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九章(1)

    第九章(1)

    作者:丁也林    



    趙正楊不明白為何江書恂非但沒有勃然大怒,反而是含淚離去的。

    問題出在“一說便俗”上。

    江書恂起先確實是憤恨惱火的,即便早就知道了趙正楊說的“蘇武”不過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欲望,但趙正楊既然已經卸職了,江書恂便好心地暗暗期盼他能離這潭渾水越遠越好。可沒想到形勢急轉直下,眼見他陡然變了個人似的,竟然為了私利主動向汪精衛投誠,江書恂便有了種眼睜睜望著趙正楊走向不歸路的濃重的悲哀。

    更重要的是這也印證了丁柏青的推測,早在江書恂略帶欣喜地告訴他趙正楊被免職,且有可能避免繼續被卷入政治漩渦中一事時,是丁柏青憂慮地稱現在高興還為之過早。當時丁柏青便說了,說日本人費了很大的心思把趙正楊架到這樣的位置,想必是充分了解過趙正楊的性情的,怎能因他一兩次的桀驁不馴就放棄這樣的人物?只怕免職只是個警告。丁柏青當時想說即便放棄,恐怕是寧殺勿放,但怕女醫生掉眼淚便沒說出口,但江書恂也揣摩到意思了。如今她仔細想趙正楊的語調,什么“官樣文章”、什么“一說便俗”,再看他愁苦自嘲的笑,江書恂便知道趙正楊怕是得到了什么警報,倘若他不以十倍的積極去討好日本人,那一槍的余威還在呢!可再想到許一豐的話,他不愿待在趙家,是恨趙正楊的失節,是不愿自己也失了節,更重要的是,他想早點和舅舅斷絕關系,倘有一天上海被收復了,也不會因趙正楊的結局傷心了。

    江書恂哭的是趙正楊曾說過的持節中庸,她知道不管當時的趙正楊如何的個人主義與自私,但絕不會有做漢奸的心。趙正楊不愿走,不是要做漢奸,只是不想卷入無謂的狂熱中,他對中國失敗的前景的判斷,何嘗不是正確的呢?可他也僅僅是內心有著深刻的彌漫的悲哀,倘若不是遭到了生命的威脅,僅從“中庸”的角度而言,他都不會邁出這一步的。正如他之前對偽政府命令的敷衍了事,又一直叮囑自己千萬要保持立場的獨立,現在又能冒著風險幫沈雅琦的忙,難說沒有留條后路的想法,可江書恂更能體味出一種無奈的后悔,趙正楊未嘗不后悔現在的選擇,無奈的又是絕無法回頭。江書恂回過頭想得知他被免職時自己的慶幸,諷刺的心酸愈發濃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江書恂跟沈雅琦通電話時沒再生氣,只說當時應該找丁柏青的,這樣風險小些。

    “咳,不要說丁處長了,其實我連正楊也不愿找的。”

    江書恂不由地追問是誰提的這個餿主意,沈雅琦堅持不說,她也就不再問了:“日本人也好,國民黨也好,共產黨也罷,咱們還是離遠些吧!”可說完便知是不可能的。

    “還能回法國么?”

    沈雅琦一直默默地苦笑著,這時才回道:“歐洲也快打仗了。”

    “那去美國吧!”

    沈雅琦沒有答應,江書恂不明白人老了的恐懼。

    代馬依風、狐死首丘,江書恂想逃是因為她珍重自己的生命,是丁柏青所說的“生”的問題,可沈雅琦夫婦回到中國就是為了落葉歸根,他們的初衷是為了死。在暮年背井離鄉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江書恂這樣的年紀還有機會回來,可他們沒有了,因此不消說美國,沈家夫婦是連法國也不愿回的。這也并非江書恂第一回萌生逃的念頭,她從來就不是英雄,沒有愈挫愈勇的精神,她越明白這人世的荒謬便越恐懼地想逃離。沈雅琦并不阻攔侄女離開,甚至早在上海開戰前她就一直傾向于趙家夫婦逃生,可過去的事沒必要再提了。沈雅琦只是提醒江書恂說,參加朱惺公葬禮的時候代他們夫婦獻一束花。

    汪精衛抵滬后不久,朱惺公便在盤湯弄的寓所門前遇刺身亡。距1939年的元旦慈善晚會不過短短的大半年辰光,暗殺已經成為上海這座城市的日常和生存基調。本來新年過后公共租界有意整頓環境,關閉了大西路與哥倫比亞路上的偽警察分所,也確實對日本特務和偽警察的暗殺行為起到了震懾作用。然而2月起,軍統特工便展開了一系列對偽政府官員和漢奸的暗殺行動,這包括了對偽社會局局長朱錦濤、由日本控制的報刊審查局顧問錢華、南經財政部顧問周紀棠、南市偽水警局警長高鴻藻等人的暗殺,這一系列的恐怖在3月初由軍統上海局局長王天木策劃的對維新政府外交部部長陳箓的暗殺中達到了白熱化。而自從汪精衛于8月在上海召開了國民黨第六次大會,法租界的亞爾培路、公共租界的威海衛路都光明正大地成立了漢奸招募中心,漢奸們有恃無恐,而軍統特務則“以眼還眼”,同樣開始了對對投敵的偽政府官員、漢奸展開了暗殺。租界內還勉強可以維持和平,而被維新偽政府把持的滬西則因偽警察和76號的存在,已完全成為了犯罪狂歡的一片歹土。

    朱惺公的遇刺身亡讓丁柏青極為悲痛,一直撐到葬禮過后,他的情緒才稍稍得到了平息。江書恂請他節哀,丁柏青卻說自己其實已經想明白了。最初得到老友遇刺身亡的消息,他的心中自然是悲傷憤慨的,但這幾日他徹夜難眠,眼前總想著朱惺公生前的種種言行。朱惺公前幾次遇刺后他不是沒勸過,最嚴重的一次是他收到了特務的子彈恐嚇信,丁柏青慌忙感到了老友的寓所,以為他是需要自己派人保護,哪知道他坦然地說連自挽聯都寫好了,自那時起他便明白老友寧折不彎、以死明志的志向了。江書恂問是不是靈堂掛的那副“懦夫畏死終須死;志士求仁幾得仁”,丁柏青點頭道:“他確實是求仁得仁了。”

    “哪怕明知道是憾不動這時局半分毫的么?”

