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四章(5)

    第十四章(5)

    作者:丁也林    



    趙正楊買好了票,年初一就走,從武漢轉乘輪船去香港。江書恂的被捕是一個巨大的危險信號,趙正楊以自己作為丈夫的職責而言,不愿妻子朝著深淵繼續前行。這已是能買到最早的票了,可他仍四處托朋友打聽,哪怕能換到當天的票,他情愿以匆匆出逃的方式離開上海。

    什么樂行不如苦住,都見鬼去吧。

    江家人以為這是因禍得福,總算敲醒了趙正楊的良知,也知道他確實依然對江書恂有著情誼,心中略微放松了緊張。只有茱迪的心中生出些許惆悵,江纖塵對這憂心忡忡很不理解,雖然他也擔心以后只剩下這兩個糊涂蛋過日子,萬一出現矛盾沒人調節怎么辦。可沈雅琦說得有道理,如果他們夫妻間還有甚于此的波折,那真的就是天意難違,人力無可挽回了。

    “哼,他要是敢欺負大姐,咱們也跟著去香港!”

    江纖塵在的劇團不掙錢,茱迪也不再登臺,他們便從公寓搬出來,租了間閣樓住下。茱迪促狹地笑笑,沒有駁男友的面子,這個文弱的年輕人在自己和蘇州娘姨為煤炭數量吵架時一點用也沒有,可她知道男友只是不會吵架罷了。

    南方的雪軟綿綿的,落到人身上就濕漉漉的,茱迪的發髻上落了一層亮晶晶的,像她夜里的眼。她是親眼看著江書恂被捕的,茱迪不知怎么自己成了江書恂最后的救命稻草,可自己的偶然出現確實救了江書恂,她緊緊握著膠卷小盒子,手心幾乎攥出了水。她忘不了女醫生最后的眼神,絕望到深處那一瞬間被點燃的希望,在這個陰冷、痛苦的被侵占的上海的冬夜,江書恂轉身迎接日本人抓捕時的微笑點燃了茱迪心中的熱。

    后來江書恂雖然得到解救,依然暫時不方便出門,還是茱迪替她把東西送出去。茱迪什么也不知道,她也不用知道。她只知道,江纖塵是那么愛國的人,沈家夫婦為上海會戰所做出的貢獻她也看在眼中,這一大家子除了趙正楊,沒有人是自私的。茱迪答應江書恂,永遠為她保密。

    “你快上來呀”

    江纖塵紅著臉招呼女友趕緊上樓,剛才確實是他說大話了,多謝茱迪沒戳穿自己。

    茱迪笑笑:“我正忙著呢!”可依然停下手中的活,嗵嗵嗵跑上了木樓梯。江纖塵拉著女友凍得通紅的手:“你來!你來!”他笑著拉開窗子,細細的軟綿綿的雪就飄進了屋子,茱迪嫣然一笑,清涼的空氣和濕潤的雪花向爐火致敬,他們伏在窗前一起看著弄堂里來往的黑雨傘,和小孩子歡呼雀躍的樣子,內心都為這純凈的氣氛所感染,她突然有點遺憾:“咱們有個孩子多好!”

    他們都覺得這個新年珍貴無比,于這個國家,于他們個人,都是不死的希望。

    沈文韜略有點懷疑,只是趙正楊一直很堅定地說他太太是被冤枉的,又被嚇到了,故而沒有說話。既然趙正楊很維護他的妻子,沈文韜想信任也好隱瞞也好,趙正楊有一點沒說錯,到了香港就是沒開戰的上海,很多事情就不可能再繼續了。

    江書恂一直延續著在獄中的沉默,這份沉默免掉了沈家夫婦替她圓謊時的漏洞,也因此多挨了日本憲兵的幾個耳光。她原以為自己會是機智勇敢的,當徐良打來電話求助時她不曾猶豫,面對兩位同志受傷她也不曾慌張,甚至在手握唯一的密碼本又擺脫不了日本追兵時她也不曾絕望。直到密碼本轉移到茱迪手中,江書恂在轉身迎向日本人抓捕的那一刻,她都以為自己是英勇的。可直到被投入黑暗、冰冷的監獄,當她單獨一人被置身于日本人的審訊中時,江書恂的沉默不僅是為了防止多說多錯的計謀,更是無所措的應激反應,她甚至空前地感受到了死的恐懼,在日本人帶她去刑訊室親眼目睹殘酷的刑罰后,江書恂的情緒一度出現崩潰。她親眼見幾天前有過一面之緣的兩位朋友被拷打得不成人形,雖然知道只要茱迪沒有出現就肯定沒被抓住把柄,也清楚地明白姑姑姑父和丈夫一定在外面為自己活動,可這份恐懼直到趙正楊帶她離開監獄后都不能終止。

    鄉下的風很大,刮得她耳膜痛,那種逃跑時上氣不接下氣、肺部充血的溺亡感再度出現了。趙正楊看妻子總是捂著耳朵,急忙搓熱了手替她揉了揉,輕聲問:“現在還痛么?”他看到妻子望著自己的眼,那溫柔好看的眼中含著驚惶的淚,趙正楊愧疚地說:“對不住,害你在這里委屈了許多天。”他想,什么都不要問,即使心中明白妻子的被抓絕不會誤會,可只要她愿意回家,愿意和自己去香港,他們的噩夢就會結束了。他愧疚的是,為什么要因為林文漪的事逼妻子走上這條路,卻始終不敢承認他們夫妻是不一樣的人,也不敢相信早在年頭的那一槍中,他們夫妻的道路可能就被打散了。

