂問丈夫知不知道如今的民族矛盾如何容下私人情感,他如何保證這不會成為別人攻訐的把柄時,趙正楊怒地一拍桌子斥道:“都說到漢奸上還躲藏什么,不就是怕我連累你們江家的好名聲么!好好好,你們姐弟親去,可我做什么事不用向任何人報備!”并拒絕就此話題繼續,甚至連接江纖塵回來的事也不提了。

    如今眼見得難民區過去便是硝煙彌漫的戰場,江書恂想丈夫有再多的理由也不該這么冷靜,他似乎連最初救助難民的熱情都沒了。肖瑛隨丈夫一同探望難民,也遇到沈雅琦姑侄,她知道江纖塵找到了,一貫嚴肅的面容都展現出疲憊的笑意,看得江書恂心中一熱,想絕不要成為丈夫那樣冷漠的人。

    “神父,先生的冷靜忽然叫我害怕,好像冷冷看著眼前將死的人不施救……可我更怕的是這將死的人救也救不活。”

    饒家駒伸出獨臂緊緊摟著江書恂,說她是上帝的好孩子。可中國有句老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趙正楊并沒有強迫她同樣冷靜,她也不必強迫丈夫同樣熱心。難民區剛剛建立,被擋在租界鐵絲網外的難民就一擁而入。可饒家駒說形勢暫且還不容樂觀,難民區目前僅僅得到上海政府的同意,他與日本駐滬總領事岡本交涉,希望也得到日本的承認,但暫時還沒有答復。饒家駒現在在與國際紅十字會溝通,希望借國際輿論的力量迫使日方簽訂保護難民的協議。

    “好孩子,我必須說實話,上海的勝算恐怕是不大的,趙教授感到悲觀也實屬正常。可我知道你們夫妻的性格其實大不一樣,艾院長怕影響你們夫妻感情不敢叫你參與救援,可我知道你作為中國人的愛國心,還有你作為醫生的責任感都不容許你一味逃避。如今難民區的建設初成規模,難民們的醫療很成問題,如果你不能參加到戰爭的救援中,我想你來難民區救援,是不是能得到你丈夫的同意呢?”

    饒家駒看到江書恂為難的神情,摸摸自己的大胡子笑了:“沒關系的好孩子,現在難民區還并不真正安全,等我交涉完畢讓這里成為真的免戰區,到時候再來就安全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