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九章(2)

    第九章(2)

    作者:丁也林    



    “南市是你最后的念想么?”

    “不是,從來都不是。以前我沒有什么念想,只想把自己的診所經營好了,多救幾個病人,自己小富即安就好。后來上海一打仗,診所沒了也就算了,我的整個生活全都變了。我不僅僅是說離婚這件事,我去了后方見了那么多傷亡的戰士,才知道自己的無力。我能救一兩個人,可我能就這么多傷員么?就算所有的醫生上陣,可我們哪里堵得住別人的堅船利炮?好,我后來跟著神父來了難民區,好似能真的救助眾生了,我也確實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鼓起勇氣,假裝自己是個革命家一樣為眾生奔波辛苦。可我心中還有個聲音,它叫我清醒清醒,得看清自己依然是沒有大的志向,救一個人和救南市里這批人有什么區別,有一天日本人闖進來依然是一樣的結局。我、我也不是沒有機會去真的救國救亡……可我依然退縮了,我沒資格說難民區是我的念想,這是饒神父的理想,我只是把神父當成自己的精神支柱。”

    丁柏青見江書恂支支吾吾的,知道她想說不能說、也羞于說的是什么,只是他沒想到過去是自己想錯了,竟沒想到這件事是江書恂主動堅決請辭的。他雖不明白江書恂與徐良等人之間到底有過什么故事,但他明白了江書恂的為何如此猶豫、痛苦了。不全是因為怕死,也并不是不愛國,

    “江醫生,我只是不忍心見您總是如此痛苦。您如果真有離開的念頭,不必要為了名節強留在這里。您太不坦蕩了,您留在這里是因為你愛這國,您愛這國,又何必記掛著為它死呢?您何必記掛用什么方式愛國呢?您又何必記掛著為它死得值不值呢?您走吧,您確實該走了,到了這種時刻您總想的都是別讓自己錯,像您這樣的醫生確實就該籠起袖子站得遠遠的吶喊,如果它好,您回來了也是熱血沸騰的;如果它不好,您也不用親眼看著那么多人死去,不用擔心自己沒盡到醫生和愛國者的職責,也不用擔心自己留在淪陷的地方失去名節。走的可不該是纖塵,他可從來都知道該怎么活的!”

    起初丁柏青說出些不客氣的話時,江書恂再怎么寬容溫和,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快的。可逐漸與他交往認識多了,知道一個圓滑的人,叫他說甜蜜的假話最容易,能說出苦口良藥的真話卻是難上加難。丁柏青不說勢利圓滑,但畢竟是官場上的人,明明有些話對別人都在打哈哈,可他偏要對自己毫不客氣地說真話,江書恂半是感謝半也是無奈。

    “如果真的離開中國就能徹底不再被這些苦惱折磨,那倒也算求仁得仁了。”

    “少時兄長教我讀才船山先生,我直到如今處在被日本人包圍的境界中才切身體會到,名教這東西,只適合在同一族群中的成員,離開這個族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都不能算是錯!”

    “送纖塵去美國讀戲劇吧,國內已經沒有戲劇的氛圍了。”

    在江書恂因為“一說便俗”里的真相痛哭離席時,趙正楊似乎說了句與自身無關的話,但其實是在洞悉當今上海格局下對江家姐弟割舍不開的關照。

    劇藝社成為了滬上戲劇界有名的“大劇場”,這不是件好事。國民黨與日本人都在爭取知名社團的話語權,以丁柏青為代表的國民政府官員三不五時就要約談李健吾,提醒社員們藝術的第一要務是愛國。而日本人也軟硬兼施,唱白臉的則請眾人飲酒飲茶,只談風月;唱紅臉的,則是時常在劇場內出現搗亂的流氓,威逼利誘是讓他們別趟愛國的渾水。

    然而后來趙正楊打電話到診所,問江書恂知不知道她弟弟參與了慈善義演的活動。這是劇藝社帶領交誼社等十多個愛國社團進行的一場慈善演出,江纖塵是倡導者之一,而另兩位組織者張菊生、李伯龍。江書恂最早是從趙正楊那里聽說過他們的名字,那時他倆還是左翼社團蟻社的組織者,后來是因為會戰中的義演募捐他們,江書恂才和他們有過幾次正面的接觸。趙正楊的意思是,如今的格局,作為普通人夾在日本人和國民政府間尚且有朝不保夕的危險,江書恂還不趁早攔住她弟弟走向恐怖的深淵。

    這話使江書恂預估出許多不可避免的恐怖結局:“我怎會不知?我可是看到了劉少文的!”話未說完電話便被撂了,趙正楊苦笑,想自己真是尷尬的身份,明明每回下定決心做漢奸了,但是似乎回避不了中國人的立場;可真要堅持中國人的民族操守,實在抱歉,他受不了這苦,他得活著。

