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二章(3)

    第十二章(3)

    作者:丁也林    



    我離開上海的時候剛剛五歲,媽抱著小安弟,爸抱著我,他們走得很匆忙。婆婆說:“我跟著你們也是累贅,我還得等書恂。”她把玉蘭吊墜塞給爸:“武先生,以后小咪和小安就是你親生的了。”她說要等姑姑回來,可姑姑坐上了去蘇州的火車,一趟讓李士群死在上面的火車,她等不到的。

    上海冬夜的雨真冷,我一直在發燒,迷迷糊糊地哭鬧著要媽抱。我聽到媽在罵我,罵我根本不知道要管全家人的死活,這對五歲的幼童而言實在太苛刻了。有人親了親我,不是媽媽,媽的面霜不是這種味道,我在清香中昏昏睡去。再醒來時,已到了北平。

    我忘記了很多事,小個子的爸爸讓我叫他爸爸,我也叫了。我問媽,咱們一直都是在北平生活著的么?媽說:是的。我又問:可咱們說話的樣子跟別的家不大一樣。媽就不說話了,后來小個子的爸終于想出了理由,說媽是孤兒,他的全家死光了,他們是從南方逃來北平的,自然咱們家說話的樣子和北平的人不一樣。

    北平的春天刮起大風時,我常常在夢里見到一樹一數的玉蘭花,北平也有玉蘭,可是跟我夢里的不一樣。

    我問爸爸:咱們家就沒有別的朋友了么?

    爸就笑著告訴我:沒有,都死了。他說,都是日本人殺掉的。

    那日本人可真壞。我說完這話,就坐到一旁不說話,看著小安弟吃飯。他可真是個會長個子的小男孩,可惜人有些笨拙,從小到大的成績就不太好。

    媽問我:小咪又在想什么?

    我說:我想過去的事,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來了。媽就輕輕摸著我的臉,她的手涂了面霜,可惜不是我做夢時聞見的味道,她說:咱們干嗎想過去的事,咱們想將來的事多好。

    將來是什么?我問

    將來就是以后的事,比如你想上什么學校,你想做什么工作。

    我想做電影明星。

    媽就哭了。我后來乖乖去了天津讀建筑,臨走的時候小安弟很羨慕,可惜他的成績是篤定考不上的。他倒也憨厚,憨憨地說:姊姊,我不想離開你,到時候我去做工人。

    可惜我還是來演戲了。我也終于回到了上海。

    董老板帶我去淮海路上吃飯,她說:“江南的春真美,在菲律賓時,每到四五月份,我就無限懷念草長鶯飛的季節。可等回到上海,我又不忍見到上海的春了,你說,我怎么會想不到江醫生?”她垂淚道:“小咪,我應該果斷點帶你姑姑也一起去菲律賓的。”

    江書恂說,你不要以為我抱有什么崇高的目標。我以前的目標多么崇高,我想的是一個醫生最高的職業操守,卻把自己的家都拆散了;我后來又想的是生存死亡、存在毀滅的高深的哲學命題,可弟弟死了、姑姑姑父也死了,我自己也上不上下不下地吊在了半空中。我只是接受了現實,如今我每一天都活在無法反抗的迷茫中,但我知道這不是我孤獨的問題,是我們身為當代中國人,在戰爭下最無聊且最無可掙扎的生活本質。

    “蘇武……蘇武……”她喃喃自語:“我不想做蘇武,這樣的形象太過懸在空中了。還是李先生說得對,我就當成自我道德的磨煉吧!既然我是最合適的,也是讓李士群不會起疑心的,就像李先生這么印象唯美主義的人,只不過是受人重托而開設了劇藝社,責任到了我的頭上,我現在沒有理由推卸。”

    “更何況,我求他放了纖塵,他都不給我機會。”

    丁柏青承諾,一定安全地把江家送離上海。江書恂說:“此外還有一個要求,不管咱們是生是死,小安你是不可以去認的。”她說:“這是我一生做得最糊涂的事,不過是掩蓋掉罷了,你要是想跟你現在的太太生育,也不是難事。”

    “你去看看黎默秋吧,再看她一眼,讓她知道你活得還不錯,反正一個瘋子也沒有什么再去深一點后悔的意識了。”

    “你還是挺惡毒的。”

    江書恂將馬提尼一飲而盡:“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是哪個混蛋說的屁話?人都要死了,還有什么難聽的話不講出來,豈不是個冤死鬼了?”

    深夜從上海開往蘇州的火車,江書恂凝望著玻璃車窗上自己的影子,她已經很多年沒仔細觀察過自己的面容了。

    李士群輕輕笑道:“江醫生,煩您送我去蘇州了。”

    江書恂也笑:“與有榮焉。”她這么一笑,叫李士群想到了那天穿著雪青色大開肩禮服參加宴會的江書恂。

    “好幾年過去了,您一點沒變。那天我從望遠鏡里看去,看到您跟丁柏青有說有笑的模樣,心里就很嫉妒,想什么時候您能坐在我的身邊,一樣地說笑呢?”

