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七章(2)

    第七章(2)

    作者:丁也林    



    丁柏青說他當初看到離婚聲明,就隱隱覺得江書恂的態度奇怪,現在才知道哪里不太對。他原以為江書恂是新女性,有很強的革命思維,但事實上如果趙正楊并沒有后來叛國的行為,即便他已經背叛了婚姻,江書恂還是會原諒他的。江書恂苦笑著承認了,說自己壓根不是新女性,否則一開始她也不會在不情愿的情況下和趙正楊結婚的。丁柏青想問既然開始結婚不情愿,為何離婚后又百般不舍,可想到黎默秋說過,江醫生心思細膩性格內向,如陽光一般濃烈的Eric會灼傷她脆弱嬌嫩的花瓣,從這意義上而言,玉蘭花兒是在春天晦暗、陰冷的傍晚才最美麗的。這其實還是主觀臆斷,他們哪知道過去的吳霜威就是太陽一樣耀眼的人,犯不著現在就為江書恂和Eric的婚姻唱悲歌。

    囡囡和Daniel比賽誰先把媽媽接回來,身高腿長的Daniel想讓著妹子,結果不小心絆倒了囡囡,倆人雙雙摔了個狗啃泥。囡囡也不哭,和Daniel互相攙扶著站起來,笑嘻嘻地沖到江書恂面前,迫不及待地把手中的皇冠給媽媽看。郭媽在廚房忙著,聽到聲響也跑了出來,笑罵道:“你媽媽又不會丟!著什么急?”

    江書恂把女兒抱著坐到膝蓋上,讓女兒替自己戴上了皇冠,又瞧著小姑娘越長越秀氣的面龐有點發呆。她想到五月的那場暴雨,他們在那天撿到囡囡回家,她又想到趙正楊說的人生的渡船已經顛覆了一艘,他再也不舍得顛覆丟掉了。可老天爺才不給他們矯情的機會,丟掉一艘舊的,生活也沒真的因此沉淪,她回過頭去想當時的生活,越想越悵惘——只幸好女兒越發秀氣,細長蒙眬的眼睛已經有了顧盼生姿的神態。江書恂總覺得孩子有莫名的熟悉,她一直歸為與囡囡的緣分,也因為囡囡秀美的眼睛繼承了生父的倔強,她一抿嘴更和那個拋棄妻女毅然上戰場的青年一模一樣,她的眼神缺少叫江書恂熟悉的黎默秋式的嫵媚與哀愁。

    囡囡把皇冠戴到媽媽頭上,江書恂笑著問Daniel:“好漂亮的皇冠,是你送給妹妹的么?”Daniel一頭蓬蓬的黑發,大眼睛里含著羞澀的笑,他搖頭道:“不是,是老師獎勵妹妹的。”

    “那是咱們囡囡默寫又得了滿分,老師獎勵的?”

    “不是,我們有合唱隊,妹妹給我們彈琴!”Daniel中國話說得還不順暢,又生怕郭媽搶著告訴Madame了,激動得結結巴巴手舞足蹈,逗得囡囡撲在江書恂懷中啞啞地笑了。

    “那你么?你參加了合唱隊么?”

    “我會唱《送別》!”

    雖然留在中國的日耳曼人沒有如此強烈的種族主義思想,但Daniel卻執意不肯去德國學校, Eric只好送孩子去美國教會學校上學,這樣一來語言就亂了。囡囡是小啞巴不會講話,Daniel一著急就不知道到底說中文好德文好還是說英文了。不過幸好他說什么囡囡都喜歡,囡囡比劃什么他也第一個理解,倒是天生一對。連郭媽也說,以前都只有別的小孩討好囡囡的份,她家小小姐什么時候主動喜歡過別人?

