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九章(4)

    第九章(4)

    作者:丁也林    



    在Eric看來,江書恂對丈夫冷漠悲觀態度和親日傾向的指責其實與當初和吳霜威的決裂并無實質的變化,都是女性撒嬌以自衛的方式。因此看到大街上為就往吶喊的女學生們,白皙的面孔紅彤彤汗津津的,Eric也不過覺得好玩,曉蕾也有過叛逆的歲數,后來不還乖乖做了中國人的太太了?Eric認為女人不該有“撒嬌”以外的不恭敬,正如Martina不該在觀看球賽時過于咄咄逼人。

    “最近報上針對先生的文章很多。”

    先是已經到達重慶的某位教授公開號召趙正楊一道去后方宣傳抗日,趙正楊表示了婉拒。而上海會戰正激烈,學校紛紛遷入租界,以絕不停課的毅力表示對日本一戰到底決心。可此時的趙正楊卻拒絕拒絕在學校任教,還在給《朝日新聞》等日本報紙寫文章,此次的匿名信便是以學生的口吻指責趙正楊此等行徑喪失中國人的立場,是逆行抗日救亡熱流中的陰寒力,可趙正楊依然不屑回應。江纖塵好心提醒姐夫要注意自己的政治傾向,江書恂更是氣得眼淚汪汪的,她知道丈夫本就是悲觀的,可起先丈夫還是拒絕和日本人有合作,不愿在此時再給日本人寫文章,可為什么行為逆轉了呢?江書恂不認為丈夫開始是在搪塞自己,他是悲觀絕望的,可說出的也是極為真摯的。如今她問不出原因,逼問急了,丈夫也只是以沉默愁苦的面龐對待之,甚至好幾次實現都越過了她的面龐,落在了身后那盆快凋謝了的君子蘭。

    江書恂說她不懂丈夫的大道理,而這時候也掩耳盜鈴得愿意相信趙正楊對日本文化和趣味性生活的熱愛。可既然報紙上有了公開的質疑,她不認為丈夫正面回答自己的中國人立場會有損什么自我的獨立立場,盡管她也不清楚丈夫的立場到底說的是什么。

    “民國……”

    趙正楊后來找了個理由搪塞妻子,也算不得搪塞,他被迫害的恐懼也是一直存在的。江書恂聽得云山霧罩的,不知道當初青年間因文學理念不同產生的爭執與如今的民族戰爭有什么關系,可丈夫拒絕回應的態度是更強硬了。趙正楊也是撒謊了,雖然他被迫害的恐懼與對中國民族命運的過于悲觀態度是一直都在的,可如果沒有陳之恒的誘因,他未必會這么早暴露自己的惡,至少會苦苦支撐到1940年以后再說。

    林文漪托陳之恒捎來口信,說自己懷孕了。趙正楊以為林文漪說要和無啟辰結婚,有些糊涂賬是可以就此一筆勾銷的,直到林文漪忽然失蹤又忽然和陳之恒攪到一起,趙正楊鎮日惴惴不安只能做些無謂的自我的安慰。今日得到了確切的消息,他震驚、憤怒、懊惱,萬般情緒齊上心頭,一顆吊著的心卻沉了下去,沉向不可知的黑暗、絕望、痛苦中。他有一萬個理由斥責陳之恒,是陳之恒故意造成自己夫妻間的誤會,又故意誤導自己酒后失德做出這通奸的卑鄙事,而后又幫助林文漪隱瞞后果。可這指責有什么用?事還是自己做出來的啊!趙正楊知道事情瞞不住的,即便他愿意,林文漪不愿、陳之恒不愿,他應該早一點主動一點向妻子承認錯誤,妻子善良美好,雖然自尊自愛又富有同情,她一定能原諒自己的錯誤的。

    她一定能原諒嗎?

    每次回家,看到妻子白皙柔美的面龐,看到養女活潑天真的笑容,趙正楊的信心就一點點被蠶食,最終變成了緘口不言的沉默。他害怕,太害怕失去這個美好的家了,太害怕看到妻子的淚眼了。一想到妻子責問自己為何要給日本人寫文章時含著淚水的委屈樣子,秀美溫和的面龐忍著不哭的堅強,趙正楊的心中是很痛苦的,他不會撒謊,卻也不敢坦白,只能以沉默應對。他怎么說呢,是陳之恒繼續誆騙他,說此事未免沒有還轉的余地,請他不要拒絕日本報社的邀請,趙正楊的腦子昏昏的,他讀到石川啄木的文章,心中的悲哀奔涌而出,便發昏寫了那一則小品。妻子最終甩門而去,趙正楊才落下幾滴積在眼眶中許久的淚珠,渾身脫力的疲憊,他不敢再從窗口目送妻子出門的身影,往日妻子回身贈與他的笑容也不會有的。趙正楊想,江家姐弟也好沈家夫妻也好,他們做事光明磊落、為人正直熱心,妻子瞞著吳霜威的事只是為了曉蕾考慮,也不想讓自己生疑,可自己還是因此對妻子無端指責、憤怒乃至背叛——那時候是他主動說想建設和沈家夫妻一樣的家庭,可他給過妻子信任、尊重嗎?趙正楊越認識到自己的卑鄙不堪,心頭越是冰涼,覺得自己現已經邁上了一條搖搖欲墜的小船,自己將無力與命運抗爭,他知道有一天這薔薇色的夢再碎了,也完全出于自己的懦弱、自私。他無力再與陳之恒詭辯什么,只問他到底想要自己做到哪一步,哪怕稍微看點過去同學的情誼也好讓自己做個心理的預期建設。陳之恒依然是看著報紙,看到前線記者拍到的閘北巷戰的種種殘垣斷壁,仿佛在欣賞寧靜的國畫,面上是一如既往的謙虛中略有市儈氣的微笑,他故意不接趙正楊的話題,卻說:“你看,如今國軍又反攻占領了四川北路,日本人的公路養給一切斷,說不定局勢還能扭轉,撥開云霧見月明呢!正楊君,你只是寫寫文章罷了,即便上海保衛得了你也不要緊張,沒有人抓得到你的把柄的。”