    江書恂比他好點,對未來恐懼的沖動過后,中國人的操守她還得有這時候勸弟弟做逃兵的話總開不了口,便先找茱迪談話,問她能不能陪弟弟去美國留學。江書恂想,倘若茱迪都及拒絕,便說明這是真不可取的。哪知茱迪一口就答應了,她說:“您別覺得我一直在哄著纖塵討好他,我不至于為了怕人甩就故意低聲下氣。”江書恂說知道,過去都是誤會,他們相處了這些時日,難道還不知道茱迪的本性么?茱迪便含淚道:“我過去是個自私透了的人,覺得自己的命不好活得辛苦,我也不管別的人。可我認識了纖塵,我覺得自己錯了,全都錯了。這兩年在劇藝社,我跟著大家演得開心,也痛快,這是樁天底下最正確不過的事。我也知道有危險,可我就孤零零一個人,我有什么好怕死的呢?只要能陪著纖塵一道做這些痛快的事,有什么危險我都陪著他,心甘情愿的,這就是我唯一的想法。可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不一樣的是因為小咪,就有了牽掛。想到小咪,江書恂就下定決心,就算是綁著也得把弟弟送走,當初就不該讓他進劇藝社的。過去弟弟罵她縮頭縮尾,她從沒有辯解過,自己若也是孤家寡人,恐怕在診所里被方滔煽動不了幾次就一起走了。走了、下定決心了,她無論死活,也會痛快千百倍,何至于這以后經歷如此多的彷徨痛苦。可他們畢竟都有了家人。江纖塵聽到姐姐讓自己退縮的話,必然是暴跳如雷,奈何女兒跌跌撞撞跑過來抱著他的腿撒嬌,又聽到大姐問他:“你有天大的理由,你都知道應該把小咪放在第一位。”江纖塵辯駁說,世上總有雖百死其猶未悔的事值得人去做,大姐何必把危險看得過重。

    “不是我看得過重,是朱惺公的死叫我心有余悸,你可考慮過小咪的成長?”

    “即便有這危險的后果,我難道會擔心你照應不好小咪么?”

    “可你是從不知道少爹缺媽疼的感受。”

    姐姐的話似一把刀子插進他心里,江纖塵又低頭看到女兒熱烈的眼神。他想到女兒每日跌跌撞撞跑出門以熱烈的眼神望他出門再等他回家,江纖塵的內心再是波瀾壯闊的布爾什維克,也被女兒的眼神軟化成含情脈脈的小布爾喬亞。

    更何況,印象主義的唯美,如何與戰爭下自我救贖的狂熱妥協?

    毫無疑問,江纖塵是炙熱的愛國者,比他性格猶豫、敏感的大姐更堅定。可他沒料到,江家的紳士家庭和一貫的審美趣味是根深蒂固植在心中,使其對藝術之純粹是極為虔誠的。他不可忍受藝術被利用,正如不可忍受愛國情懷被否認。

    起初江纖塵以為劇藝社將會成為自己志向最佳的實現處,他珍重藝術的純粹也為同事們的愛國熱情所感染。僅從藝術的角度而言他更崇拜李健吾的戲劇天才,李健吾所說的“自我不是一個自私的存在,是一切真實可能的集中,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宇宙”曾令他沉醉。可他也知道如今戲劇的任務更重要的還是民眾的愛國心,此刻沉浸在自我的宇宙中確實是一肚子不合時宜,可誰是錯的?劇藝社內對戲劇的功用產生了爭執,同為領導者,于伶、巴人曾經左翼的立場與李健吾始終有著步調上的錯位,其實李健吾并沒有在上次的慈善義演中多露面,而不久后他早年《十三年》等浪漫主義作品遭到愛國青年的“不抗日救亡”的批判時,于伶也并沒有多露面為之辯解。

    在劇藝社中,江纖塵一直是做李健吾的助手,幫助其整理文獻,但他在爭論中也沒有發聲。江纖塵不是懦夫,他只是無法以愛國青年們否定藝術純粹時激烈的口吻去反駁對方的愛國情懷,他被自己的審美和愛國羈絆住了。李健吾卻始終波瀾不驚,他反而支持江纖塵的出國,江纖塵帶著愧疚的淚水表示對自己懦弱的愧疚時,李健吾卻很坦然:“你辯不過他們,因你的內心是矛盾的。”

    他說:“我們時代的漩渦是放不過任何一條奮力掙扎的生命的,誰叫我們處在這樣人神共憤的時代呢?情感比理智旺,熱比冷要容易,正義感比藝術家所需要的平靜的心境重要百倍。”江纖塵痛苦于自己與逃兵相似的行為,李健吾反而更加寬慰:“逃兵?不,你只是脫離這狂熱的悲劇而已,做一個經過系統訓練的劇作家其實比成天空喊口號的‘文章圣手’有用太多了 。我不愿責備我們狂熱的青年作家,因為我無法勸說他們的眼光從國家民族下放到自己。但我也從不懷疑你的道德,你的品行正直,現在尚不需要一定是要你的血肉之軀來面對自己,但我相信你的品性,只是現在尚且沒有到一定要以你的血肉之軀來完成捍衛國家純潔的時刻,然而到了那時候,我也絲毫不懷疑你的義無反顧,死而后已。”

    其實江纖塵在去留間有過猶豫延宕,他想李健吾也是有妻子兒女的,可為何別人可坦然面對可能存在的危險。可江纖塵不知,李健吾既將藝術視為自身的道德,是不畏懼逆流而上;而李健吾也是將愛國視為自身道德的,無論是青年的詆毀與冷落還是潛伏在未來的危險,這對他而言都是個人的歷練。江纖塵既未理解李健吾的藝術觀,便未能學到他的人生觀。

    “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可我最放心不下大姐,我和茱迪一走,家里所有的事都扔到她身上了,她從小都沒吃過這些苦。”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