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一章(1)

    第十一章(1)

    作者:丁也林    



    林文漪施施然走進老屋,她小小的面龐上一雙黑色的眸子閃閃發亮,江書恂眼中的光彩一點點消散,然后變為嘲諷,繼而極為心酸。她覺得整個人都是飄飄的,郭媽抽抽搭搭地哭泣著,什么都明白了。

    江書恂錯愕震驚,再到憤怒傷心,起初也是止不住地傷心流淚,她從不把丈夫想成壞人,哪怕弟弟跳出來指責他親日的傾向,她依然堅信丈夫正直的人品,只是略有些清高又自私罷了。如今清高沒看出來,自私是十足的。

    后來她不哭了,因為丈夫的解釋竟然把責任推到了陳之恒身上。江書恂萬分失望:“與其說他誘導你,你不如怪我,我不該認識霜威,我要是當初學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載,你帶回來個西涼國公主我也是貞潔烈女啊!”趙母請兒媳不要這么說,可她除了斥責兒子是不肖子孫再無下文,只說會給江書恂一個交代。江書恂對趙家都失望,可后來想早就不該抱著希望的,他們家如果有點無私的美好品德當初也不會什么都不問就重新向江家提親了,要是那時候她沒和吳霜威鬧矛盾,是不是會被逼得殉情也說不定。江書恂不哭了,她知道等不到趙母的主持公道,趙家不早就有先例了嘛,趙燕施怎么對茵茵的,趙母也不是不知道,為什么不舍得照搬到林文漪身上?她江書恂從來就不是氾濫的老好人。

    “先生,如今淪落到這樣滑稽的境界,可有什么文學理論的知識可以解釋?”

    江書恂本不想嘲諷,可話出口比打趙正楊一巴掌還狠,趙正楊只是猛烈地咳著。

    秋雨悲涼,只有許一豐一直跟在她身后,哭著道歉求她別生氣。許一豐說自己早就在父母吵架時就偷聽到這件事,怪他膽小又自私,媽媽威脅說舅媽要是知道了會鬧離婚,到時候全算他的錯。他真混賬。他不是英雄,以后再也不逞能不做特工了,只求江書恂別生氣。江書恂苦笑著看少年語無倫次地哭訴著,安慰的話卻說不出口,只怕一開口就要流淚。家里唯一有良心的只是許一豐了,可他也會變壞說不定,畢竟趙家就是這樣自私的氛圍。

    “我求求你,小舅混賬,可你不能不要他,我不想這個家再散了。”

    江書恂越想越失望,丈夫可以說一時糊涂,經歷了吳霜威的事,她早就有過心理建設了,何況這樁婚姻開始就沒什么預期,可為什么要推到陳之恒身上,不就是怪自己和吳霜威咯?自己錯在沒做刺面斷臂割鼻的貞潔烈婦拒絕別人的求愛,沒做搖尾乞憐盼盼望愛人回心轉意的卓文君,當初被退婚后她應該留在山東等,等趙正楊有可能回心轉意娶她,可是憑什么?一個成天把平等、自由掛在嘴邊的人,其實最自私。

    大概是秋雨涼透人心,淋到家后江書恂病了一場,囡囡被黎默秋接回去暫住了,往日一刻離不得母親的小姑娘大概也感受到家里氛圍不同尋常,這回沒再哭鬧。倒是黎默秋出了門就忍不住哭出聲,郭媽請她好好照顧囡囡,說家里的誤會很快會平息的,黎默秋哭著想都是事實,哪來的誤會。

    林文漪再找到趙家,江書恂只是失望,趙母所說的交代就是如此么?再想也怪不到老太太頭上,丈夫不也什么都沒說么,他們就想渾水摸魚悶聲發大財吧,江書恂最厭惡被人愚弄。

    Niki嗚嗚叫著不許林文漪進屋,江書恂看得心酸,想畜生都知道好歹,他趙正楊真不是個東西。郭媽要吵也被江書恂攔著了,何必給左鄰右舍多看一個笑話,她牽了Niki進屋,說難得的好天不如給它洗個澡。林文漪想跟進屋被江書恂關在了門外,趙正楊的客就等他回來親自招待吧!

    趙正楊退出門,就著門廊燈亮光把鞋底蹭干凈了,白天走路心不在焉踩進了泥塘,他就穿著一腳泥閑逛了一天,即便如此也不愿回家。妻子失望的眼神叫他難受,原來自己所謂的害怕妻子流淚的借口自私又懦弱,趙正楊知道再無理由可以推脫了,他心酸地自嘲,這一腳泥正是現狀最好的自況。

    林文漪不肯走,說不要住老房子,又問趙正楊:“你忍心這么對我么?” 趙正楊只想給自己一個耳光。他盤問過林文漪,有關懷孕的事,以及她和陳之恒的關系。林文漪很強硬地否認和陳之恒認識多深,又說老師不相信就算了,自己有辦法活,眼看已經宵禁,趙正楊能忍心趕她走嗎?

    趙正楊問妻子能不能先臨時讓林文漪住下,留到明日他再想辦法。江書恂的門一直沒開,也沒有回應,趙正楊等了許久只好在心中默默說了對不住,想妻子不接受也不能怪她。趙母來趙家小屋兩次也沒能進屋,江書恂只想安靜地睡個長長的覺,一覺醒來還是在山東家里,大媽正坐在床頭干著零活。

    郭媽很重地把碗筷扔在桌上,趙正楊看看只有一人份,讓林文漪坐著好好吃,自己上樓收拾了間客房,又下樓拿了點心進了書房。這本來是買給囡囡的,到家了他才想到今天囡囡在黎家,家里一絲活潑的氣息也沒了,不怪別人,是他的錯。點心太干,書房里水壺是空空的,趙正楊寧可嗆得滿臉通紅也不愿下樓,還是郭媽不忍心,送來了茶水。

    “大媽,我心里真堵得慌。”

    “你心里堵得慌,難道怪別人嗎?”