    江書恂生悶氣淌眼淚,江纖塵沒姐姐的軟脾氣,忍了好幾天見姐夫依然我行我素,按捺不住心中火氣,跑到趙家嚴詞要求趙正楊必須登報聲明自己中國人的立場,更應該表明自己對抗日的決心和熱忱。趙正楊哪里會接受別人的批評斥責,冷笑著就要走,江纖塵偏不肯讓。江書恂攔不住,郭媽也攔不住,老太太求少爺不要搗亂,先生做事有自己的分寸,他不是壞心的,又請少爺看在大小姐的份上客氣些。郭媽不說這些還好,青年的火氣更盛了,口不擇言道:“大媽,我們是為大姐考慮還是為這膽小的漢奸考慮!”

    “爸爸最后悔就是攔住了吳先生不讓他見大姐,他原以為你去了日本幾年能改改性子,沒想到你的自私冷漠分毫未改,如今他要是知道你在這大是大非也拎不清,心里該多氣憤!大媽,你說要為了大姐順從他依著他,可大姐是吵過還是鬧過,家里什么都是他說了算,大姐不是這家庭的一分子嗎,為什么要成天委屈著?”

    江纖塵的話炸得江書恂腦子空空,她最大的困惑從弟弟這里得到了解答,原來她和吳霜威沒能見面是因為爸爸的阻攔。江書恂知道爸爸只是太愛自己,害怕吳霜威再傷了她的心,可爸爸又怎么知道外公所說的書香世家的趙家子孫是如此冷漠自私的人呢?外公也是想不到的吧。前幾年他們夫妻關系極為冷淡緊張,原來爸爸心中也是悔恨的,現在好不容易緩和了卻又遇到了中日的戰爭,趙正楊執意要做冷血的人,這和江家傳統鄉紳的門風教育大相徑庭的,無怪乎江纖塵如此憤怒了。爸爸當時到底說了什么,吳霜威又是怎么決定放棄的,此刻江書恂都無意去追究,只是想吳霜威既是無用懦弱,已經到了家門口硬是生生退卻了,可他又是好心腸,從不因為想開脫自己而把責任推到爸爸身上,再造成他們父女的爭吵。她這么想著,眼眶就紅了,拔腿要出門,這才發現女兒驚恐地抱著自己的腿要一起走,江書恂抱起女兒說聲抱歉:“先生,纖塵今天說的話如果冒犯到您,我替他說聲對不住,請您不要計較,他只是好心規勸。可也務必請您好好思量自己的行徑,我不懂您文學的立場與道理,可如果您覺得這比中國人的立場重要得多,我也無話可說了。”

    趙正楊這時才活了過來,慌忙攔住妻子:“太太,你不要生氣出走,我……我,我告訴你……”江書恂以為丈夫又要叨叨些聽不懂的文學問題,推開丈夫懨懨道:“對不住了先生,我現在沒有心情去知道什么偉大的理念,還有我和霜威的事情請打住罷,請誰都不要再提了。”她絕非放不下與吳霜威的過往,只是忽然想到他們間最后一絲牽連也最終斷了,又恰好是在這家庭紛爭的時候斷的,茫然悵惘之意油然而生,覺得追究丈夫到底在想什么又有意義呢?

    趙正楊也好,吳霜威也罷,這些事情她都不想對Eric講。本來江書恂是打算等女兒哭夠了再去南市,不然孩子哭哭啼啼的她心中也牽掛,正巧半道遇到Eric在咖啡廳里閑坐,被他拉了進來。Eric看江書恂拉著個臉,以為還是夫妻吵架的事,他摸摸懷里囡囡紅紅的臉,看到小姑娘的頭發也是亂糟的,細心地替她抓好了,憐愛又酸溜溜地說:“非要當著孩子的面吵架嗎,囡囡那么膽小。”江書恂愧疚地看著女兒,小姑娘的注意力全被鋼琴吸引住,這會兒已經不哭了,一雙腳隨著節奏一踢一踢的,臉上是陶醉的神情。這孩子比他們夫妻對音樂都有靈感,要不是打仗搞得人心惶惶的,她和趙正楊是打算送孩子去杜莎修女家學鋼琴基礎的。

    “早點回去吧,南市也不安全。”

    Martina來得恰到好處,可看到江書恂懷里臉兒紅紅的小姑娘,臉上的冰霜就化了幾分。Eric再拉一拉她的手,叫囡囡招招手打個招呼,Martina看到小姑娘羞赧一笑,剩下的冰霜全化作熱血涌動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