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三章(5)

    第十三章(5)

    作者:丁也林    



    換成了郭媽催江書恂去醫院了,可唯一能去的地方也沒了。江書恂回來后沒兩天,上海的局勢急轉直下,一個巨大的氣球懸在蘇州河上空,整個上海都被橫幅上的字刺痛了。

    “100萬日軍登陸杭州灣”

    這是一個夸大的數字,但國軍的形式顯然不容樂觀。在駐點時江書恂每日見到往蘇州、南京撤退的將士,她知道教堂里這些成天打鬧的糙漢子們也會有一天離開自己,這一點傷員們也都心知肚明,只是希望留著嘻嘻哈哈的假相聊以自慰。

    郭媽后來賭氣叫江書恂把錢還給趙正楊,老太太拿著本子去銀行取了錢。江書恂想陳之恒是不是還站在樓上的經理室窺探著他們家的動向,又想到那三張船票作廢了,忽倍感人世無常悲涼。

    饒家駒很疲憊地陷入到一系列的善后事項中,在各方力量的努力下,11月9日,南市難民區終于得以建立,大批無法跟隨軍隊遷移又不能進入法租界避難的難民涌入其中。其二是55師的五千余人在南市戰場撤退后往西與滬西部隊集合,為避免像“八百壯士”一樣被扣留在法租界,愛國人士和愛華人士紛紛加以援助,饒家駒、董竹君、沈家夫婦和徐良等人都在其列,辛苦可見一斑,連江纖塵也都是有力出力。

    只是根本不可能有她的丈夫。江書恂知道,這時候趙正楊只是坐在家里看書,已經算是熱血愛國的表現了。

    饒家駒叫她不必沮喪,他疲憊的只是身體,心靈依然充滿希望。只是提到南市槍斃漢奸時神情有所委頓:“他們真的是漢奸嗎?還是只是為了多活幾天?”《字林西報》記者對他偉大事跡的吹捧抵消不了他對中國人人格執意的失望,江書恂尷尬地笑,她的丈夫也差不多差點做了類似的事,可她無法解答饒家駒的問題。

    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9周年的紀念日,與前幾年一樣,紀念活動照舊在外灘舉行,江書恂陪同饒家駒一同參與了。移開軍事設防的沙袋才能擺上花圈,軍樂團莊嚴的樂聲伴隨著南市零星的槍炮聲,江書恂最后一次見到了肖瑛和吳茂源。

    “俞市長這幾日就要發布《告市民書》,您要是想走,這是最后能從容離開的機會。”

    江書恂含淚搖搖頭,除了她依然不服氣在婚姻關系中認輸,她的姑姑姑父不走,董竹君不走,徐良不走,饒家駒不走,她留在上海可以救到更多的人也是不愿走的原因。當初她對自己的診所萬分珍惜,可想到盤給圣約翰可以救治更多平民,江書恂并不吝于低價出售——江懷南雖然疏于對兒女的教育,可陸游的詩詞他讀得不少,有愛國的有思妻的,都對江書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她的外祖白老先生也是著名的鄉紳,鄉紳第一要義是要有家國精神,可不僅是江書恂,連江纖塵都是一身的嫉惡如仇。

    想像她丈夫那樣的冷漠,實在太罕見了。

    趙正楊見妻子又收拾了東西,問道:“還要去醫院么?”江書恂點點頭,最后的傷員都要撤退,她不能不趕回去見大家最后一面。

    上海敗在了深秋,趙正楊的心頭也徘徊起了深刻的悲哀。他從來都不認為抵抗有實質的意義,甚至有靜坐等待結局的悲觀,即便妻子憤怒地指責他無意義的絕望,趙正楊想改變自己,卻發現是徒然的,他有著強大的固執。然而無論是每日聽到的炮聲還是妻子在醫院時堅毅的面容,趙正楊多少有些懷疑自我,可眼看結局并沒有因為熱情而有所扭轉,又落入他悲哀的預測中,趙正楊反而失去了他以往的平靜,乃至升起無端的對自己的憎惡,在深秋的夜里久久不能入眠。妻子不再對自己微笑,她忙碌纖細的身影有了女革命家的氣息,趙正楊仍然記得春天時江書恂微笑著站在院子里,他從書房的窗戶看下去,他的太太微笑的樣子像一幅模糊不清的西洋畫,漸漸要分裂了。

    江書恂陪著士兵們一遍遍聽著俞市長的《告市民書》:“過去的90天在上海學到的經驗教訓,能夠對全民族的抗戰起到積極的作用,上海人民畢生的信心必將鼓舞勸過的通報。”

    從一開始,肖瑛就說過,記者的鬼話千萬不能信,因為這話出自官僚們的口中。再正直的知識分子可能都免不了沾染到說空話和廢話的不好習氣。

    老尤一直悶坐著抽煙,然后一拐杖把收音機砸壞了。他喝著小兵送自己回去收拾東西,小兵在一邊哭哭啼啼的:“我不想走。”他是松江人,至今還沒有得到家人的訊息。旁邊有人讓他閉嘴,是撤退不是打仗,不會死,小兵哭得更厲害了:“我不要離開姆媽!”于是遭了躍起身的老油條一耳光,口鼻流血的才閉了嘴。

    “江醫生,您可以回去了。”

    江書恂凄涼一笑:“等你們走了,我回去不麻煩。”上等兵點點頭,拄著拐杖走了。

    撤退是無可避免的,就像江書恂要回家一樣。江書恂干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今晚沒有月亮,是黑漆漆的一片,將士們都走了,這里帶著希望的吵鬧最終將歸于死寂,歸于沒有希望。她懷念那時他們四個人坐在一起抽煙,老油條和上等兵對罵,至少還是有希望的,老油條的眼睛和腿,上等兵的妹子,都不能白白丟了。但今晚呢,是黑漆漆的冰冷絕望,是黑水一般的壓抑痛苦。

