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八章(3)

    第八章(3)

    作者:丁也林    



    沈雅琦笑著把江纖塵推到江書恂面前,眨眨眼說自己先去忙了:“今天可是有外國記者來采訪,你們要是吵起來上新聞,我可不管的。”饒家駒拍拍江纖塵的肩頭,說熱心的好青年要知道男人該對女士有風度的。姐弟倆都扭過頭去不好意思看對方,江書恂看著弟弟忙得滿頭大汗的樣子,想到他一直沒改的熱心其實和自己很相像,就又想笑又想哭地望著天不眨眼,直到眼睛一陣刺痛,淚水流下來就止不住了:“你跑出去好久也不告訴我,就這么討厭我么?”青年的襯衫也濕透了,手上也是灰塵,他摸遍全身都沒一塊干凈布給大姐擦淚,急得直跺腳去拉江書恂的手:“對不住大姐我錯了,我不是討厭你,我是怕你討厭我呀。”

    江書恂含淚笑著擺脫弟弟的手:“你忙起來真不講衛生,手上都是灰。”江纖塵不好意思地在襯衫上擦擦手,猶豫著不知道是不是再該去牽大姐。江書恂抹掉眼淚,見青年害怕的模樣,有點埋怨地伸出手:“你不帶我一起去幫助大家么?”九月江南真是秋老虎足的時候,到了傍晚天氣才漸涼,晚風吹得青年心里身上都舒坦,他又重新握住大姐的手:“姐姐,小的時候你也抱過我的。”江書恂微微一笑:“是么,我怎么不記得了。”江纖塵望著大姐文雅的面龐忽然有了笑意,黎小姐都說羨慕江醫生是朵恬靜的白玉蘭,真是一點沒錯。

    那天下午我把爸爸的花瓶打碎了,媽媽怕我挨打,就讓我出去躲會兒。二姐又不喜歡帶我玩,我就只好一個人在院子里瞎轉。后來傭人給了我個小皮球,我邊拍邊走就走到了你跟大媽的院子里。你正在里頭做作業呢,我叫你了兩聲你沒聽到,我就跑進去找你,結果摔了個大跟頭,皮球也跑了。你聽到我的哭聲就跑了出來,抱著我撿了皮球,又帶我去找爸爸,多虧你說好話,爸爸才沒罵我。大姐,我老是想起來小時候你對我好,我就后悔不該跟你吵架。

    江纖塵握著姐姐的手含笑不說話,他想大姐不記得就不記得了,他只要記得自己是對她好的就足夠了。

    江書恂看到了徐良,盡管他低著頭要轉身離開,江書恂快步追了上去。

    “大姐你去哪里?”

    她對弟弟擺擺手,說遇到熟人,說會話就走。

    離沈家夫婦和饒神父遠了些,徐良才停下腳步轉過身,看遠處的江書恂慢慢走近了。他忽然想到春天時的那個深夜,想起那玉蘭般的美人于燈下站立的窈窕身影,她的機智冷靜和對診所自私的愛形成了有趣的矛盾,就像那影影綽綽的燈光,有光明的一面,也有看不到的黑暗處。徐良想是不是真的和江書恂有緣分,不然為何她會發現自己的棺材鋪子,又為何小斌最后死在了她的診所。

    徐斌。徐良和江書恂不約而同地想起了這位英勇和懦弱并存的青年,兩個人沉默了許久。徐良勉強笑道:“真高興您還是來了,報紙上批評趙教授的冷漠和親日傾向,我總害怕您真的被他影響了。”

    江書恂不愿往壞處想丈夫:“你是在這邊……”她有點擔心弟弟會不會和他接觸,徐良笑笑說早就知道了江家人也在南市,但江纖塵并不認識他們,他也會尊重江書恂的意見不與江纖塵接觸。

    “我后來找過您,想說聲抱歉,我盡力了,可徐斌的死……”

    徐良長長地嘆了口氣,聲音有些顫抖:“我們后來搬走了,多謝您了。可我要說其實這是小斌的私自行為,您相信嗎?”

    江書恂猶豫地搖搖頭:“徐先生,我并不計較是誰讓徐斌去做這件事的。我承認那一瞬間自己很憤怒,懷疑又是你們教唆的,因為從認識你和方滔起就不斷看到有人莫名死亡。可當時上海的戰爭在即,我親眼看到黃浦江上停滿了日本軍艦,從北平戰爭失敗以來,中國人心中都憋著氣,就像您說過的,即使上海打不贏,可是咱們總要做點什么反抗,哪怕結局最終是失敗、死亡。不管是誰讓徐斌炸毀日本軍車,不管他的行為再無用,再愚蠢,可總不是為自己活著的也不是為自己死的,就像當時診所外的軍人,想到他們嚴肅赴死的面龐,不因為有被炮彈射殺的后果而后退,我又為這種熱血感動著。”

    “多謝您的理解,我同樣痛心于小斌的死無意義,卻又知道他并不是看起來那般懦弱。”徐良文:“江醫生,當初您的心愿只是保存診所,所以害怕因為方滔遭到政府的追查。可現在戰爭爆發,您不得不關閉診所,甚至診所也難免被炸毀的后果,您現在還覺得自己當初是對的嗎?”

    江書恂苦笑著,徐良的意思她明白:“所以纖塵想做愛國抗日的事,雖然我膽小也擔心他的安危,卻不是反對,我反對的仍然是他參與到你們的行為中。”她制止徐良:“您聽我說,我明白您想說什么。東北被放棄了,北平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現在上海的戰爭如火如荼,可誰能保證我們不是政府博弈的棋子,誰能保證上海萬一戰敗不會被放棄?一直以來我篤信政府的力量,相信大總統號召全國人民抵御外辱,可如果我也成為被遺棄的一員,只能倉皇逃去香港或者重慶,我會選擇和你們一樣的道路嗎?徐先生,我最初是不理解你們為何要和政府對立,可從北平開戰以來我逐漸理解并敬佩著你們一直的抗日熱情和對新社會的向往,可我實在是對政治不懂的人,如果我只想保持政治中立地幫助國家,您會鄙夷我的無知與懦弱嗎?”

    遠處的肖瑛向江書恂招手,徐良握握她的手走了:“江醫生,我謝謝您的理解,我們有緣再會。”

    江書恂遠遠望著徐良隱藏于人群中,想到秦憶梅當初因為怕死而放棄了方滔,可如今卻和王樊一同在前線救助傷員。戰爭真能改變人啊!可能改變她的丈夫么?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