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九章(3)

    第九章(3)

    作者:丁也林    



    九月的上海幾乎沒有寧靜,炮彈的轟隆聲和爆炸的亮光隨時驚醒了睡夢中的囡囡,她驚恐抓住黎默秋的衣服,隨即發現不是媽媽的懷抱就掙扎著要離開。黎默秋哄她:“乖孩子,你媽媽在救人……”她怨江書恂為什么要丟下孩子去南市,可連她自己都要重新拍電影了。

    可娛樂和戰爭一樣熱烈。足球照踢,舞會照辦,連在“黑色禮拜六”中被炸的和平飯店、匯中飯店也重新整頓開業了,大世界、國泰電影會更是歌舞升平,只可惜有了宵禁,這繁華在晚上十點后就偃旗息鼓了。娛樂復蘇,黎默秋不得不返工拍片,也難見得囡囡了。她想自己有什么資格譴責江書恂,她這個親生媽媽做過什么嗎。

    囡囡毫無血脈親情的感應,反而恐懼著黎默秋身上的香煙味香水味,陳之恒用撥浪鼓和娃娃轉移了囡囡的注意,郭媽多謝這位好心的先生幫忙,改天一定要拉家里作客。陳之恒笑笑說:“我是覺得江醫生不該再做危險的事,多么美好的家庭,應當珍惜的。”

    趙正楊不打擾妻子愛國救人的事業,江書恂也就沒理由打擾丈夫和平文學的活動了,盡管她萬分不理解丈夫和他的同道們如何在這樣危急存亡的時候下陷入個人的追憶和悲哀中。趙正楊說歷史像四季交替一樣循環,人最終會被命運擺布,所有的掙扎與反抗終將歸于無意義,只不過為了驗證人生的悲劇。江書恂有點慢慢琢磨出這“悲劇”的含義,很想諷刺丈夫該學一學魏晉修仙的名人們,以期萬年之頤,再把那篇《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系》扔給他。可她猶記得那天丈夫的朗讀和他安靜中帶著苦澀笑容的面龐,想到自己也不免為日本人文章中的情緒所感染,乃至對丈夫所講的“生死乃大事”的觀念心有戚戚然么?而隨著吳淞的失守,趙正楊的悲觀正從虛妄逐步落地,成為對現實最冷靜殘酷的驗證,江書恂竭力要破除丈夫的冷漠悲哀,可她對上海光明未來的信心也越來越薄弱,她自己已經動搖,又如何推翻別人頑固的看法。

    “趙教授的話沒錯,可我們為何不從另外的角度去解讀這循環往復的歷史呢?”

    饒家駒甚至比江書恂更像一個正統的中國人,自來中國傳教、教授英文,饒家駒便深深愛上了這片土地,哪怕他的一條胳膊就是在上海喪失的,也阻擋不了他內心時刻涌起的改名的欲望:他想把名字改為“家華”。中國的文化、語言都叫他癡迷不已,饒家駒不僅國語說得流暢,難能可貴的是上海話、廣東話都說得極為地道,更叫江書恂驚異的是饒家駒甚至開始研習中國的古典文獻,而且生出的感悟也極為“地道”。

    “您最近又在讀哪本書了?”

    饒家駒笑道:“我現在教授小孩子們《論語》。”

    “書恂,你如何理解‘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這句話?”

    江書恂不解其意:“外公教過我讀《論語》,說孔子在經過知天命的歲數后看到茫茫大川奔騰不息,忽然想到人生的歲月都如流水一樣不會回頭,忽然發出的一聲感嘆。外公說這句話最能激起年衰者的悲哀,有離死亡越來越近的無力感,還有回顧自身發現一事無成的悲哀。”她紅著臉搖頭道:“饒神父,可您要我說我是怎么理解的,說起來叫您笑話,我從小上德國人的學校,讀這些少。”

    “你會有感傷么?對于人生的無法回溯。”

    江書恂忽然想到許多俱往矣的事,比如吳霜威,又比如自己和家人的關系,她沉默不語,半晌才道:“對命運的無力感這些年常有,但也不是孔子說了這句話才有的。”

    饒家駒輕笑道:“孔夫子話語的意境常常叫我深陷其中,我最初的感悟是一樣的,一切都如流水般逝去,不停地流啊流啊,晝夜不停。不僅是人的一生,甚至是這蒼茫、偉大的歷史,都如河水般永不停息,且我們永遠不知它何時終止。可后來的某一天,就在這炮火連天的戰爭中,我忽然有了不同的理解,你說這歷史的長河終將會流向何方?”