    小護士害怕地推醒了江書恂,外面窸窸窣窣的好像是開門的聲音。秦憶梅發燒,今晚王樊不在,只剩下一群女士。江書恂大著膽子悄悄望著外面,上等兵拄著拐杖艱難地推著老油條往外走,她眼睛一熱,知道這二人不是想要出逃保命,只是想為了死得有意義。江書恂叫曉燕不要害怕,是老油條又在不安生了,自己貓著腰在黑暗中摸了過去。

    “你們走不遠的。”江書恂很疲倦,每個人都在徒勞地抗爭著,為國家和個人的命運,但都最終歸于失敗。

    “我們會盡量走,我們不撤退。”

    “你們會被抓到,然后當成逃兵槍斃。”

    老油條瘋狂地用拄杖敲著地:“槍崩猴的!老子是逃兵?老子傷成這樣他們有臉說我是逃兵?他們不給我報仇,我找能幫我報仇,能給團長報仇的!”江書恂喝住他:“你把大家吵醒,就永遠別離開了。”

    上等兵悄悄說過,他覺得在國民黨的軍隊中沒有希望,他想加入共產黨的隊伍。當時江書恂和王樊默默看了對方一眼,什么也沒說。但現在撤退就是天亮的事,他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江書恂聽說過傷兵們在撤退時是如何得不到應有的治療死去的。

    徐良本該斥責江書恂的,這件事她辦得莽撞,倘若這二人別有用心怎么辦?可徐良永遠忘不了何云芳的笑,飄飄忽忽地想那時何云芳未必就要犧牲的,可她選擇了以死明志,思及于此,想到女醫生和亡妻極為相似的笑,責怪的話就說不出來了。他最終違背了自己的原則,可老油條的傷勢太重,只能接走了上等兵。

    老油條砰砰地拍著胸口,低聲咒罵道:“老子成累贅了!”江書恂緊緊握著他的手:“老尤,你不是累贅,你是英雄。你們是好兄弟,同仇敵愾,替國家復仇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老油條深吸一口氣:“是,咱們都得好好活著,我還說得去看你家的囡囡。”他摸遍全身想留個紀念給江書恂,只剩下個煙屁股,還有江書恂的打火機,老尤懊惱道:“打火機怎么好留給囡囡呢?”江書恂忍著悲痛對他微笑告別,讓他留著打火機:“萬一我們七八十歲再遇到,你是缺胳膊斷腿的好認,我變了可怎么認?留著吧!” 老油條拉著江書恂的手,很用力地說:“江醫生,您回去吧,您早點去香港,你丈夫是大學者,你們死不了。”他暗地里勸江書恂,地下黨千萬不能做。

    可這一別,關山難渡千里相隔,途中艱難險阻諸多,他們都知道以后再見的希望并不大。江書恂除了答應士兵們自己也好好活著,還能說什么?曉燕也走了,她忽然說應該去重慶,那里才是抗日的希望所在,她不想留下做日本人的奴隸。江書恂強忍著的淚滴落下來,空空的教堂只剩下她孤寂的身影,確實,留在上海的希望何在?

    董竹君問,什么時候中國能改變孤軍奮戰的局面?徐良卻說,中國人的命運是絕不可寄托在別人身上。他倆說的都有理,江書恂覺得黃酒真暖人,她在醫院的這些天就是覺得冷,黃酒暖得頭也暈。

    “我下午經過虹口,大街上全都空了,什么小東京都是一片廢墟。又落了雨,連百老匯的招牌燈都是暗的,要不是偶爾看到中國人的身影,我想這是中國么,這是上海么?我不是沒見過戰爭,可這一次的慘重實在駭人聽聞。”燈影闌珊,董竹君的話叫眾人的心中都沉甸甸的。

    “哎喲,江醫生您不能再喝了。”徐太太急忙奪過江書恂的酒杯,她光顧著聽別人講話,沒留神女醫生喝掉小半瓶黃酒。黃酒后勁足,上頭了可不得了。

    “我真想去我的診所看看……”

    董竹君看她面龐紅紅的,知道是喝醉了,好心勸道:“我送您回去好么?這些天您也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

    江書恂忽然哭出聲來:“他們真該死,炸死了那么多人,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多死人。連我的診所都炸沒了,他們真該死……家?我能回哪個家?”

    徐良借故出去抽根香煙,只留下妻子和董竹君,江醫生的傷心太大,他一個男人不好開口勸。雖然戰爭不分性別,可戰爭沒叫誰起了蕭墻之禍,家里先亂套了。

    “回去吧。”徐太太攬著丈夫,說董竹君送江醫生回去:“江醫生的心思太難捉摸,哭一場也是好的。”徐太太是個爽快人,革命也好生活也好,會當機立斷痛下決心,不明白江書恂折磨自己的意義何在。

    董竹君下了好大決心才敢問江書恂,家里的事到底怎么安置的,江書恂的酒稍微醒了,討了根香煙,半晌才搖搖頭:“提這些干什么呢……”

    “實在不行,還是要請沈先生沈院長主持公道的。”

    江書恂冷笑一聲,笑自己的無能:“姑姑姑父這些天也很辛苦,不好叫他們再擔心。”她跳下車執意不肯董竹君送了,只說;“董老板,我真佩服您的勇氣和決心。”董竹君目送著女醫生走進家門才開車走了,她有些自嘲地想自己有什么好學的,她只是表面的風光自在,種種的辛苦絕望不相對人說罷了。真正做人的最高境界是悠閑自在,這是讀書人才配有的。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