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三章(4)

    第十三章(4)

    作者:丁也林    



    茱迪走的時候氣呼呼的,也不去下個駐點唱歌,包一甩高跟鞋踩的咔嗒嗒的就走了。王樊還在和江書恂說事,被這婆娘帶著兇風的香氣差點搞暈了,江書恂卻連眼皮子都沒抬。其實她是很感動弟弟和茱迪的一片愛國心的,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說出的話這么難聽。

    王樊隱約知道這是江書恂的家人,故意把話題岔開,兩人都只感慨上海困守近三月,如今還能保存多久?江書恂只說幸好阿梅的身體恢復得快,王樊減輕了不少她的負擔。她凄然一笑,要不是身處戰爭中,王樊真以為他們還在閘北的診所里,那時候的江醫生驕傲又漂亮,是一朵開得最安靜的玉蘭花。

    夜晚視察完病人,他們有時不說話,就邊抽煙邊看天上的月亮,也只有夜里這座城市才會稍稍的安靜,否則巨大的炮彈聲加上耀眼的白日,沒有溫度只有亮度的白日,叫人頭也昏耳朵也鳴。江書恂心想,趙正楊這么愛安靜,這下子怎么寫文章呢?不過再想,他最擅長的不就是自我救贖嗎,江書恂就好奇他是不是還在安靜地翻譯著他的古希臘文學?唔,大概哪天上海被炸成頹垣殘壁,他就能尋找到愛琴海遺跡般的趣味了。趙正楊開始來過幾個電話,始終沒有說趕林文漪走,后來江書恂叫護士一律把自己家人的電話全部不要接,理由是妨礙工作。他倆坐著坐著,上等兵就會拄著拐杖挪過來,王樊勻他兩支煙,一支捎給老油條。老油條側過頭,用剩下的右眼看上等兵慢慢地挪過去坐定,然后四個人全一動不動的,直到月亮把大廳都灑得清清爽爽,清爽得讓人渾身發寒。

    吊墜在月光下很好看,江書恂打算回去后再親自給女兒戴上,所以也沒讓郭媽帶走。郭媽因為茱迪生氣,也因為林文漪生氣,氣得把帶來的換洗衣服全扔在了地上。江書恂握著那玉蘭花的吊墜,小小的玉石被她握著很溫暖,邊角都是那么光滑。她問郭媽,我什么都沒做錯,你都這么生氣。以后我要是真的做錯什么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再后來,老油條和他們一起坐在門廊前,他只有一只眼能看得見月亮。

    上等兵說:我妹子死啦!我就只有我妹子一個親人,我得報仇。

    老油條說:你放屁!你好了還能上戰場,老子腿沒了眼睛沒了,手還斷了。我完了,我這輩子怎么辦?你們這些狗屁醫生,救人都救半截的!

    王樊不搭理老油條,上等兵罵老油條不識好人心,老油條又罵了句槍崩候的,女醫生不回家做太太,跑男人堆里來干什么!江書恂正望著手心里的吊墜,忽然愣住了,老油條是在罵人,其實也是關心的話說不出口。她沒有流淚,只說:“救你們啊,你們要是死絕了,我們也沒法活了。”她好話說得像是咒罵,老油條反而很高興豪邁地大吸了口煙:槍崩候的,你個女醫生拐著彎罵人。其實那天江書恂和郭媽爭吵,小兵正推著他去休息室,老油條覺得這冷冰冰的女醫生其實也怪可憐的。

    曉燕惶惶張張跑來,說有位先生找江書恂,老油條一拍輪椅把手:“槍崩候的,你家里的催你回去了!”哪知道跑來的是好久不見的武啟辰,他背上好大一塊血跡,江書恂還以為他受傷了,再一問才知道是囡囡的額頭磕破了。郭媽大半夜慌張地抱著囡囡出門,如果不是路上碰到武啟辰,真不知道怎么辦。江書恂在醫院訂了規矩,不允許接家人的電話,防止工作分心,武啟辰只好跑到醫院來找她。江書恂執意不肯走,不想因自己破壞規矩,可又禁不住武啟辰勸說,又惦念孩子的傷嚴不嚴重,一下子急得哭了出來。

