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章(1)

    第十章(1)

    作者:丁也林    



    郭媽有些怪少爺,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提吳霜威。老太太公正,知道江書恂這時候心中還牽掛著吳霜威,實在說不過去;可很多事郭媽又都看在眼中,江書恂怎么由希望到絕望,由燦爛到慘淡,這些她都是陪著江書恂一同度過的,確實不全怪她。

    當時郭媽也曾問過吳霜威同樣的問題,雖同樣沒有得到直接回復,可郭媽已經猜到恐怕是老爺的從中作梗導致吳霜威的中途放棄,這才沒有來江家找書恂,吳霜威也未否認。老大媽感謝吳霜威,知道他是怕江書恂再傷一回心唏噓這命運的捉弄,也是怕江家父女再產生矛盾。吳先生是個好人,郭媽想一次后悔一次,想那時候既然已經起了疑心就該長個心眼盯著老爺的,這樣一定能攔住吳先生,書恂一定能原諒他。

    趙正楊終于生出勇氣,他要全部告訴妻子,哪怕她傷心、哭泣,責罵自己的道德敗壞、極混賬糊涂,他也不想讓妻子誤以為自己是全無心肝的人。可他對上妻子悲哀的眼,看到她眼中的淚水,那一絲勇氣就頓消了,手上也氣力全無,松開了妻子任由她抱著女兒出了門。趙正楊頹唐地望著門口,心中苦悶得厲害,他想吳霜威是好人,真是個好人,妻子也都是好人,他們的欺瞞都是別人著想,不似自己是個做錯事還遮掩的膽小鬼、自私者、冷血人……他想吳霜威對妻子也極好,縱然江家人從未提及此事,可趙正楊也清楚再不會有人像他這么混賬不懂珍惜。他便想到那件始終不敢出口坦白的事,對自己的厭惡就越深厚,恨到極點一支筆用力地抵在桌上竟把筆頭也壓斷了。

    有關在南市建立安全免戰區的提議仍然被日方懸置,這幾日南市上空的日本飛機更是如過江之鯽般濃密,除了心中有蒼天上帝的饒家駒和實在無處可去的難民,連江纖塵也不太敢過去了。江書恂本來也不敢冒險,何況趙正楊更是時時提醒自己保重生命,可這時家庭紛爭又加上弟弟說了煩心的話,她竟頭昏腦漲地忘了這些事,帶了囡囡就去了南市。

    趙正楊枯坐書房半日,其間郭媽送過一次茶,小心翼翼地想說些什么,可想能說什么呢?江纖塵說的也不全錯,家里人什么時候沒依著順著趙正楊,可他改過這陰晴不定的性子么?屋里座鐘滴答滴答響得嚴禁規矩,趙正楊望著那折斷的鋼筆,想郭媽的失望是有理由的,他對自己都很失望了。

    直到飛機引擎聲蓋過了所有的聲音,趙正楊的后背全是汗。他忽然想妻子該不會賭氣去了難民區,又急忙自我安慰妻子是理智的人,不會做出冒險的事,可打電話給黎家時那撥號的手都是顫的。黎家傭人說小姐不在家,趙正楊又急忙打給了吳家,肖瑛也說江醫生未曾來過,她不知道趙家發生了什么,剛想出言安慰,雙方都聽得一聲巨響。

    空襲扔炸彈了。

    這一炸有如炸在了趙正楊心頭,他連聲再見也顧不上說,摔了話筒就沖下樓,大腦一片空白,只是喃喃自語:“不會出事,不會出事……”。

    有靈巧的人說是從東北方向的爆炸,飛機扔了炸彈就飛走了,南市的警報聲拉得老長。趙正楊已經聽不到什么閑言碎語了,他只是翻來覆去說:“不是南市,絕不是南市……” 郭媽聽說是南市出事,已嚇得渾身癱軟,她跌坐在地上拉住趙正楊哭道:“千萬別讓書恂出事。”趙正楊癡癡愣愣的,此刻消息越傳越多,有說饒神父當時正在梧桐路上的天主教堂布教,也一樣不知道生死。往日劉太太最喜歡搬弄這些是非,可她知道鄰居家的江醫生恐怕正在南市,還有可愛活潑的囡囡也在,劉太太嗚咽著勸郭媽不要急:“江醫生是好人,趙教授儂……儂也……”她話沒說完也哭了出來。

    他們都覺得江書恂死定了。趙正楊覺得可悲又可笑,太太怎么會這么輕易死去呢,她善良又好心,不該這么輕易死掉,何況自己還有很多事瞞著她,她不該被欺瞞著死去。

    “趙教授,儂要去哪里?”