    江書恂取下皇冠給女兒戴好,又叫她跟Daniel站在一起叫自己好好看看。小姑娘的頭發因為上學也重新剪成短短的鮑勃頭,她和Daniel穿的一樣的淺色立領小褂和黑色小牛皮鞋。郭媽扯了同樣的藏青布料,女孩做的背帶裙,男孩做的背帶褲,郭媽給小女孩蹭臟的白襪子擦干凈,又笑著罵道:“真不講究,才做的新衣服就摔跤!”可她看著兩個孩子手牽手的漂亮模樣,心里忍不住的喜歡:“咱們囡囡以后就跟丹尼結婚!我可沒見過比這更漂亮的小子了!這叫什么詞兒來著的?兩小無猜!”茱迪今天沒去劇藝社,她開玩笑說:“不行不行,我家小咪也喜歡Daniel,囡囡得讓著妹妹!”

    囡囡年紀尚小,懵懵懂懂不明白,Daniel已經知道結婚的意思,見大人笑得曖昧,害羞得直往郭媽背后躲。江書恂扶著他的下巴,硬要他回答:“囡囡和小咪,你想和哪個妹妹在一起?”Daniel不好意思說想要囡囡,但他又不忍心拂了Madame的好意,也猜不透她的心思,猶豫半天低聲說:“I……I just wish you were my mommy……”郭媽聽不懂,但是茱迪和江書恂都聽懂了,這個回答叫大人有些始料未及。

    家里人是喜歡Daniel的,但肯定更寵愛囡囡,這個聰明伶俐可愛漂亮的小女孩是江家第一個孩子,甚至連小咪的寵愛都比不上姐姐,更不用說Daniel了。沈雅琦臨走前特意囑咐江書恂,她是孩子的媽,必須要對Daniel親熱。江書恂答應是答應了,可Daniel是男孩,她就是沒法做到相對女兒那樣親。她又以為男孩子感情粗獷,沒想到Daniel心思如此細膩,一直背負著沉重的心理負擔。

    茱迪輕聲說:“你也多陪陪Daniel,他怪可憐的。”江書恂有點兒心酸,想即使根本沒有半點故意刻薄孩子的想法,但確實也沒考慮過他幼年家中即遭此巨變又孤身一人流落異鄉,他能被Eric收養,也是自己努力爭取的機會,活在這個家中本就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了,自己對兩個孩子再有點厚此薄彼,孩子今天這么委屈也是被壓抑太久了。江書恂想想,把小男孩也抱緊懷中,愧疚地答應道:“Daniel,你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別總擔心家里人不喜歡。我是你媽,永遠不會變,發生什么事都不會變的。”

    “原以為他是個男子漢,沒想到還是個小女孩。”

    Eric認為男孩不應該哭哭啼啼的,更不應該纏著媽媽。他叫囡囡k?tzchen、perle,那是因為囡囡是女兒,要嬌慣著疼惜著,Daniel哪能長成哭哭啼啼的男人!江書恂不置可否地笑笑,輕輕拍了拍他的背脊:“半個小時了,勇士您終于可以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了。”

    結婚前夜,Eric在雨水里沒看清路,結結實實摔了個跤把腰閃了,這以后傷就沒好透。今晚回來時囡囡高興得發人來瘋,一下子撞到Eric傷痛處,疼得他當時就僵住,幸好司機還沒走,和阮芳草把他架上了樓,江書恂又給他涂了很長時間的紅花油,他這才覺得渾身的肌肉稍微放松下來,也能說得出話了。

    閃了腰這件事讓Eric對年輕的妻子充滿愧疚,最直接的是自己扶著腰苦著臉辦完了結婚儀式,沒給妻子一個好兆頭。其次就是害怕自己的衰老,以后的婚姻生活帶給江書恂的很可能不是幸福而是累贅。因此面對沈雅琦和江纖塵很直接的不信任和執意的神情,Eric不敢怪人家不關心自己,反而惴惴不安恨害怕江書恂對自己也失去了信心。

    后來沈雅琦有點怪她結婚太草率,江書恂知道姑姑不是嫌貧愛富的人,只是借Eric受傷的事表達一直以來的不滿。但江書恂說,Eric對江家人情誼不淺,若是他身強力建,自己當然可以再考慮,可正因為他受了傷,自己于情義上而言是不能拖延的。沈雅琦能說什么呢?侄女說的都對,真可惜事情沒攤在別人頭上。