    “江醫生,你回去吧。”王樊催她。

    老油條緊緊擁抱著女醫生:“我不想你走,可你不該活成這幅糟糕的樣子。”

    大半夜的沒有車子,是武啟辰踏著自行車一路送她回來的,他一點也不累。

    囡囡沒有大礙,摔破的額頭已經縫好針,小姑娘看到媽媽來了,撒嬌地哭了起來,Eric哄了她半天的成果全都作廢了。郭媽紅著眼睛罵道:“你是個做媽媽的樣子嗎?你一個多月對孩子不理不睬,囡囡是玩具嗎,喜歡就抱著,不喜歡了就不瞅一眼?”

    江書恂問孩子怎么摔倒的,原來還是跟該死的林文漪有關。囡囡在樓梯口跑來跑去,一不小心絆倒了林文漪,她應該也是著急,順手把囡囡推倒,額頭就這么撞破的。江書恂摸到口袋中的吊墜,塞到女兒手中,囡囡好奇地又摸又咬,這才忘記了哭泣。

    “趙教授呢?他是死的嗎,他不是囡囡的爸爸嗎?”江書恂說話越來越難聽,以前不敢說的現在隨意就開口了,并且不帶一點怒氣的冷冰冰。

    郭媽被質問得啞口無言,陪著一同到醫院的武啟辰這時悶悶地說:“趙教授最近在老屋住著。”江書恂苦笑著說聲抱歉,她說歹毒話的時候忘記有外人在場,武啟辰搖搖頭,想江書恂被欺負到這個地步也只是說些不太好聽的話,實在難為她了。

    “我跟趙教授已經沒有師生的情誼了。”

    江書恂送了武啟辰出門,愧疚道:“你們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可如果是因為林文漪,我實在不知道除了抱歉還能說什么。”

    從林文漪的事后,武啟辰再沒有出現。他到底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到底是同謀還是受害者,當時氣昏頭的江書恂覺得武啟辰也是騙子,后來冷靜下來想,他做共謀者有什么意義呢?殊不知意義一詞出在自己身上。武啟辰覺得自己沒必要出現,他從未想過要江書恂感恩戴德,她就該永遠這么圣潔地微笑著,何況自己最終也沒能幫到他。

    武啟辰其實很想說,自己是不在乎臉面繼續和林文漪在一起的,只是別人的想法他無法控制。正巧趙正楊趕回了家,他們即便師生關系不再,也沒有怒目相對,彼此都尷尬地笑了笑以示告別。

    “江醫生,再見。”事到如今再羞澀,是滑稽且沒有意義的事了。這對曾經的師生有一點是心知肚明的,武啟辰愿意為江書恂默默奔波。

    趙正楊趕不走林文漪,也不忍下狠心叫她走。可是妻子拒絕接他的電話,趙正楊也沒有臉面要求妻子寬容什么,只是夾在中間他也難辦,只好暫住到趙家老屋以示自己與林文漪的清白。當天夜里林文漪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急忙打電話給趙正楊,急得他連夜趕到醫院,可那時候江書恂已經回家了。老油條舉著拐杖罵道:“槍崩候的,老子要是能動彈,捏碎你的腦袋!”這黑漢子的邪火讓趙正楊覺得莫名其妙的。

    林文漪躲在屋子里不敢出來,江書恂哄了半天囡囡,小姑娘緊緊握著吊墜好不容易睡著了,臉上還有著淚。夜已深深,江書恂聽到是丈夫回家的聲音,他們夫妻也都累到,并沒有打個招呼說句話,各自睡到第二天晚上才醒來。江書恂駐點的這些時間,家里又有誰是睡得踏實的呢?屋子里點了燈,趙正楊才懶懶地起了床,他模模糊糊地還在想自己怎么會睡在書房,不是在母親家的么?走到樓梯,他習慣性地向下望,看見妻子正搬著花盆,才想到昨晚發生了什么。

