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61章   不許再熬夜

    第61章   不許再熬夜

    作者:嗜睡的蝴蝶    

      柳憶凝像剛剛學會了一樣新技能的孩子,興致正高,便叫劉嬸把衣服放進客房,自己繼續趴在桌上畫她的花鳥魚蟲。

      藍君御饒有興趣地看著,遇到筆法不正確的地方,時不時地指出來,修改一二。不多久,一張畫紙便被柳憶凝畫了個滿滿登登。

      “快去換衣服吧,雨停了,我們到樓頂走走。”藍君御怕她畫得時間久了太累,便從她手中把畫筆拿了下來。

      “好啊!”柳憶凝原本吃得就有點多,現在能出去走一走,也好。

      換好衣服,兩人拾級而上,來到了樓頂的天臺。

      天臺上的擺設還跟過去差不多,只不過紫藤蘿已經都謝了,四周的花隔中迎春花含苞待放,偶有早開的花朵,帶著嫩艷的明黃,點綴在碧綠的枝條間,春意欲來。

      已是黃昏時分,陰雨天氣之下,天色暗得更早了一些,西邊的地平線處也只剩了微弱的亮光。附近農戶都已經開了燈,零零星星的燈光在空曠的田野中閃爍。

      柳憶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雨后新鮮的空氣帶著些許春寒,讓她的精神為之一振,可也讓沒穿外套的柳憶凝打了個寒戰。身旁的藍君御默默地把自己的外衣脫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君御。”

      “嗯?”

      柳憶凝轉過頭,微笑著看向藍君御,“還記得你第一次帶我上來時候的情景嗎?”

      “記得,”藍君御看著她,眼中俱是柔情,“你很喜歡坐在那里。”說完指了指他們身后的吊椅。

      柳憶凝看了看那兩把吊椅,它們還像她第一次看見的那樣,安安靜靜地站在那里。“是啊,我很喜歡坐在那里。”

      她一邊說著,腳下就不自覺地走了過去,在她上一次坐過的那張吊椅上坐下。“我也是坐在這里,聽你講了那個故事。”

      藍君御也還是像上次那樣,拖了一把藤椅坐到她面前。“現在,我不會再講那個故事了,我有了新的故事。”

      柳憶凝笑了。她腳上微微用力,吊椅便吱吱扭扭地搖蕩起來。是啊,新的故事,雖然很短,但它真的是全新的。曾經的她,有多么厭惡藍君御把她當成另一個人,而現在的她,卻只恨自己不是那個人。

      她抬頭看向遠方,四周黑漆漆的。他們的路到底在哪里呢?

      “君御!”

      “我在。”

      “你說,人的一生有多長?”

      “很長,也很短。”

      “人死了,靈魂會去哪里呢?”

      “也許會消失,也許會轉世為人,又也許……”說到這,藍君御低下了頭,聲音也變得更加低沉,“會像我一樣……”

      柳憶凝靜靜地注視著他,細想著他的每一句話。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繼續說道:“有時我就在想,也許,我真的就是洛雪,不然你怎么會不偏不倚地找到我?”

      藍君御聽到這句話,緩緩地抬起頭,話音中透著無比的堅定。“憶凝,這已經不重要了,我愛的是你,不管你是誰!”

      柳憶凝慢慢閉上眼睛,將吊椅再次搖晃起來,讓涼涼的空氣將微熱眼眶的溫度降下去。“可是,對我來說很重要。”柳憶凝心里的這句話沒有說出口,她不想再增加藍君御的心理負擔,她想讓他帶走的都是美好和甜蜜。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柳憶凝心里萬千愁緒,卻只好閉著眼努力讓它平復。過了好一會兒,她感覺頭上微微一沉,于是她緩緩睜開眼睛,只見藍君御正拿著一個迎春花花冠,幫她帶在頭上。

      他把天臺上早開的迎春全部折了下來,編成了花冠送給她。

      頭戴花冠的柳憶凝,笑靨像三月的桃花,明艷動人。藍君御癡癡地看著她,不想錯過她那一顰一笑。他要將她的每一幀都定格,珍藏在心里。

      柳憶凝整晚都沒舍得摘下花冠,連吃晚飯的時候都戴著,惹得劉嬸和劉叔都笑著說好看。

      晚上柳憶凝又畫了半天,有藍君御這樣的名師指點,她的技法已經越來越嫻熟。柳憶凝幾天都沒好好休息,最后困得連眼皮都快睜不開了。藍君御強行奪下她的畫筆,推著她回了客房。

      “君御,”柳憶凝被藍君御塞進被窩的時候,不顧他的躲閃,拖住了他的手。“你去把自己的鋪蓋搬過來,陪著我好不好?”