    江書恂搖搖頭,饒家駒的面龐忽然嚴肅了起來,眼中有了激揚的光:“是和平、是公平。是的,書恂,我忽然覺得該逆轉人生不可把握的悲劇感了。”

    “如同趙教授所說,生而為人的悲劇性即在于命運的難以把握,在于命運將最終歸于歷史虛無的長河,可人生真的因為無法掌控而必然悲傷無意義的么?書恂,你相信上帝么,那你相信天嗎?”饒家駒指著蒼天:“中國的老話說盡人事知天命,成功與否并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可失敗了就必然意味著你的奮斗、掙扎的可悲虛妄嗎?你看天,天在看呀書恂,,別人冷眼看的我們的掙扎、奮力,正是我們的正事,是天會俯察到的,你看這青天沉默不語,可我卻能感受它的贊許。”

    饒家駒微微閉上眼睛,僅剩的一只手緊緊拉著江書恂,他視飛過的日軍飛機于無物,這也是他成為困守南市難民們信仰與偶像的重要原因。

    “所以,人的命運必然是死亡的,這樣的悲劇感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祛除的。可我們把河水的每一次波濤視作人類的傳承呢?從父輩傳到子再至于孫,無窮盡正如永不枯竭的河水。河水在流淌的漫長過程中會遇不到艱難險阻嗎?可它從未停下過腳步,不然何來的不舍晝夜。那人類的歷史不也一樣么,我們處在戰爭中更能感到命運的無力,可如果想人類的長河永遠不會停留直到傾瀉入海,你還會為趙教授的苦澀感懷嗎?”

    饒家駒讓江書恂不要急著回答,畢竟“死生乃大事”確實不錯,可他不愿江書恂也一樣成為困守書齋只一味悲傷的人。他也不贊同Eric的話,為什么太太就要為了家庭犧牲自己的理想,趙教授何曾改變過他極度自私的立場?饒家駒開玩笑說打敗清政府的民主中國是破除舊文化宣揚新文化的,可惜今天他一個外國人倒做了中國古人的追隨者。

    當初江書恂不明白北平如何能失守,就算從人數上而言,也該勝過日軍的,可如今上海的軍力遠超北平戰役之時,可也只能勉強減緩失守的步伐罷了。她偶爾與肖瑛相遇,說些上海的現狀,肖瑛提到過原本第9集團軍總司令的張治中被撤了,取而代之的是朱紹良。江書恂不解其中意,肖瑛苦笑道:“朱紹良是大總統的親信,是反對國共合作的。”早在七月北平事變后,全國便響起了合作抗日的口號,那時候江纖塵歡欣鼓舞地想讓姐姐姐夫支持自己的事業,卻遭到了趙家夫婦一致的反對。直到九月下旬,國民黨中央通訊社才發表了《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一直處在做熱血公民和好太太的矛盾中的江書恂漸漸又發生態度的變化,她不再想緊跟丈夫的步伐,反而為方滔、徐良高興著,盡管他們的蹤跡再難找到,可江書恂欣慰于他們為中國前途的奮斗又將是合法的了,她雖表明對政治的不感興趣所以不愿與他們同道,可她的熱情本就是方滔是一條路上的人,殊途同歸不是最好的結果嗎?然而肖瑛的話給了她一盆冷水,江書恂知道肖瑛的好意,讓弟弟不要涉險,可想到如火如荼的戰爭形勢下還要摻雜著政治斗爭,江書恂不免對政府有些灰心,對中國的前途悲觀。