    趙正楊回了趟書房,匆匆把紙頭交給劉太太,請她先好好照顧大媽。劉太太看著紙頭上寫的是做萬一打算的事,哭道:“炸彈不曉得啥辰光又有,儂……”趙正楊凄然一笑,想就算再危險,也不能把妻子孩子丟下。

    日軍的炸彈就扔在豫園附近的北王醫馬弄,趙正楊一路胡亂念叨著自己也不明白的話,心中一片冰冷,他想到春天時他們夫妻帶著囡囡一同逛豫園,那是多么美好的傍晚、多么溫馨的一家三口,怎么眨眼就沒了呢?一路上老錢跑得飛快,恨不得立刻把完好的江醫生送到趙家,他聽著趙教授面色蒼白地胡言亂語著,心中悲涼,安慰的話未出口淚先流下來:“您別擔心,江醫生是那么好的人,老天絕不會這么不開眼的……”

    趙正楊苦澀的眼淚也流了下來,他想也是,老天已經夠不開眼了,不可能再要了妻子的命,她還什么都不知道呢!他又想,太太你先不能死了,你不該被騙,哪怕是識透了我的虛偽自私,你要給我大耳刮子或是對我哭鬧或是永久地不理睬我,我都情愿接受,你不該委屈著死掉。

    可沿途殘破的尸體和炸毀的房屋沒給他半點信心,走到深處四周已拉上了警戒線,來來回回的是紅十字會的醫生和警察。黃包車被攔著不讓進內,老錢求了好久沒用,趙正楊便求說能不能放他進去。警察不耐煩地趕他走,叫他不要搗亂,趙正楊頭一回對警察鞠躬作揖求情道:“警察先生,我太太也是在這里幫忙的醫生,拜托您放我進去看一眼,她……”他只覺得喉頭哽住,再多的話也說不出來了。這邊的紅十字會的負責人是王樊,他識出了趙正楊,匆忙間替他打了幾個電話給別的區的紅十字會,都沒有江書恂的下落。他難得好聲好氣,勸趙正楊不要擔心,也不要影響救援,只要有江書恂的下落一定會立刻通知他的。趙正楊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他的妻女他很珍愛,別人的家人也不該被影響救護,可他又舍不得走,站在一旁死死看著擔架來來回回,眼見得擔出來的傷員尸體越多,心中也越茫然。醫護人員知道趙教授擔心江醫生,見這斯文的人只是面色煞白地呆立在一旁,同情且悲戚,只是忙著救援而無暇安慰他了。

    江書恂死了。趙正楊腦子昏昏的,忽然就悲哀地確定妻子恐怕是真死了,女兒也死了,我寧馨的家瞬間就粉碎了。他轉過頭不敢再看那些慘烈的畫面,可心中一直在想最壞的結果,想要是她們母女俱亡,這個家就散了,他的兩條腿就失去了力氣,只能扶著墻勉強站立著。有人好心勸趙教授先回去,外面落雨不要淋病了,見他失神聽不到的樣子也只好走了。趙正楊只昏昏地想要不是自己做糊涂混賬事被人抓住把柄,他怎么會違背妻子的意愿給日本人寫文章,妻子就不會生氣不會出走到這里……他想來想去,把為日本報紙寫作這件事當做違背妻子意愿的行為,問題的根源則出在自己的一時糊涂,他是從內心深處承認自己對中國命運悲觀灰色判斷而產生的失敗傾向的。這是他明知自己陷入民族道德審判泥淖而不斷進行自我開脫的方法,或是尋找偉大的借口,比如多次談的生死問題,使人陷入情緒的悲觀;或是誠懇自我批判,又加以被戕害的理由,比如說左翼青年的攻擊使他不敢去重慶,比如說陳之恒的脅迫使他寫下文章。他的懺悔是真心的,辯解也是實在的。

    雨水飄落下來,淋濕了趙正楊的長褂,他昏昏的頭腦也有些清醒,忽然想到妻子很可能和饒家駒在一起,那只要饒神父是安全的,妻子未必會出事。他問周遭的人可知道饒神父現在何處?雖無人應答,他心中還是有所希望,整頓了情緒大步往回走,想著只要找到饒神父就好了。

    “先生!”