    “可活著呢?對松廬來說,要他妥協的活還不如死了。”

    七月的時候,李士群手底下的“行動總隊”的特務甚至沖進報館槍殺了好幾名排版工人,報館進入了緊張的戒備狀態,朱惺公也提高警惕,上下班必有人暗中護衛才出門。因此為何他這次會魯莽地孤身出門,沒有人說得清。丁柏青說這幾日他也為此痛心疾首,可后來想世上有那么多巧得令人心痛的事,都是不會有答案的,想多了又有什么裨益呢?他改為思索生與死了,丁柏青說對生與死的思考也是他始終無法舍棄思考的問題,南京失守后哥哥的引咎辭職進而隱退,自己也明升實貶從重慶來到上海,他一度也陷入極灰暗的情緒中。用魯迅的話說,他愛國也好不愛國也好,都不過是“奉將令”的行為,不過這一年多的時間中他游走于多方勢力卻始終不為人所忌憚,丁柏青問道:“您知道為什么呢?”江書恂不全是奉承:“您為愛國社團所做的種種努力,已經贏得了大家的愛戴。”丁柏青擺手道:“都是本分工作,更何況這可不會讓日本人愛戴我。”江書恂有心追問他與日本人的關系,但知道既然是丁柏青主動剎住了話題,問他也是徒勞,便任由話題又扯了回來。

    “我們依舊說說生死吧!除了葬禮,還有什么地方可以毫無忌諱地談論這個話題呢?”

    丁柏青說直到到了松廬的葬禮,他才知道自己活錯了,把生活成了死的氣味。什么是死亡呢?它與死亡作為一枚硬幣的正反面,它們永不相見卻無法擺脫對方,任何一方的消失都將使其自身失去意義。世人皆怕死,卻不知死其實是生的坐標,倘若沒有以死亡為界限,人類將會在無盡的蹉跎綏中終日彷徨徘徊,茫茫然不知所終,人的生命恰恰是因死亡才有超越的價值的。但荒謬的是,死亡作為生存的坐標,在具有超驗性的同時,又具有對生的有界性的界定,這才是死亡之于生存的悖論。

    “身體的自然死亡是無法避免的,可假如我們談論的是生命的意義呢?”

    江書恂明白丁柏青的意圖,他不僅僅是想向自己重申朱惺公犧牲的意義,丁柏松的隱退、他的貶職,以及來到上海后所見到的種種無希望的跡象,丁柏青恐怕也早就對反抗的意義產生了懷疑。他在這里談生死,恐怕是想改變他自己對反抗意義的質疑,是想重拾生存的“正義性”與“合法性”。江書恂很想說,你太像一個人了,你在談生死時的愁思與趙正楊幾乎一模一樣,只可惜他向生而死,你是向死而生的。

    “可是又該如何用死亡來界定生存的意義呢?”江書恂反問道,她說倘若死亡成為界定生存意義的價值,可這價值本身又如何尋找參照物?假如談的是我們世人的生命的意義,則必然無法以我們自身作為坐標,可一旦超越了我們自身,生命的意義到底是由誰來制定的呢?強權?戰爭?還是理性?呵,在這滿目都是暗殺、無秩序的上海談理性的意義么!

    “只可惜這是個毫無道理的世界,我們以為可以用殺生取以的犧牲去換得生命的意義,但其實只是沒有出路的表現罷了。您說荒謬,荒謬是什么呢?就是我看到了生存的墻壁,明白要尋找生存的意義,可根本上我們賴以存在、證明自身價值的基礎,在這樣的時代或許就是虛無的。饒神父曾叫我要相信天,叫我不要畏懼死,只不過是他是上帝的信徒,他以為世間所有的荒謬、不合理至多到了死,到了死就可以見到上帝,篤信上帝的人不僅可以獲得死后永恒的幸福,上帝的圣光也會消解全部的荒謬與不合理。可我不信,我冒昧地問您一句,您信么?”

    丁柏青答非所問:“您倒是一個無神論者。”江書恂苦笑道:“我什么論者也不是,我只是個世俗的人。死亡作為一個界限,虔誠信仰上帝的人以為即便現世是荒謬的,可總有萬能的上帝判理,并且有來世來鼓勵你別怕死;可不信上帝的人呢?死就是終結,無論是肉體的消亡,還是生存意義的消融。我怕死,我不敢用死來換生存的價值這個真理,因為這就不是一個有理的地方,就算是饒神父,他如此信奉上帝,如今不也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了么?”

    “您這一下子,又把我以為想通的問題又全部打入了地獄。”

    如果這不是在葬禮上,江書恂恐怕就要苦笑出來了:“怎么又怪到我了呢?唉,我又能怪誰?怪饒神父么?如果他還愿意留在上海該多好,不管事情多么危及,他一定是有辦法去解決的,我心里也會有個依靠,騙騙自己說事情恐怕還不至于這么糟糕,也就意味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還有意義。可現在的情勢您也看到了,難民區不保是遲早的事,我就怕……就怕……唉,說出來不怕您笑話,我就怕神父一放手,我的整個心也就散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