    江書恂識破了Eric自怨自艾的心,她確實不忍心自私地把身體不好了的Eric拋開,便開玩笑說Eric老了老了有好處,脾氣沒那么大,自己還過得舒心些。Eric便愈發愧疚,說以前性格太霸道,以后絕不會再動手,江書恂笑道:“那等您先能翻身了再說這話,小心身體好了,說話又不算數。”Eric伏在床上正不能動彈,聽了江書恂揶揄的話,笑得把頭埋進了被子,眼睛卻有點濕,為過去的行為后悔。

    郭媽也贊同江書恂的選擇,說做人首先要有情有義有良知,但老太太又擔心另一件事,之前她堅決地催江書恂要有自己的孩子,可如今是生還是不生呢?就怕到時候自己老了,Eric也不是年輕人,剩下江書恂一個人難以支撐一大家;可是除非叫Daniel入贅,不然她又擔心以后沒人給江書恂養老。郭媽嘆息著說,說到底還是因為Eric年紀的讓她無法信任,擔心以后家庭的擔子全落到江書恂肩頭上。

    江書恂知道大媽永遠最愛自己,可懷孕這件事也是她不能控制的。以前和吳霜威因為沒有正式結婚,兩個人總是小心翼翼地害怕懷孕。后來和趙正楊的夫妻關系緊張,好不容易緩和了,也沒好過幾個月,沒有孩子也正常。她甚至后來慶幸過沒孩子,否則自己這么猶豫的性格恐怕也難舍得離開。但是今年年一過,從來都覺得自己尚且年輕著的江書恂有了年齡的而緊迫感,再加上Eric總有意無意地提兒子的事,她產生了深深的不安,感到很嚴重的問題一直被自己大意了。她去醫院做檢查,果然問題出在自己身上,西醫建議打激素治療,可是打了兩回針,當月月經洶涌而來不能停止,嚇得她再也不敢打了,只好在茱迪的建議下正兒八經地喝起了中藥。Eric雖然并不相信中醫,但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是在家中彌漫著的中藥苦澀味中假裝不在意地勸江書恂不要太緊張,要慢慢來。可今天的事讓Eric徹底明白了自己的衰老,他算算年齡,等孩子長大了,他也快七十了,到時候他忍心讓江書恂既要操勞自己的健康,也要操勞孩子的事么?郭媽端了中藥上來,看到Eric依然不能動彈,猶豫地嘆了口氣。Eric伏在被子里想了很久,終于下定決心說:“書恂,你別再喝中藥了。家里的孩子也不少,既然Daniel這么喜歡囡囡,等他們長大結婚了,咱們讓孩子就在家里住著別走,不就行了么?”

    男人在家庭生活中的思維果然簡單又直接,江書恂想萬一Daniel和囡囡長大了各有別的喜歡的人了呢?萬一他們長大了不想留在中國了呢?她小時候也和別的男孩好過,也從沒想過會離開青島。生活有無數的可能,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永遠別再為別人活著了。

    “要聽點音樂么?”

    Eric聽著巴赫的小步舞曲,扶著腰可惜地說:“咱們好久沒跳舞了。”江書恂就著音樂喝完中藥,苦得皺起了眉頭,急忙漱了口,感到中藥的苦味始終纏繞在嗓子眼里去不掉,又剝了塊橙子咬在嘴里,含糊地說:“不能跳了也好,省得別的太太成天跟我告狀。”Eric跟趙正楊不同,他熱愛交誼,也跟吳霜威不同,少了那份目不斜視的假正經。江書恂知道他能跟Martina好,身邊也不會缺別的女人,這些年真的假的她都聽說過,但都是過去的事,她不會操這份閑心去生氣。不過年初他們已經同居,Eric居然還沒收起性子,有些不懷好意的話傳到江書恂耳中,她難免有點生氣。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