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一章(2)

    第十一章(2)

    作者:丁也林    



    江書恂更失望丈夫的推卸責任,他連當初退婚追求自由的勇氣都沒了,似乎還妄圖靠祈求自己諒解就能得漁人之利。鏡子里的江書恂依然光鮮漂亮,她穿了身長袖米白刺繡綢緞旗袍,之前剪短了的頭發因為稍稍長了,被盤在腦后,露出白皙頎長的一段頸,鉆石耳墜微微顫著。她的眉眼是好看文雅的,身量是高挑纖細的,衣物妝容是時髦漂亮的,連一顆心都是善良的,趙正楊從書房的窗子往下望去,覺得妻子這幾日消瘦了些,倍增纖纖嬌弱的風采,自己真是天下第一昏的人。

    郭媽追出門,叫江書恂帶著罩衫:“哪里的朋友呀?別再像跟黎小姐出去那樣回得太晚,他……他都擔心著。”江書恂的余光微微撇到丈夫書房的窗子,知道他那幾天也一直等自己回來了才睡著,可這時候表現出深情的關懷,實在無用得諷刺。

    這段時間江書恂哪有心情化妝,連Niki看到女主人今天忽然又像往日一樣漂亮精神,也高興地人立起來嗚嗚直叫。郭媽一拍它的頭:“小畜生,別吵醒囡囡了!” 江書恂蹲下身子抱著Niki,開玩笑道:“這么可憐的小狗,您也舍得打么?” Niki明明是條機敏英武的獵犬。

    囡囡的午覺果然被驚醒,她迷迷糊糊發現大人都不在身邊,嚇得連鞋子也不要,光著腳就跑進了院子,抱著媽媽的腿沒命地哭。江書恂急忙抱起女兒,問她是不是做了噩夢,郭媽也裝出一副要打Niki給囡囡出氣的樣子:“是被大狗嚇到了嗎?婆婆這就打她!”囡囡搖頭。

    “你是想和我出去玩么?可我今天有事,改天帶你去公園好么?”

    江書恂拿手絹給女兒擦了鼻涕眼淚,囡囡抽抽搭搭不撒手不肯答應,郭媽舍不得孩子這么難過,勸道:“你這兩天動不動就把孩子一丟自己跑出去,今天就帶她一起出去玩吧,又不是干什么大事。”趙正楊這時也因為聽到孩子的哭鬧下了樓,他默默看著妻子給女兒梳洗,半晌才說:“又去找黎小姐么?”江書恂看了眼丈夫,想他終于肯活過來開口了,卻沒給他好臉色:“一個老朋友,您不認識。”囡囡抬起頭高高興興地望著爸爸,趙正楊看看女兒漂亮的面龐,想這時候叫妻子別出去怕會讓她抵觸:“盡量早些回來,我,我有話對你說。”

    “您又去劉家幫忙么?”

    郭媽端著盆準備去隔壁幫忙洗菜,老太太憂愁地嘆道:“有什么法子呢,劉太太家里醫院兩頭忙不過來,阿金又賭氣著不肯幫忙,總不能看劉先生活受罪吧!”她低聲埋怨許家害人,聽話的小姑娘成了現在這樣子。這幾日阿金總是哭,郭媽既心疼又恨她不懂事,江書恂讓郭媽在劉家少說惹人傷感的話,說:“也不全怪阿金和一豐,他們才十幾歲,十幾歲的孩子不都這么不聽話嗎!”

    “我們江家的孩子可沒這種家教……唉……”郭媽話沒說完,看了眼趙正楊,心中突然堵住了,想他們江家好家教的孩子聽話又漂亮,為什么要遭別人這種欺負。

    信是方滔寄來的。

    江書恂開始也沒把方滔和方岷山聯系起來,方滔的筆跡她還是有印象的。信的內容更是荒謬,開頭便稱自己表姐。

    書恂表姐:

