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66章   請求刪除,這是錯誤編輯

    第66章   請求刪除,這是錯誤編輯

    作者:嗜睡的蝴蝶    

      濱江大酒店的大宴會廳,此時已是高朋滿座。由市政府主辦的每年一次的“工商界新年酒會”,是本市年關前的傳統聯誼項目,已經連續舉辦了二十多年。

      最初,市里的企業實力都比較薄弱,所以酒會的規模也不大,形式也以政府搭臺唱戲為主,旨在彰顯政府部門對工商界企業發展的關注,并加強溝通。后來,隨著改革開放的政策越來越好,企業的發展也呈現出井噴的態勢,尤其是一部分龍頭企業不僅規模迅速擴大,上繳利稅越來越多,像海靈藥業、無界物流、迦美電器等幾家公司更是勢頭強勁,一躍成為全國的行業領軍者,這每年的新年酒會便逐漸演變為政府搭臺、企業唱戲的聯誼活動,因此,酒會的規模與吸引力也是日益變大。

      酒會上不僅是政府部門與各企業大佬們聯絡感情的紐帶,更是企業間進行合作及資源共享的平臺,因此每年都有不少未受到邀約的小企業,打破頭地想找機會參加酒會,而受到邀請的企業對于這次聚會也格外重視。

      柳義銘的海靈藥業,雖然還沒有進入世界五百強,但在本市企業中排名最為靠前,他的到來無論是市府官員還是各企業老總,都是非常關注的。因此,當柳憶凝跟著父親和盛裝的盤巫梅進入宴會廳時,萬眾矚目的場面也就不足為奇。

      柳憶凝是被父親派人強行接回家的。當她回到自己房間,發現今天出席酒會的衣服都已經準備好,放在自己的床上了,專門請來的造型化妝師也已經在房間里等了她許久。

      柳憶凝不喜歡出席這樣的場合。從小到大,她被父親帶著去過很多次,沒有一次的經歷是愉快的。大人們端著酒杯、一本正經地說著客套話,總有人會過來捏捏她的臉蛋、摸摸她的頭,再滿面笑容地對父親夸贊‘柳總,你家小公主真可愛、真漂亮’。柳憶凝覺得很是無聊,所以每次都找機會脫離父母的視線,去找同齡人掐架。

      倒不是柳憶凝本意好斗,而是她自小覺得跟這個圈子里其他的孩子氣場不合,他們身上總有一種讓柳憶凝莫名反感的傲氣,玩不了多久就會出現爭執,爭執之下就忍不住要跟他們干一仗。而干仗的結果,往往就是柳義銘讓司機把她早早送回家,這樣正中柳憶凝下懷的事,她豈會不做?因此,酒會就變成了柳憶凝每年的固定‘戰場’。

      柳憶凝在酒會上打過的人太多了,很多人她早已不記得。據她母親在世時跟她說,柳憶凝第一次參加酒會,就和比她大出好幾歲的藍君御打過一架,而身高力大的藍君御手下絲毫沒有留情,打得柳憶凝哇哇大哭。那幾乎是柳憶凝唯一一次在酒會上打架吃虧,而她小小年紀便記下了仇,因此第二年不等父親要求,就主動要跟著參加酒會,為的就是找藍君御‘報仇’。豈料到了酒會上她才知道,藍君御已經出國讀書,不能再來酒會陪她‘過招’了。

      雖說她的‘仇’沒有報成,不過柳憶凝卻憑著天不怕地不怕的拳腳,在這個圈子里打出了一個‘不好惹’的名聲,而柳憶凝但凡參加酒會,就會打服幾個她看著不順眼的孩子,所以很快也就把這次戰敗的事忘了個一干二凈。她忘了,可事兒卻并沒有就此完結。因為藍柳兩家孩子打架,柳憶凝媽媽和藍君御的媽媽意外成了好友,慢慢又成了閨蜜,這才有了兩家人結親的事。

      有時,柳憶凝父母私下玩笑,經常會說柳憶凝是自己給自己打來了一個未來的夫君,但因為她年紀還小,所以并沒有用這個梗調笑柳憶凝,因此直到后來藍君御回國、柳憶凝退婚,她也并沒想起來,這個‘無界老古板’就是當年讓自己做了手下敗將的那個傻小子。

      以柳義銘在全市的地位,自然不會有人對在酒會上胡鬧的柳憶凝怎么樣,不過畢竟每次打架都鬧得雞飛狗跳,柳義銘面子上也不好看,雖然為此沒少教訓女兒,可柳憶凝平時都很乖巧,唯獨去了年會就一定會闖禍,時間久了柳義銘自然也看出了門道,也就不再強迫她每次都要出席了。后來她母親去世、父親續弦之后,柳憶凝跟盤巫梅關系不好,就更不愿意去,所以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參加過酒會了。