    趙正楊感覺衣袖好像被人抓住了,他不耐煩地甩開了又往前走了幾大步,忽然覺得這聲音如此熟悉。

    “先生,我和囡囡在這里。”

    噩夢初醒,趙正楊簡直不敢相信他的太太女兒就這么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面前,除了蓬頭垢面形象不大體面罷了。空襲發生時江書恂剛陪饒家駒檢視完南市新開辟出的難民收容所,兩人分別后她正準備從方浜橋回家,雖然此地離爆炸地較遠,可巨大的爆炸聲嚇得難民四處逃散,她抱著囡囡被推倒在地,胳膊腿上也擦傷了,她緊緊護著囡囡才沒讓孩子受傷。江書恂躲了半日,心中也是惶恐的,直到確定日軍飛機再無飛回投炸彈的跡象才走出來。這邊雖然沒有受到轟炸,但踩踏的人群也造成了一定傷亡,江書恂醫生的天職不可丟卻,這邊的紅十字會人手也欠缺,她匆匆包扎了傷口就一同投入到救援中。直到她偶然接了豫園那邊紅十字會醫生的電話,王樊聽到是江書恂的聲音萬分驚喜道:“您快來這邊,趙教授一直在找您!”江書恂這才知道丈夫在爆炸的第一時間就趕到了現場,她一路小跑,緊趕慢趕就怕錯過丈夫。

    趙正楊怔怔地望著妻女,看到她們母女完好無損的,只是江書恂白白的胳膊腿上多了傷口,可是她們沒死。趙正楊話也不會說了步子也邁不了了,激動得渾身僵直著直打顫,一雙手死死捏成拳頭。電話里王樊沒命地催江書恂過來,說不然趙教授真要急瘋了,說要趕緊告訴趙教授這個消息,看樣子他后來沒找到趙正楊。江書恂望著丈夫緊張得煞白的面孔,話沒出口就又愧疚又感動地哭出聲了:“我跟囡囡沒事,您別擔心了。”她想到自己之前也是突然失蹤,那時候因為害怕是陳之恒的報復,丈夫同樣急得到處尋找她們母女。弟弟上門譴責趙正楊的自私冷漠時,江書恂是感同身受的委屈的,可這時候思及此等種種,她心中只剩下丈夫的好,想他的沉默冷淡下其實對自己還是有真心的,她嗚咽地說:“我不該賭氣跑出來,家里大媽也急死了,我真是做得不對。”

    江書恂一哭,趙正楊才確信妻女真的好好活著,身子一松就軟軟地跌坐在地上。囡囡緊緊拉著爸爸的衣襟也不停地哭,趙正楊握著女兒的手疲憊地笑笑:“小乖乖,你哭什么呢,有爸爸在這兒別害怕了。”還沒說完,他想到自己一路擔驚受怕,生怕她們母女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扔下一個人于世上孤獨存活,心中悔恨倍增,眼淚怎么也擦不完:“你是該生我的氣,我混賬、糊涂,可你跑出去找黎小姐找吳太太,你找誰都可以,干什么偏偏來這里。我一路上怕得不行,可到處也找不到你們,只能盯著那些尸體看,生怕看到你們的臉。看著看著我心里就在恍惚,以為下一個抬出來的就是你們,我想你跟囡囡死了,我連聲抱歉從未說過,為什么要你們先死了……”趙正楊埋首于妻子懷中痛哭,一路的恐懼終得以表呈,他害怕失去這個家,失去妻子女兒。江書恂被丈夫拉得跪坐于地,他們夫妻往日的斯文矜持全不要了,她也默默流著淚,一任這雨水越發恣肆,淋濕他們的身。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