    可今日忽然聽到饒家駒不同的言論,江書恂半晌都是無言,只覺得心中有好大一股熱流涌動著。饒家駒靜靜地望著文雅秀美的女醫生,當初吳正豪曾和他懺悔過,不該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誘騙江書恂以身涉險,饒家駒饒恕了青年官員好大喜功的心,而江書恂的名字也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這是怎樣的女性呢?有對診所自私的愛,也因為想幫助閘北的百姓而情愿放棄財產,而遇到歹徒的毫不畏懼和機智更叫饒家駒贊揚,她不該留在家里做只操持家務的太太。如果趙正楊是個有強烈的民族熱情和社會責任感的知識分子,愿意在上海的戰亂中挺身而出,那江書恂作為他的賢內助是同樣為正義的事業發揮力量的,可如果他們夫妻的立場、品性根本是對立的,江書恂不該再屈從家庭的。如今江家姐弟都在難民區幫忙,饒家駒不愿江書恂陷入和她丈夫一樣的無用的悲哀中。他是相信蒼天,相信他們的一切奮力掙扎都將被青天含笑的眼睛收羅,雖然饒家駒故意無視了江書恂性格中與趙正楊一致的固有的憂生畏死。

    說到弟弟,江書恂的火氣一下又殺那個來了。那天弟弟老實交代了和茱迪的事,說執意搬出趙家的另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和茱迪同居,事到如今就不想瞞著姐姐,他翻來覆去只有一句話:“茱迪不是壞人。”江書恂忍了很久都沒忍住罵人的話,當著司機的面讓弟弟滾遠點,可過了兩天弟弟又滾了回來,垂頭喪氣的:“茱迪不要我了。”

    茱迪請人把江纖塵的東西送回了趙家,青年打不開公寓的門,打電話也沒人接,他厚著臉皮去演出的場子,人家說茱迪陪范先生出去了。過去茱迪分個手,哪次不是跳腳罵人帶敲竹杠的,唯這次雖然陪范先生出去時的笑容和香水都是諂媚的,卻對分手的內情閉口不談諱莫如深的樣子。大家都是場面上走動的人,看出了茱迪是真傷心也犯不上碰她的傷口挨頓罵,不過面對江纖塵老實誠懇的面孔倒可以用戲謔調侃的眼光細細打量一番了。

    江纖塵惱羞地跑了出去,可上海的大街也不那么好流浪,如今哪還有第二個茱迪撿他回去,他心中也不會愛上別人了。江纖塵只能回到趙家小屋,夜已深沉,家里人都睡了,只有姐姐還在等著自己。落地燈幽幽的燈光照著江家姐弟極為相似的好看的面龐,他們沉默敏感的性情也是一樣的,姐弟間沒再起爭執。

    茱迪是故意回避自己的,江纖塵心里難受也不敢表現出來,郭媽好聲好氣跟他說過其中利害。江家從來不教育二世祖,江纖塵明白自己不該和茱迪攪在一起,可感情怎么控制呢?他靜靜聽郭媽的開導也不反駁,半晌才說:“茱迪不是壞人。”眼淚就落了下來。郭媽可憐少爺每天有正事要做,回到家不說話也不吃飯,每晚都留了飯菜在櫥柜里晾著。

    “農歷八月都過了,少爺還在苦夏呢!”

    郭媽生怕大小姐脾氣發作對弟弟不耐煩,畫蛇添足地加了個理由。江書恂苦笑著沒說話,她既不狠心腸也不封建,偶爾半夜撞到弟弟默默流著淚吃飯,她心里能好受?