    “閉上眼睡一會。”趙正楊輕輕握著妻子的手,用駝絨的長圍巾輕輕裹在妻子頭上,叫她依偎著自己先睡一會兒,馬上就到家了。江書恂卻不敢睡,她一閉上眼就是刑訊室中殘酷的景象。徐良說這兩位同志是帶著電臺和密碼本從蘇州轉移而來的,幸好密碼本到了茱迪手中,這才沒有全軍覆沒。我是懦夫嗎?她想問丈夫,她甚至恐懼自己是不是會挨不過一頓打就把一切都說出去。都是沉默,目的卻大不一樣。

    只有郭媽最是喜氣洋洋的,她一直惦記著這家別給人霸占了去,即使定好了初一早上的船票,但趕早不趕晚,灑掃庭除的規矩不能破,過年前的事她一樣不落地認真執行著。劉太太說劉先生這幾日能自己吃飯了,心情也舒展許多,又不舍又替趙家夫婦高興地招呼著:“大媽,咱們什么時候還能再見?”郭媽很高興的聲音:“咳,說不定年底日本人一走,咱們就回來了。”她絲毫也不用顧忌林文漪的事了。

    江書恂看到那四張船票,難免又想到陳之恒,但也只是一閃而過,反倒是趙正楊的言談舉止間多了很多不耐煩,但不耐煩后又會很懊惱地道歉。江書恂知道丈夫因為難以持節中庸而痛苦,林文漪雖然也不對,可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受害者,這么簡單地拋棄她,其實也是罪過。可江書恂雖然體諒丈夫的苦惱,卻依然沒松口——她生了病進了監獄挨了打,這都是代價,林文漪也不可坐享其成。不過江書恂還是稍微給丈夫開了脫,他們從學堂回來前開了次家庭會議,沈文韜要求林文漪以后帶著孩子在學堂生活,這樣就算他們再回上海,林文漪也少點折騰的可能。這要求未免嚴苛乃至不近人情,趙正楊不愿答應,沈文韜卻因為江書恂受過太多折磨而痛恨趙正楊的三心二意,非要趙正楊答應不可,翁婿二人便暗暗較勁。最后江書恂表示,趙家和孩子之間的血緣關系沒有必要因大人間的矛盾就此割裂,只要先生心中有數,她尊重趙家人的安排。沈雅琦使了幾次眼色,沈文韜才把依然不同意的話咽了下去。

    林文漪來家里鬧了好幾次,可趙正楊知道她比妻子會活得多,這是指對自我生命的態度。林文漪是竭盡所能地讓自己活下來,和江書恂大不相同。雖然多虧自己的周旋和沈文韜的抗議,江書恂免掉嚴刑拷打,可趙正楊接她出來時看到她面頰紅腫,知道免不了挨了幾個耳光。要是放到林文漪身上,她首先不會為了別人的事挨耳光,其次就算是自己的錯也會哭天搶地以示不公,趙正楊太害怕他的太太會殺身成仁舍生取義。

    “我去了醫院一趟,給默秋拿了點藥。”

    “你、你的朋友打了電話過來。”

    趙正楊替妻子拿了外套和手袋,很自覺地抱著囡囡上了樓,他聽不見妻子說電話的聲音,只看到她默片似的動作,偶爾還有嘆息、愧疚的神情,趙正楊知道這是哪個朋友。

    自從回到上海,江書恂忙著交接工作、整理行裝,一直沒再去找過徐良,又或者是愧疚,因為內心那一瞬的動搖。徐良也沒主動聯系過江書恂,因為愧疚也因為后怕。后來江書恂要離開上海的消息還是通過董竹君傳遞過來,徐良淡淡的失落后反而松了口氣,他確實是后悔當初把江書恂牽扯進來。只是難免多嘴,開玩笑似的提醒江書恂,即便是到了香港,也不能再被趙正楊的避世主義影響到了。江書恂倒不在意,她說家里這幾日日本人的來訪、電話不斷,半邀請半要挾,都是想請趙正楊留下為他們所用,可都被他嚴詞拒絕了。

    “先生對現實的態度確實是悲觀的,可如今上海的結局也不過如此,從這一點上而言,他的悲觀又錯在哪里?當然,我知道您的意思,只是一來本性根深蒂固,二則凡事都需要過程,首先是我自己日后盡量少避免受他無意義悲哀的影響。”

    徐良也承認,趙正楊看待世事的態度雖然冷漠疏遠,可時局證明他的先驗與正確,這點毋庸置疑。江書恂說她其實是愧疚的,沒想到自己依然避免不了逃兵的結局,就像上海這座城,經歷了如此漫長痛苦的戰斗,最終還是失守了。

    “說實在話,我其實很害怕先生的悲觀,雖然到底是循環的宿命的悲觀還是對人世的冷靜的察覺,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著自己對待人世的態度,不必過多在意他人的想法,我恐懼的是他的正確。即使表面看起來我離開上海了避免去做亡國奴,可我常常覺得自己墜入了一種不知如何表達的境地,或許我雖然說要避免這種無用的悲觀,然而內心不免接受先生的論斷的影響,想到租界或許遲早是不保的,香港又能清白幾天呢?徐先生,說不定沒有幾日我們又會相見。”

    趙正楊見妻子久久沒有說完電話,忽然有些心驚,他少有地大聲喊著:“太太,你快點來收拾東西!”江書恂只好匆匆擱下電話,最后似是安慰又似是自憐:“我不該說這些灰心喪氣的話給自己的出走安一個偉大的理由,我的離開是純粹的家庭緣故。徐先生,我……我其實也很懦弱,可我希望咱們再見的時候是一個光明的結局。”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