    明明郭媽也是很用心地照料著花草,可不知為何君子徹底爛了,只剩下黑乎乎一團,江書恂覺得是不好的征兆。趙正楊看到妻子抬起頭露出嚴肅的面容,以前他最喜歡站在樓梯上看妻子揚起的笑臉,像他的大姐姐溫柔又像他的妹子一樣害羞,可現在這一切都沒了,只剩下被磨礪過的粗糙,他覺得那安靜的畫面離自己的生命越發遙遠。

    林文漪這兩天也盡量不出房門,只是她才安生了沒兩天又要郭媽做面片湯。趙正楊讓她不要啰唆,江書恂正在喂孩子早飯,林文漪叫道:“我惡心,我難受,我不想吃這些!”江書恂輕輕把碗放在桌上,囡囡打了個飽嗝。

    “你可以不吃,你餓死也沒人管。”

    趙正楊都愣住了,江書恂冷笑著,但奇怪的是她居然暢快了很多。郭媽本來很生氣林文漪使喚自己,可江書恂這冷靜刻薄的笑陌生得叫她害怕。郭媽驚恐地系上圍裙搓著手:“不麻煩的書恂,我去做……”江書恂奪過郭媽手中的籮筐,用力把面粉揚到了地上,還有些潑到了跟在身后趙正楊的臉上,白白的一片很滑稽。

    籮筐在他們夫妻腳間打了轉,一圈一圈的,慢慢倒下去,最終有氣無力地彈了一下,郭媽抱著囡囡不讓她看父母吵架。趙正楊有些不認識妻子了,這些日子她變得暴躁易怒,以往安靜祥和的笑容一場夢似的全沒了。他知道這也怪自己,萬惡的導火索都是他,于是蹲下身子,想用手把散落的面粉撿起來,可是地上的灰塵混雜在一起,白白的面粉變成灰色了,不能用了。趙正楊蹲在地上發呆,他想鋼琴壞了,君子蘭死了,Niki走了,小貓不來了,這些事都是他的錯,灰色的面粉就被淚水打出了兩個坑。

    “你讓她走。”江書恂發怒地指著林文漪,林文漪吃過她發火的虧,那時候江書恂還嬌貴又軟弱,尚且敢為了外人甩她個跟頭。現在的江書恂緊繃著面孔,面容蒼白而堅毅,發起火來還不知道怎么辦呢,她嚇得想躲一躲,可趙正楊蹲在江書恂身前,她能躲在哪兒?

    趙正楊緩緩站起來,江書恂指著林文漪罵道:“只要不出現在我面前,你們想怎么樣都行,我不想見到她!”林文漪逐漸冷靜,江書恂還是沒變,還是那么的掩耳盜鈴,她小小的三角臉上寫滿不服,眼睛亮著更倔強的光:“我不走,除非我死了,我不會走的!”江書恂拉著趙正楊,只有一句話:“你讓她走!”趙正楊大腦一片混沌,胸口也氣悶得很,反而輕輕掙脫妻子,用笤帚掃著地,又想用抹布把地上多余的面粉擦掉,抹布沾了水,反而越擦越黏。趙正楊盯著黏糊糊的手,想發火又覺得理虧。

    林文漪忽然大叫道:“你們也不掙錢了,算我花錢買點吃的不行嗎?”

    江書恂氣得渾身發抖,她這輩子尊嚴都是被趙正楊踐踏著,先是因為林文漪后又是這錢。趙正楊讓林文漪閉嘴上樓,他最講家庭中的平等,可婚姻的忠誠是他踐踏的,現在林文漪又來踐踏江書恂的尊嚴。如果江書恂的診所還沒被炸掉,她又哪里這樣的底氣說話?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