      今年不知為什么,柳義銘不由分說地非要帶女兒出席,柳憶凝因為新店開張時老爸的表現實在太好,也就不好意思再找理由推辭,只好跟著來了。

      柳義銘身著全套黑色高定西裝,五十多歲身材還保持得很好的他,顯得格外有氣場。身旁的盤巫梅本就是跳舞的,面容姣好,纖細高挑,穿著黑色的高定晚禮服,襯著本就雪白的肌膚,像一只高傲的天鵝一般,挽著柳義銘的左臂緩步走來,很是吸睛。

      而最讓眾人意外的,是柳義銘右手拉著的女兒,柳憶凝。

      柳憶凝已經好多年沒有在這個場合出現過了,很多跟柳義銘相熟的老朋友都還記得她小時古靈精怪、喜歡打架的樣子,沒想到幾年不見,竟出落得如此清麗。

      柳憶凝今天穿的,也是一套高定的禮服裙,不過不是黑色,而是水藍色。裙身是個抹胸裙的樣式,裙擺到小腿部位,用裙撐將裙子下擺撐出恰到好處的蓬度,露出她筆直修長的小腿。胸部以上則是水藍色透明紗織的長袖款式,上面點綴著星星點點的小小水鉆,在宴會大廳的燈光照射下輝光閃爍。合身妥帖的剪裁,完美勾勒出柳憶凝的纖纖細腰,腰線上下,更是使用了大量的水鉆,并向著裙擺處逐漸減少,仿佛一簾瀑布從腰間傾出、順著裙裾點點滴落。

      這條裙子太美了,因此柳憶凝每一次的舉手投足,都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多看兩眼。柳憶凝的齊耳短發微卷,妝容精致而清透,這讓她平時大咧咧的感覺完全消失,卻多了些柔美與嬌俏。

      早有很多認識柳義銘的朋友過來打招呼,寒暄的方式跟柳憶凝記憶中并沒有什么改變。

      “哎呀,柳總啊,你可是年會重量級人物啊,你們這一家三口一進場,把我們所有人都給鎮住了呀。”

      “柳夫人,你好!”

      “這位是……?”問話的人問的,自然是柳憶凝。

      這么多年,總算把女兒帶出來了一回,柳義銘也是頗為得意,笑著回道:“小女憶凝,小時候你該見過啊!”

      “哎喲喲,這可不得了了,女大十八變,你家這個女兒怎么都變成小仙女了呀!”

      “哪里哪里!”柳義銘嘴上客套著,臉上卻樂開了花。隨后繼續寒暄道:“你家夫人和小公子呢?”

      對方笑著搖搖頭,“柳總啊,我可沒有你這么好福氣咯,兒子在國外,夫人就丟下我去照顧兒子去了,跟你可不能比咯!”

      兩個人說話間,又有不少人過來跟柳義銘打招呼。柳憶凝站在旁邊,愈發覺得無聊,下意識地將雙手抱在一起,左手掌將右手指關節一個個地按得咔咔作響。突然,柳義銘側過頭來皺著眉頭看了她一眼,柳憶凝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把手放下。

      已經不是當年她來一次打一架的年頭了。

      柳憶凝來之前答應過父親,這次年會一定乖乖地不會惹禍,所以就算對這些應酬再反感,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正當她百無聊賴的時候,突然,幾個人向他們走了過來。等柳憶凝看清來人,心中一樂,救兵來了!

      來的正是潘子睿和他的父母。

      潘子睿的父親叫潘賀年,是宜美公司的董事長,跟柳義銘算是認識,但兩家公司業務上來往比較少,所以平時并無來往,見面最多的地方恐怕就是這每年一次的年會上了。而潘子睿的母親林太太,跟盤巫梅是閨蜜,同時又是柳憶凝店里的常客。因此兩家人見面,兩個男人只是簡單地打了個招呼,閑聊幾句,女人和孩子們卻格外熟稔。

      “潘子睿,你也來啦!”看見了熟悉的面孔,柳憶凝顯然很是開心,這還是今天她在酒會上第一個主動打招呼的人呢。

      潘子睿的打扮似乎比平時更為精致,只不過場合正式,也換了一身正裝打扮,但臉上的妝容仍然是一絲不茍。

      看見柳憶凝,潘子睿有些吃驚,“柳憶凝?”

      眼前的柳憶凝,跟他印象中的那個萬年T恤、牛仔的姑娘反差太大,以至于潘子睿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去,你這個樣子……這是小魔仙變身?”

      兩人因為時常約著一起吃飯、娛樂,所以柳憶凝跟他說話也變得隨便了很多。只見她向前跨出一步,習慣性地一拳打在潘子睿的胸口,“變你個頭啊!”說完對著正看向他們的柳義銘偷偷努了努嘴,壓低了聲音輕輕說道:“我是沒辦法,被我家老爺子逼的!”

      潘子睿立刻會意,一臉狡黠地笑著點點頭,“跟我一樣,被迫營業!”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