      藍君御輕咬了一下嘴唇,沒有說話。

      柳憶凝知道他的顧慮,便裹著被子向一旁挪動,騰出了半張床的位置。然后她可憐兮兮地看著藍君御,央求道:“我就是想跟你多說說話,保證什么都不做。”

      藍君御想了想,終于點了點頭。“好。”說完便回到自己房間,把他的被子枕頭抱了過來,鋪在柳憶凝身邊,合衣躺下。

      柳憶凝側過身來,看著藍君御英俊的側顏,怎么也舍不得睡去。她不知道一覺醒來,他還是不是他,她只想一直陪著他,永不放手。可是,困意便如洪水一般,怎么也擋不住,柳憶凝只好閉著眼睛,絮絮叨叨地開始說話。

      “君御你知道嗎,我小的時候可厲害了,每次跟我爸去參加年會,都會跟別人家的小孩打架……每次都把人打得哇哇哭……沒輸過……只有一次被那個誰……打敗……”

      藍君御疼愛地看著她,認真聽著她說的每一個字。柳憶凝的聲音越來越小,慢慢地幾不可聞,最后終于沒了動靜。

      微弱的燈光下,柳憶凝的面容安詳而沉靜。她的嘴角是微微勾起的,她的內心應該也是幸福的吧。藍君御的手向她伸了過去,卻并不觸碰她,而是順著她的輪廓在空中劃出了同樣的曲線。,仿佛他在觸摸一個影子。

      也許,對她而言,自己就像一個夢;可是,對自己而言,她又何嘗不像一個夢呢?是夢,就終究會醒,醒來后的一切,便都成了空。

      他不想睡去,他也不能睡去,只要他不睡,這個夢便不會醒……

      第二天,柳憶凝是被一陣鳥鳴喚醒的。

      當她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藍君御的那一雙淺棕色的眸子。

      “君御!”柳憶凝瞇縫著眼睛,滿帶歉意地對他笑了笑,“對不起,昨晚我睡著了。”

      藍君御笑著回道:“睡得可好?”

      柳憶凝閉上眼睛伸了個懶腰,“很好,睡到自然醒真好!”隨后她揉了揉眼睛,問道:“幾點了?”

      “九點。”

      “哎呀,都這么晚了!”柳憶凝猛地掀開被子坐了起來,撓了撓睡得橫七豎八的頭發,“你怎么不早點叫醒我?”

      藍君御笑著從床上起身,“你在休假,不用起早,正好補眠。”

      “睡的時間多了,陪你的時間就少了。”柳憶凝下了床,趿拉著拖鞋準備去洗漱,可猛然間被桌上鋪著的畫吸引住了目光。

      她疑惑地走過去,只見一幅筆法精湛、畫功細致的畫作,端端正正地擺在桌面上。畫上一男一女兩個人,矗立在一處懸崖上,山勢陡峻,雄偉磅礴。那女子短發,頭帶一頂花冠,身著一件水藍色的抹胸中裙,身上瀑布般的水鉆熠熠發光。而男子峨冠博帶,白衣青衫,飄逸的衣袂在微風中翻飛舞動。兩個人四目相對,眉目傳情,而畫的右上方題有一首小詩。

      他生莫作有情癡,人間無地著相思。此去哪堪尋無憶,凝淚莫嘆對空枝。

       “君御!”柳憶凝看著畫中的他和自己,又看了看藍君御眼中密布的血絲,淚霧一下子涌了上來。“你……一宿沒睡?”

      藍君御輕輕點了點頭,“睡不著,就把你要的畫趕出來了,你可滿意?”

      柳憶凝忍不住哭出了聲,猛地撲過去抱住了藍君御。“傻瓜!畫可以慢慢畫,為什么不睡?你知不知道,這樣我會心疼的!”

      藍君御被她抱住動彈不得,過了好半天才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背,柔聲勸慰道:“無妨,別哭,你哭,我也會心疼。好好的,吃完飯帶你去騎馬可好?”

      柳憶凝的眼淚還沒忍住,一聽說要去騎馬,立刻破涕為笑。“那你答應我,不許再熬夜。”

      “好,我答應你。”

      柳憶凝松開手,忍不住又回去仔細看了看畫,看完小心翼翼地把它卷起收好,這才轉身進衛生間洗漱。等她出來,便發現床鋪已經全部整理好,床上端端正正地放著一套馬服。而藍君御也已換上了一套同款的馬服,笑吟吟地看著她。

      “這是……?”柳憶凝疑惑地指著衣服問藍君御,“給我的?”

      藍君御點點頭,“快去換上,我今天帶你體驗一下賽道。”

      “是不是真的?!”柳憶凝喜出望外。對于騎馬她完全是個菜鳥,連自己駕馭馬匹慢行都做不到,竟然可以上賽道?

      “是真的。”藍君御走過去,將衣服放到她的手上,“快去,換好我們下去吃飯,然后便可出發。”

      柳憶凝笑著接過衣服,快步跑回衛生間,不一會兒便跑了出來。這才發現,自己跟藍君御的那一套,完完全全是情侶款。藍君御的是黑衣白褲,而她的,是白衣黑褲。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