    見信如晤。自五月弟因公離開上海,冗事煩身,又因上海會戰尚未結束,音訊不便,才一直未聯系表姐,請原諒我的懶惰。姐姐姐夫最近身體可好?家中大媽還健康么?尤其惦念囡囡,她近來又長高了吧,五月時別離匆忙,不知她還記得我否?姐姐的診所營業開在閘北,如果已經失掉了,請不要傷心,上海會戰有朝一日勝利,弟也會盡全力幫助重建診所的。弟不日將從大豐派遣回上海,將暫時落腳在華亭飯店,不曉得姐姐家里什么方便,我好登門拜訪,弟想念姐姐的心甚重。

    念之。

    江書恂讀著讀著覺得不對勁,還有哪個姓方的還知道自己家有個大媽還有個小女兒?再看落款的花體簽名Vincent,江書恂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激動得一顆心快跳出來了,岷山岷山,不就是方滔德文名字的音譯么,自己真是個糊涂蛋!按著飯店電話打過去,確實是方滔接的,當時他們約在下午見面,可等江書恂匆匆趕過去,房間早就人去樓空。又過了好幾天才又重新接到方滔的電話,約在了華格臬路上的錦江川菜館。

    有前車之鑒,江書恂在飯店門口徘徊觀察了許久,見不像有特務的樣子才硬著頭皮進去了。可迎賓小姐問了她的預約,沒有直接領她去包房,而是向樓上打了個電話,說請江女士稍等。江書恂見程序大不對頭心中起疑,四下望去總覺得特務就在身邊,她抱著女兒的手直發抖,猶豫著是否該直接跑掉。

    “江醫生,真沒想到竟是您這位江女士。”

    不多時樓上下來了位三十五六歲樣貌的太太,她穿著藏青對襟連衣裙,似乎剛從外面出來,倉促間連手套也沒摘下。江書恂看她面容美麗端莊而身姿中又有企業家獨有的干練精明,怎不知這張熟悉的面孔就是錦江川菜飯店的主人,上海有名的女企業家董竹君。董竹君微笑道:“請跟我來吧!”見不是特務,江書恂微微松了口氣,可心中依然疑竇叢生,不曉得這位董女士到底是敵是友?吳茂源是商會主席,江書恂當日在生日宴上見到過這位董女士,當時只覺得她八面玲瓏周旋于男士之間,可又毫無諂媚阿諛之色,與趙燕施這種商人太太和黎默秋這種大明星都大不相同,似乎有四兩撥千斤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巧勁兒。

    新開張的錦江川菜飯店這幾個月一直是滬上的談資,談論的話題不僅在這家的老板如何把下里巴人不登大雅之堂的川菜改良甚至捧到大雅之堂里,光是飯店的女老板董竹君,就夠眾人津津樂道了。董竹君與丈夫夏之時離異后便一直奔波于中、菲兩國做實業,往日的督軍夫人與“金筆湯”齊名,成了上海不多見的商業女強人。之前和肖瑛喝茶時江書恂聽過董竹君更多傳奇的故事,尤其她與杜月笙及其他國民黨高官的關系叫吳茂源很是頭疼,說她是個難擺平的女人,江書恂想自己從小死讀書,哪有董老板走南闖北開創自己事業的勇氣與決勝力。再看董竹君舉止優雅,氣度不凡,毫無出身青樓的浪蕩之色,亂世中女英雄也是輩出的。過這時候江書恂不因為敬佩董竹君而輕信她的話,始終遠遠地落在董竹君身后不上前。董竹君瞧出江書恂的不信任,她停轉身子微微一笑:“江醫生,即便我是特務,您現在也逃不掉了啊!”

    董竹君并沒有帶江書恂進包廂,而是請她出門乘車。江書恂想董竹君說得沒錯,自己帶著孩子,要真有事逃也逃不掉,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咬咬牙就上了車。

    “江醫生,咱們曾經見面過,您還對我有印象么?”

    “您真是說笑了,大名鼎鼎的董竹君女士誰記不得了,倒是承您的情還記得我。”

    董竹君微微一笑:“您是有名的玉蘭女士,只是一面就叫人忘不了呢!”她看出江書恂似乎不太喜歡這個花名,低頭摘下了手套,忽然又說:“江醫生,我忽然想到二十年前的事,那時候還是清末,我在四川救過幾個一個革命黨人。有個姓李的革命黨躲進了我的堂子,當時我嚇得要死,可表面上還是像您這樣裝作什么事也沒有,愣是把那幫官兵蒙過去了。哦,抱歉,那時候我的身份確實卑微得很,這么比喻您該不會生氣吧?”

