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二章(4)

    第二章(4)

    作者:丁也林    



    打完水回來,江家晚飯的氛圍就變得異常沉默。江書恂一回家就抱著孩子上樓換衣服,Eric也沒好臉色,匆匆吃了兩口飯不顧郭媽和茱迪的挽留,執意帶著阮芳草就回去了。郭媽有心勸兩句,看江書恂眉頭皺得老高,話又咽了回去。幸好桌上還有個醉得愁腸百結的鄭逸華要人勸慰,不然死氣沉沉的怎么算團圓飯?

    鄭逸華就一直醉著,掉了幾滴眼淚伏在桌上就沉沉睡去了。郭媽拿了火盆和紙錢,讓江家姐弟磕頭燒了紙,單獨給白家人燒紙時,老太太突然忍不住掉了眼淚。冬至前江懷南來了電話,說他突然很想念兒女,能不能請他們都會來一趟。江家姐弟現在的情況,肯定是回不去的,江纖塵想想覺得父親的話有些征兆,暗中打電話給母親,才知道父親的身體這幾日越發消瘦。家里情況糟糕,江書恂有心和弟弟回家一趟,可畢竟人在異鄉身不由己,她思考半天,只好先賣掉兩套首飾湊了些錢寄回家,還說這是趙正楊給的,讓爸爸開心開心。

    內憂外患這四個字徘徊在江書恂腦海中,郭媽的眼淚更攪得她心亂紛紛的,便轉身去廚房收拾碗筷了。茱迪聽到廚房隱隱的啜泣聲,硬著頭皮勸了大媽兩句,說江醫生就是這樣敏感內向的性格,怪她和纖塵不掙錢不能養家,增加了江醫生的壓力。郭媽不是不講理,江書恂一哭她就心疼:“我誰都不怪,我只是著急。她以前和趙正楊就是這樣,好好說著話就不理人,現在變成艾院長了也不改改脾氣。人不能總這樣的,有一天我不在了,誰幫著她呢?”

    夾著雪花的夜風分外凄涼,凍得人手腳冰涼。江書恂從樓上拿了圍巾給小咪裹好,囡囡已經臉龐紅紅地睡去了。她摸摸女兒的臉,真不知道怎么心疼這個可憐的小東西才好,忽然想,很多年來大媽對自己的照顧是不是也是如此萬分的心疼?她知道不該惹大媽生氣落淚,可Eric未免強橫了點,他說結婚就要結婚,說離開上海就要立刻走,不過反駁了句趙正楊不會如此,便惹得Eric立刻翻了臉。唉,江書恂也知道自己錯了,Eric畢竟是老師,又明知道他最妒恨的不是吳霜威,反而是趙正楊,自己不該太賭氣了。

    家家門口有熄掉的紙錢,江纖塵讓姐姐別送了,江書恂應著,卻堅持把他們送到了弄堂口。江纖塵忽然說:“大姐,你要是真的不喜歡艾院長,咱們就不和他太親近。”除了沈雅琦,江纖塵也對江書恂和Eric關系不是很支持——Eric說話做事太強勢,有時候難免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以往他是師長的身份,但現在要接受這樣平輩的家庭成員,上過兩年大學、講究人權平等和自由的江纖塵也是不習慣的。

    茱迪拉拉男友,從來都是勸和不勸離,況且Eric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哪能把人家的好處一棍子打死呢?再說人都有私心,她可不愿江纖塵做兩份工那么辛苦,有Eric幫襯著,大家不都輕松些么?江書恂流了一會眼淚,想想覺得自己過分敏感自尊的性格也不大好,Eric并沒有別的意思,何況他等了這些年,有理由著急。救國救亡是中國人的職責,她也不該強加到Eric頭上,要不是為了自己,他不會留在中國的。

    “唉,我就是恨我自己,我當初好好學經濟,也不至于在上海掙不到什么錢!”