    李士群叫警衛拿來兩杯冰水,車廂里的暖氣太足,晚餐又吃的牛排。他原本想拒絕,一是吃飽了,二是怕岡山對自己有歹意,可江書恂親自把牛排端到他身邊,李士群想就算這一刻命短也就拉倒了。

    “對不起,原本您打電話給我,讓我放了令弟,我應該第一時間照辦的。不要說放了令弟,就是徐阿梅他們也可以一起放。可誰叫你們太心急了,讓丁默邨曉得了沈先生沈院長,曉得了艾院長,曉得了董老板,籌碼一大,我也勸不動了。唉頭疼。”李士群給自己涂了點清涼油:“如今一天天怕死,怕日本人殺我,怕國民黨殺我,也怕地下黨殺我。”

    火車隆隆的聲音,冰涼、沉重而寂寞,江書恂忽然想到從青島乘船去德國時的場景。她站在船頭向郭媽揮手,她以為這一去是自由的鳥兒上了天,可最終大家都是要落地的,只是她摔得有點慘罷了。

    李士群說:“我對您沒有任何褻瀆的意思,就是想見見您。等到了蘇州,咱們吃個早茶,聽聽書,我就請警衛送您回去。”他忽然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我說今夜的車廂怎么這么寂寞呢?江醫生,儂聽薛筱卿的么?”

    “我在菲律賓音訊不通,你姑姑失蹤后很久我才得到消息。1945年日本戰敗,我回到上海,可又因為酒店被張進之搞得一塌糊涂,我只能邊整頓酒店邊找她。”

    “婆婆呢?艾伯伯呢?”

    郭媽死了,生老病死都有定數,秦憶梅和王樊發葬的老人家。

    可Eric也不見了。江書恂臨行前終于告訴了他曉蕾去世的消息,Eric許久沒說話,爾后沙啞地說:“我也早知道了,我怕你傷心沒敢告訴你,原來咱們都一樣怕對方傷心。”他又說:“吳正豪又娶了新人,吳家人都是無心肝的人,我早該因吳霜威的事吸取教訓,堅決不讓他們在一起的。”

    圣約翰孤零零地立在蘇州河岸,八一三那天,蘇州河邊飄過無數難民的尸體。

    Eric說:“我只剩了你,你不能出事。”可江書恂還是上了去蘇州的火車,上海的太陽照常升起,Eric的灰色呢帽子掛在閘北火車站的門口。

    李士群說:“難怪今晚孤獨凄清,咱們聽評彈吧!”

    “我想過這樣的結局,你姑姑沒有死,你囡囡姐和Daniel也沒死,你艾伯伯也沒死,咱們有朝一日還能在上海碰著。”

    我不敢信,憑什么說小安弟有別的爸爸媽媽,又憑什么說我的爸爸是別人?可等董老板拿出照片,看著丁柏青高大的模樣和江纖塵清秀文雅的模樣,我不得不承認這些融入血脈中的事實。我心里稍微有些平靜,我的親生爸爸死了,是個英雄,我沒有希望也沒有印象,以后的日子還是跟著現在的爸爸一起過。可是小安弟呢?他的爸爸回了湖南,他的媽媽又是生是死?

    “丁柏青投靠汪精衛是假,后來的事情我不細說,你看他現在也過得不錯,就知道當時的境遇下他其實是忍辱負重來著的。你姑姑不肯他認小安,后來你媽媽又帶著你們去了北平。當時是讓你們去昆明的,可誰也沒想到你們去了北平,而且換了名姓,丁柏青和我這些年在西南苦苦找尋,原來是找錯了。”

    我問:“他也知道我來上海了?他為什么不來見我。”

    董老板便苦笑:“沒有臉見你們,連我見了你,都后悔不該見你的。”

    我不禁要多問些為什么,董老板第二次落了淚:“小咪,你跟你姑姑長得太像,你們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樣子,可我沒能救得了她,我怎么不后悔?”

    驀地鴛鴦要兩處分,

    心切切頓使肝腸裂。

    李士群凝神聽著,忽然摘下了鼠皮手套,露出一雙白凈的手。他摘下了右手拇指上的扳指遞給江書恂:“多謝您叫我圓了個夢。”他不是張翼樞,現在也不是上海剛淪陷的時候,江書恂肯陪他走一趟就叫他心滿意足了。

    “少陪!”李士群忽然皺眉站起身,捂著肚子微微弓著身子:“不該喝涼水的。”江書恂笑著把涼水一飲而盡:“您請便。”

    風瑟瑟都作了別離情,

    意懸懸不盡叮嚀話?,

    浪滔滔流出了斷腸聲。

    一聲汽笛響了,江書恂站起身:“我往前面車廂走走,散散心。”沒有人攔她,這一列車廂都是李士群的,在他安全到達蘇州前,江書恂跑不了。

    你要保重嬌軀是正經……

    “這是哪一曲?”她在黑暗中問。

    “薛筱卿的《秋江離別》。”

    又一聲汽笛響了,董竹君拉著我的手,讓我從陳毅廣場向東望去:“你看,滿上海的玉蘭花都開了。我有時又想,幸好有這滿城一年一年的花,叫我沒法真正忘掉你姑姑。”

    (全書完)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