    這就是明示了,江書恂勉強擠過一絲笑容,不知道董老板是故意逗自己開心呢還是坐等著看自己的笑話:“今時不同往昔,英雄又何必問出處,可惜我沒有董老板十分之一的勇氣和魄力。”董竹君抿著笑仔細打量了江書恂一番,撲哧樂出聲,用手袋里取出一張紙頭:“不逗您了!我替岷山做的主,要是這都能被嚇到,我看為了您一家的安全就不該再見面。”她親昵地摸摸囡囡:“何況還有個不請自來的小乖乖,今天可沒有小朋友陪你一起玩呀!”

    紙條上寫著“用餐已畢,請表姐到茶室一敘”,落款依然是熟悉的漂亮花體簽名。江書恂高興得跳起身,結果結結實實撞在了車頂上,董竹君抱著囡囡哈哈笑出聲:“瞧把您激動的,當時我還在想趙教授的太太可真了不得,是個留學的女醫生,一樣的矜持高貴,那種場合就屬您夫妻二人不講話了。”江書恂的笑容有點苦。

    “您來的前幾分鐘,店員報告說有日本特務來了,岷山他們走得匆忙,又擔心您再撲個空心里著急,我就等在了這邊。”說話間車子停在錦江茶室前,江書恂問道:“特務不會也來茶室么?”董竹君指著外面停著的4個7牌照的雪佛蘭:“杜老板剛剛來坐鎮,岡本也未必敢來搜。”

    不僅是方滔,江書恂還見到多日不見的徐良夫婦。董竹君笑著看他們幾人激動難持的樣子:“你們慢慢聊,肚子餓了就叫飯店送幾客飯,表姐請表姐,總是吃得起的。”江書恂一開始沒明白這話的意思,爾后才哎呀一聲道:“董老板也是你的表姐?方滔你倒真叫我刮目相看了。”

    囡囡喜歡徐太太,撲到她懷中撒嬌不肯撒手,江書恂有些抱歉:“孩子鬧著不讓出門,否則是絕不會帶她來冒險的。”徐太太笑道:“看到囡囡高興還來不及呢,說來遺憾,今年是來不及打桂花了,答應囡囡的點心得等到明年了。”

    “晚一年又如何?只希望那時候大家都正大光明的。”

    “本來確實不該來找您,畢竟我們還有著諸多不便。可我總惦記著您還在沒在生我的氣,忐忑著寫了那封信。”

    方滔說他臨時接到任務沒有陜北,他先在揚州待了一段時間,然后被派到大豐鹽墾公司,之后的經歷他雖含糊帶過,如今蘇北的鹽城等地是新四軍的抗日主場,江書恂當然大致猜得出方滔轉去蘇北的目的。他又說后來和老徐恢復了聯系,知道江書恂幫了他們許多忙,也知道她一直在難民區救濟難民,想到最初誤會江書恂是個冷漠的人,心里又有些愧疚。

    “見你一趟真是麻煩,前一次滿屋子的特務,這一次又從飯店挪到茶室,動用了董老板不算,董老板可為你把杜老板的人情都用上了。”

    方滔也連連稱險,說沒想到他一回到上海就被日本人盯上了,江書恂當然不會去問什么人、為何盯上他,倒是徐良好奇道:“江醫生,頭一次是什么情況?”

    江書恂說,她趕到華亭飯店時便覺出氛圍的不對,本打算轉身就走,可怕這一轉身暴露自己不算,本來方滔還沒暴露反而被牽連到,也怕萬一方滔已經遇險,自己說不定還能幫上一把。

    “我走到前臺時已經急得不行,突然想到我可以訂一間房,然后假裝走錯房間開錯門的樣子探探情況。”

    “江醫生,您這么做太危險了,萬一特務傷害了您怎么辦?”

    徐太太白了徐良一眼,叫他別啰唆:“江醫生現在不好好在這里的么,她都想得出這么機靈的辦法,哪會莽撞?”