    “不讀就不讀了,你也不喜歡。人不能過自己喜歡的日子,活著也沒什么意思。”

    江纖塵緊緊握著大姐的手,她總是在體諒別人的難處,可家里有人關照過她心里的苦呢?教書的王先生夾著教案匆匆進了弄堂,江書恂擦了淚,話題就此打住了。王先生中等個頭,滿臉愁容,他看到江書恂客客氣氣地打了個招呼,說自己下學晚了,這時候才回來吃飯。

    “有什么法子呢,薪資拖欠,可我也不能拖欠學生的功課。”

    江書恂點頭道:“時日維艱,可是再堅持堅持吧,日子不會總這樣的。”

    王先生看到江纖塵,疲憊的面龐忽然有了活力:“江先生,前些日子你們在學校表演的話劇我也看到了,師生們都很振奮,相信現在的圍困都是暫時的,咱們不能屈服。”

    茱迪催男友快走,不然要雪就大了。江纖塵遠遠望著姐姐和王先生邊走邊說話的背影,想到一年多的時間他完全改掉了對姐姐的印象,以前他覺得姐姐高傲不可親近,是爸爸最嬌慣的女兒,現在才知道大姐有太多可憐又可悲的地方。起先為了完成爸爸的心愿,大姐被哄騙著犧牲掉和吳霜威的愛情,然后好不容易擺脫了和趙正楊的婚姻,她從表面上是獲得了獨立,可是真的能把握自己的命運了嗎?如今和Eric交往,除了Eric的真心難以推辭,也難說沒有為這個家考慮的因素。

    好的不靈壞的靈,江書恂半夜被嗓子疼醒了,再一摸身邊的囡囡,孩子渾身滾燙地打著寒戰,還是發燒。郭媽白天勞累很了,江書恂不舍得再驚醒她,悄悄下床想倒杯水給孩子吃退燒藥。可摸了下暖水瓶不由地嘆了口氣,忘記郭媽晚上洗尿片把熱水全用完了。

    “爐子上還封著一壺水。”

    郭媽披著小褂坐起身,老年人睡眠淺,聽到動靜早就醒了。她心疼地抱著渾身打顫直哼哼的囡囡,摸了半天摸到湯婆子,拆掉外面裹著的布塞到囡囡懷里,輕輕地哄著:“我可憐可憐的囡囡啊,家里都沒有照顧你。”江書恂從樓下灌了熱水上樓,好像每一步踩在木質樓梯上,樓上的電燈都跟著輕輕晃一下,她委屈又難受:“是我沒照顧好囡囡。”郭媽喂孩子吃了藥,讓她也吃點感冒藥,嗓子都成什么樣了:“你幾時過過這種苦日子,哪里怪得著你。”又說怪的不是江書恂,他們江家人是有氣節有愛國心的,即使老爺在這兒,也是支持江書恂去做救治百姓的事。

    “那我怪的是什么?唉,唉……”郭媽搖搖頭,是世道么?還是怪的沒錢?不知道,只是萬分留戀過去的生活:“書恂,咱們如果還是過去的日子多好!你的命可真苦。”江書恂苦笑著,誰不知道過去的日子好,不愁錢不愁打仗,和趙正楊的關系好不好都不妨礙她悠游自在做自己最喜歡的職業,誰也擔心不到氣節這么縹緲的事——連隔壁的劉太太都那么可愛。

    江書恂讓郭媽別再提過去的事情了,日子要往未來想。

    “艾院長……唉,怎么說呢?我不該太著急。書恂,我不知道怎么勸你,但我知道絕不能逼著你,已經有了很大的教訓不是么?我就是后悔,那時候我要是攔著老爺多好,你就不會來這個鬼地方了,你等吳霜威五年、十年,你等他一輩子,勝過困在這里的日子十幾倍,你除了離婚了別的什么都沒得到,我每天想到是我沒攔著你,是我沒對你負責,我的心里怎么能舒服?”