    起先江書恂情愿茱迪只是拿弟弟開心,弟弟也只是腦子發昏紈绔氣發作,大家快活一場后醒得來就行。可茱迪干凈利落地趕弟弟出門,不吵不鬧只是拒絕再見江家人;弟弟回到趙家后寡言少語形容憔悴,忙完了正事就去再找茱迪,這還只是游戲的態度么?江纖塵有天晚上痛苦極了,問大姐是不是因為茱迪的身份所以鄙夷他們的愛情,可是茱迪愿意選擇這樣的生活嗎?她的父母可沒錢供她留學讀書的。江書恂怎不知愛情的感覺,將心比心,她和吳霜威失戀的痛苦這輩子都永遠不會忘卻,新時代的知識女性當然知道真的愛情和階級無關。如果江纖塵還在老家,她何妨做個戀愛自由婚姻解放的擁躉者,再不喜歡弟弟也可以不花力氣地說兩句新時代的口號。可爸爸把弟弟交給自己,就一并把封建家長的職責交給她了。

    “江家還有什么資格瞧不起茱迪,家里的地產商鋪可全賣光了!”弟弟的話叫江書恂啞口無言,江家還剩什么呢?書香門第的好名聲在上海有一塊錢的用處嗎?

    沒過幾天有人打電話給江纖塵,說茱迪住了院,江纖塵一出門就沒再回趙家。茱迪和那位范先生起了爭執,被打了個烏眼青外加輕微腦震蕩,她本來都習慣這樣的日子了,這幾年也很少淌眼淚,可看到江纖塵那一刻還是分外委屈。為何要讓吃慣了樹皮的人知道紅燒肉的存在,要不然她也不知道饑餓是這么難熬的滋味。

    江家姐弟不吵架不是因為不生氣,只是江書恂既生氣弟弟拎不清又心疼弟弟的痛苦,江纖塵既惱火姐姐的頑固又知道自己對不住江家的門風,姐弟二人都只占一半理,誰也沒臉主動吵。現在江纖塵高高興興地和茱迪在一起,有種永世不分離的決心,江書恂終于可以理直氣壯地不給弟弟好臉色。江纖塵也知道姐姐不是硬心腸,她既然相信茱迪不是壞人就沒攔著他們再在一起,他情愿受姐姐的氣。

    Eric知道他們姐弟不是真的鬧矛盾就放心了,大家都是彬彬有禮有知識的人,第一知道隱私權,盡量少窺探別人的私密;第二知道講道理不耍潑,發脾氣要有度;第三知道自尊自愛,當然別過度,過度了就容易變成睚眥必報、斤斤計較或者自怨自艾。

    “您最近倒是……”江書恂笑笑不說了,她不是黎默秋那么圓滑,連拿Eric和Martina打趣都那么可愛自然。

    雅利安美人如果還留在德國境內,未必不是反猶太的中堅力量,可既然這是在中國、是在上海,她犯不上假裝元首才是心中的太陽。Eric知道江書恂最近忙,覺得人家夫妻關系好得很,自己腆著臉貼上去也挺無趣的。Martina每次去酒吧看到都是Eric一個人,仿佛就忠誠地在等自己,德國美人紅了臉,笑話自己的小肚雞腸。她越來越愛這猶太和中國混血的中年紳士的穩健和神秘,熱情的態度她見多了,羞澀的表白也不是沒有,唯獨Eric這種假裝客氣的調情叫她神魂顛倒,明明是正常的禮節行為,用在Martina身上時就多了一份獨特的親昵,又只有他們二人可感知,簡直叫德國美人神魂顛倒了。Eric卻有些迷茫,他岔開話題:“你何必因為政治跟趙教授吵架呢?”

    在Eric心中,江書恂和自己亡故的太太那么相似,都是如此文雅秀美的中國太太,性格沉靜眼睛柔媚皮膚柔嫩,Martina的灰綠色眼珠和粗糙的皮膚有種茹毛飲血的野蠻感,甚至Martina健康豐滿的身軀和對運動的喜愛在他看來都是野蠻的象征。他亡故的太太是典型的中國淑女,有情趣會撒嬌又不太獨立,Eric雖然不知道《浮生六記》,但他認識沈家夫婦,沈雅琦也出生在歐洲,可舉止表現不也是中國淑女的嗎?Eric便以為江書恂再怎么讀德國人的書也不會野蠻,她的血脈是中國的,她的父親更是傳統的中國鄉紳。可Eric不知道當今中國對“獨立”一詞的敏感,它和生存焦慮一樣,從政治領域彌漫著到家庭生活中。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