    “不是我機靈,是我運氣太好了。”江書恂說上了樓才發現這法子也行不通,萬一方濤已經被抓,特務潛伏在房間里先給自己一槍怎么辦?被特務抓住準沒好果子,至少得進日本憲兵隊吃頓苦頭,她長這么大可沒挨過打呢!

    “您知道人都有預感的吧,我總覺得這房間里怕都埋伏著特務了,心里雖然打了退堂鼓,可想要突然抽身而走,這不明白的此地無銀么?”

    “那您是怎么辦的?”

    江書恂故意賣了個關子,急得徐太太不行:“您就快說吧,當時情況一定很緊急吧!” 方滔望著江書恂微笑,心中卻后悔,以為自己成熟穩重了許多,可不知怎的,為了見到江書恂還是做出這種冒險的事。江書恂見方滔盯著自己看,以為他也在贊賞自己的智勇雙全,不禁莞爾一笑,溫雅靦腆中有忍不住的得意之色,像個考試得了滿分的女學生那般不失天真活潑。這笑容叫方滔一晃神,好像看到了秦憶梅,她永遠都是這么無憂無慮對自己十分信任的,可自己卻辜負了他。

    “說來巧極了,當時我正進退兩難,哪知道迎面走過來個熟人,是過去同事過的一個德國人。我一邊假裝邀請他來房間坐坐一邊開了房門,鑰匙是錯的,自然是開不開的,屋里的人也被驚出來了,可看到我是個外國人在一起,就沒仔細盤問。”

    事情說出來不過是三兩句的話,可其中的驚險座上諸人都能體味得到。方滔連連稱險,自責道:“江醫生,您該早跟我說的,唉,要是您上次出了差錯,我真不曉得怎么自責了。”江書恂微笑道:“是有些驚險,但也不是絕境,況且你肯主動聯系我,必然是有急事的,我又怎么會不幫你。”徐良也笑著說:“江醫生實在機智又勇敢,上回我和小斌去診所取東西……”他話頭猛地剎住,一屋的人想到徐斌已經死了,死得壯烈又無用,心頭都沉甸甸的不再說話了。

    江書恂仔細地望著方滔,這才發現了他的變化。以前的方醫生漂亮整潔,他的頭發梳得整齊,下巴青青的一定是刮得干凈的,尤其一雙手白皙溫暖,好像個瀟灑的現代派詩人。可現在這位穿卡其色長衫戴一頂巴拿馬草帽,面上微微留有胡須的先生已經有了中年人的姿態。江書恂知道胡須是為了掩蓋臉上的傷疤,也是為了掩飾容貌,她又忍不住去看方滔過去漂亮的手,之前受刑留下的傷痕還在,右手無名指的指甲徹底長不出來就算了,她不知道方滔到底經歷了什么,往日白皙的手變得十分粗糙。

    “蘇北的生活也辛苦……”方滔急忙握成拳頭遮掩住傷痕,江書恂苦笑著點點頭:“你這回能待多久?”

    方滔說想念江書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一定要和她見面,就是有件事要請她幫忙。江書恂沉吟道:“本來是沒什么問題的,可診所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我得要經過一道功夫向老師去要。況且你要這么多的抗生素,我想分批去湊比較好,這樣未必能及時。”

    徐良的話頭叫屋里興奮的氛圍頓時冷淡了下來,就再也熱不上去了。江書恂握了握他們的手告辭,說這里也不是萬全之地,自己就先告辭了。方滔似乎還有些想說的話,猶豫了下終未說得出口,江書恂猜怕是和秦憶梅有關的,可這時候說了還有什么用呢?徐太太萬分不舍地拉著囡囡的手送他們到門口,眼中有了淚:“江醫生,下回哪曉得咱們什么時候能見呢?”這次輪到江書恂安慰:“明年秋天桂花再開的時候,我可得帶著囡囡來叨擾了。”她說藥物的事情自己會盡量去辦,可時間也緊迫,她只能盡力而為。

    離別的話沒說完,方滔和徐良一前一后也跟出了門。江書恂還沒來得及反應,徐太太已經和徐良上了樓,方滔拉著她輕聲說:“暴露了,他們有去處,你跟我來!”下樓的時候與董竹君擦肩而過,她也只來得及給個眼神,方滔輕聲說:“江醫生,今天您還得再假裝一回!”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