    “我也怪艾院長,如果不是他攔著不肯你說出吳霜威的身份,趙正楊怎么至于那么生氣……”郭媽絮絮叨叨把說過很多遍的話重說了一遍,江書恂起先也怨過Eric,無論是吳霜威的出走還是趙正楊的背叛,他都是導火索;可冷靜后再想,如果不是已經沉積了許多的易燃物,又怎么會燒得起來?吳霜威倒也罷了,和趙正楊的矛盾錯的還不是他們自己?要是早點服軟,別太驕傲,是不是就能勸得趙正楊有轉機了?也未嘗不是。至少頭兩天叫大媽三天兩頭掉眼淚的冷漠日子是完全沒有必要的,趙正楊其實不是太壞的人,就是太驕傲又有點自私。她忽然想到那個花壇,想到“自己的園地”,屋外的雪就大了,雪怕丑,夜里下的雪不會小。那片曾經人人期盼的姹紫嫣紅還未萌發就死了,死在戰爭的時局下,也死在她和趙正楊的性格缺陷下。

    “不全怪Eric,今天晚上也是我先發脾氣的。”

    郭媽沉默了許久,又緩緩搖搖頭:“不全是你的問題。艾院長一直都是不容人商量的性格,書恂,其實你要是真的跟他結婚,我也擔心你的性格適應不了,我怕他會欺負你,我已經怕夠了……”

    江書恂后來想到艾太太在世時的許多事,那時候艾太太已經病入膏肓了,無論服藥還是治療都是痛苦的事,可不管艾太太怎樣哀求,Eric都會毫不猶豫地拒絕,用各種方式強迫妻子治病。江書恂一直以為這是丈夫的愛的表現,現在想起來其實那時候的艾太太有多痛苦啊!可這能怪Eric么,他不顧一切要挽救妻子的性命,還不是因為深厚的愛情么?這些事江書恂不敢跟郭媽說,她也不愿去想Eric的不好:“大媽,不要這么說,Eric幫了咱們這么多年,沖的是什么你還不清楚么?”郭媽絮絮叨叨地說,這世上哪來那么多全壞的人,只有太多不適合的人,江書恂苦笑道:“怪我難相處,我要是老老實實在家讀個大學嫁個人,也沒這些糟心事。”

    囡囡鬧了半天,藥力起效人也困了,窩在被窩里又睡著了。郭媽拿熱毛巾給孩子擦了汗,有些怪江書恂瞧不起自己:“瞧你說的這個喪氣話,我老太婆在上海待了這些年,報紙看得不少,婦女解放你以為就姑奶奶知道?”江書恂連打了好幾個噴嚏,郭媽又打了熱毛巾給她擦臉,心疼地把她攬在懷里哄著:“我要是有辦法呢,就給你變個十全十美的丈夫,有錢有文化,脾氣好對你好,唉,也不會做漢奸……”最后這話叫兩人都有些唏噓,江書恂自嘲道:“十全十美?咱們做個夢好么?”

    “你弟弟是個壞坯子,和茱迪攪到一塊也就算了,還成天吃咱們喝咱們的……”

    江書恂迷迷瞪瞪的:“小咪多可愛呀,真像個小貓咪。纖塵做的事情很偉大呢,今天教書的王先生還多謝他鼓舞人心,咱們不能總是錢啊錢的……”郭媽沒再說話,黃色的燈光催人睡眠,她做了個大夢,夢到江書恂和吳霜威結婚了,囡囡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又夢到纖塵娶了個文雅的小妻子,生的依舊是活潑強壯的小咪;又夢到沒有打仗,沒有失掉那棟漂亮的屋子,溫暖的春日下草地青青,阿金和劉太太正隔著柵欄逗得Niki活潑地跳著。

    屋外的雪越下越厚,烏漆漆的木窗和溫暖的燈光,映襯著白色分外凄涼。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