    趙正楊自嘲地笑著,大顆大顆的淚珠落在書本上,因為羞愧也因為恐懼。

    “可悲呀,人人都有家庭,

    正如走進墳墓里似的,

    回去睡覺。”

    姚訥最后和表妹一起回了湖北老家,對黎默秋來說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收到他的信,想到黑瘦男子深邃的眼神,黎默秋心中難說不是悵然的。只是對她來說,這悵然來去也快,黎默秋叫司機郵寄了錢給姚訥,省得他哭窮活不下去。

    “什么對你永遠的愛,還不當你是搖錢罐?”

    陳之恒有話劇演員的好嗓子,聲音溫和儒雅,即便是諷刺還是不疾不徐,有春風襲面如情人低喃般的溫暖。黎默秋才不會被這好嗓子騙到,她懶懶地躺著不想動:“我倒是學不會你的無情,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惡心的事都做得出……”她本不想在黑暗中搗鬼的小人眼前流淚示弱,可說道末了還是忍不住哽咽了。

    黎默秋知道江書恂好面子,此刻應當等她冷靜下來想明白、想得傷心了,該陪她罵或是陪她傷心都可以,絕不是一登趙家的門就傷心得不行。囡囡困在郭媽懷中,怯怯地不肯跟趙正楊靠近,黎默秋這幾日的念叨她似懂非懂,可惜她口不能言,不然哪怕就是學舌一兩句,也早能引起江書恂的懷疑了。江書恂牽著黎默秋的手送她出去,怕她再和林文漪吵起來。林文漪說暫住,一住就挪不動了,她的目的江書恂怎么猜不到,可丈夫要留人家住下,當時自己要說不行,除了增加丈夫的厭惡怕也沒有別的作用了。

    送報員叮叮當當踩著自行車過來:“江醫生,有您的信。”江書恂隨便看了眼信封,暫時想不起來認識哪位叫方岷山的,剩余的都是趙正楊訂的雜志,她都叫郭媽拿進去了。

    “出去陪我走走吧,這幾日待在家里怪悶的。”

    黎默秋問她身體可好,含著淚又憤憤道:“你不想得罪林文漪的原因我知道,可現在是他做出這樣的丑事,怎么有臉提這么過分的要求,又有什么臉面生你的氣?”

    這幾日江書恂想了許多事,真正了解趙正楊也不過這小半年的事件,可識人也就足夠了。家里每次鬧矛盾誰敢忤逆他?還不是要小心翼翼地等他想明白了?江書恂覺得很疲憊,她在外面做醫生拯救難民全部的光榮和自豪被丈夫輕易擊碎了,囡囡又回了家,她一時半會也走不開。這些話江書恂不想對外人說,有自尊的緣故,也是因為不想增添別人的愁思,可對著黎默秋,她心中的頹唐委頓終難以掩飾:“過去我總也不愿離開我的診所,雖然辛苦忙碌,可那總也是我的事業,別人叫我一聲醫生是我的成就,哪像如今……唉,對不住,說這些有什么意思呢?讓我失掉診所的也不是趙正楊,是日本人。”她握著黎默秋的手凄然一笑,黎默秋如鯁在喉,沙啞著說:“不要擔心囡囡,你要是在家難受想去南市幫忙,囡囡就放在我這邊養著。”

    江書恂謝了黎默秋的好意,說這時候自己也別添亂叫家里人擔心,何況逃避也不是辦法。黎默秋低頭輕輕撫著江書恂手臂上的傷,眼淚一滴滴落在上面,燙得江書恂覺得沒全好的傷疤真是痛,可她坐在車里沒說話,只一支支香煙抽得不曾停。黎默秋哭了一會兒,求江書恂何必憋屈自己,該罵該哭,這時候要的什么文雅,她要實在抹不開面子,自己替她去做惡人出這口氣,也叫趙正楊知道不是可以隨便欺負人的。江書恂想弟弟也是如此生氣的,要不是郭媽和茱迪死命攔著,他非得跑來趙家把趙正楊打得滿地找牙。郭媽勸少爺留點面子給他姐姐,江纖塵在電話里吼著:“臉面?這時候要的什么臉面?都怪爸爸的臉面害慘了姐姐,他非得說吳先生的媽媽不承認大姐,大姐即使嫁過去也沒名分,丟了江家的人,說趙家書香世家虧待不了大姐,說大姐嫁過去才鮮亮風光。現在可好,趙家可真是給大姐長臉了!”郭媽慌張捂著電話不想讓江書恂聽到,可江書恂依然聽得明白,這回她沒再氣惱,弟弟的話句句屬實,不過她知道該恨的不是爸爸,老人家衡量婚姻的標準雖然過時,但也算不上全錯,是趙正楊做出令人失望的事,青年的憤恨無處發泄才亂指責的。

    “罵了有什么用,省點力氣吧。”

    “我……我實在對不住你,什么也幫不到……”

    黎默秋覺出巨大的荒謬,她當初因為受陳之恒的誆騙而嫉妒趙家夫妻,這才起了作惡的心,吳霜威的事她也起到一些作用。此后她漸漸與趙家夫妻走得近了,越發覺得自己錯,可也未曾停下作惡的步伐,等無意間知道囡囡的身世,黎默秋已經騎虎難下,知道追悔莫及。

    事情未曾降臨到她身上,懺悔的心也不實在,可等真有了懺悔的心卻沒有說真話的勇氣。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