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62章   沒有送你最后一程

    第62章   沒有送你最后一程

    作者:嗜睡的蝴蝶    

      他們到達馬場時,廣場上人已經不少,天晴了,馬師們都牽著各自的坐騎出來遛彎。

      “藍老弟!”他們剛剛下車,遠遠就看見吳維仁邊笑著沖他們揮手,邊向他們跑了過來。當他跑到他們身邊,熱情地招呼道:“我說這車看著眼生,沒想到是你!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吳維仁嘴里跟藍君御打著招呼,眼睛卻一直向柳憶凝瞟著。藍君御臉色一沉,理也不理他,拉了拉柳憶凝,大步向馬棚走去。

      吳維仁被晾得有些尷尬,看著他們的背影撇了撇嘴。這藍君御自打拿了個全國冠軍,越來越傲慢了,可惜了這個小姑娘,大概是不知道他在兩個女人之間打轉轉吧。他不禁想起了胡蕓,那個身材惹火的尤物,更想起了她對自己不冷不熱的敷衍,于是心中忍不住生出些許惱意,對著兩人的背影啐了一口。

      騅駒已經戴好馬具,在馬棚里等著他們了。今天的鞍具,雖然還是比賽用的那種,卻裝備了兩個腳蹬,一看就是為柳憶凝專門準備的。

      騅駒見他們走到身旁,興奮地連打幾個響鼻,又將頭湊到藍君御的身上,蹭了幾下。馬夫已經見過柳憶凝好幾次,笑著沖她點了點頭,隨后跟藍君御打招呼。

      “藍總,你們兩個簡直天生一對啊,馬服一穿,英姿颯爽的,要把俱樂部的小伙子們羨慕死了!”

      藍君御大笑了兩聲,笑容里帶著掩飾不住的驕傲和得意。“我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他們羨慕,讓他們也去修。”

      馬夫很風趣,話接得也漂亮。“那怕是來不及,再說了,他們要去修,可就要修大發了,不僅自己要修個好相貌、好家世,還得修這么個漂亮貼心的媳婦,誰家有這么大造化呀?”

      藍君御平素清冷,可一到馬場見到騅駒,就變得平易近人起來,更何況他夸的還是柳憶凝,于是笑容更加明朗。

      柳憶凝站在他的身旁,看著他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笑容,牢牢地記在心里。

      “賽道上清理干凈了嗎?”藍君御說著,已經翻身上馬。

      馬夫把活動梯臺推到柳憶凝面前,讓她走了上去,然后抬起頭對藍君御回道:“清干凈了,昨天晚上我和馬場的人一起清的,您只管放心去。”

      藍君御微笑著點了點頭,御著騅駒走到柳憶凝面前,一伸手,將柳憶凝抱上馬,放到自己身前。

      “別緊張,保持著自己的重心,控制不住的時候就靠在我身上,一切有我!”藍君御在柳憶凝耳邊輕輕低語,說完,重新坐直了身體。兩人一馬身姿挺拔地走出了馬棚,慢慢進了賽場。

      廣場上的馬師們禁不住一陣竊竊私語,藍君御在這里是最大的大腕兒,今天帶了個姑娘如此鄭重其事地來馬場,還騎的是騅駒,確實有些非同尋常。

      “這漂亮妹子是誰啊?藍總竟然讓她騎騅駒!”

      “好像是藍總媳婦兒。”

      “沒結婚吧,聽說好像也是個富家千金。”

      “你看人家藍總才是人生贏家。”

      “那能比嘛?人家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系,你呢?恐怕連個田螺姑娘都沒救過吧。”

      “你個烏鴉嘴……”

      藍君御一撥馬頭,讓騅駒離人群更遠了一些。他怕柳憶凝聽了不開心,便輕聲說道:“你若不喜,我去驅散。”

      柳憶凝一臉溫柔,扭過頭看向他說道:“沒事,我只聽你說話,別人說什么與我無關。”

      藍君御一笑,抖了抖韁繩提了一下速度,騅駒很快便進入了賽道。

      賽道上前幾天一直鋪設著障礙賽練習用的設施,直到昨晚才拆除,因此賽道上還留有一些痕跡。藍君御駕馭著騅駒繞著賽道跑了一圈,確認障礙已經全部清除干凈,便在柳憶凝耳邊輕聲囑咐道:“記住我說的話,控制好重心,緊靠著我,別害怕,我要提速了。”

      柳憶凝立刻變得緊張起來,她不敢回頭,只好坐在前面連連點頭。

      藍君御伸出一只手抱了抱柳憶凝,隨后用手拍了拍騅駒的脊背,韁繩向上一提,得到指令的騅駒立刻啟動,四蹄騰空,飛快地奔跑起來。

      柳憶凝也曾經在馬背上與藍君御一起疾馳過,可那畢竟是在山道上,速度無法跑得很快。而現在,騅駒奔跑起來的速度就像一只離弦的箭,將靜止的空氣劃破。而那空氣,變成疾掠的風,貼著她的耳朵呼嘯而過。柳憶凝剛開始還不能適應,風的速度太快,壓得她有些無法呼吸,而跑到第三圈時,她漸漸找到了疾馳的感覺。

      這是自由,是掙脫一切束縛獲得解脫的快感。柳憶凝終于明白,為什么藍君御這樣愛騎馬,這一刻,她就仿佛插上了翅膀一般,自由暢快地翱翔,這世上再無任何桎梏可以將她囚禁。

      也許,來自歲月年輪不知哪一個軌跡的他,唯有這樣,才能在二十一世紀的時空中找尋到真正的自己。可是,身處二十一世紀的她,要怎樣才能找到不知身在何處的他呢?

      耳邊的風聲嘯叫著,讓她再聽不到四周的聲音。柳憶凝深吸一口氣,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了一聲,“我……愛……你!”

      身后的藍君御身體猛地一僵,手上微一用力稍稍降低了一點速度,隨后身體微微前傾,雙唇貼近了柳憶凝的耳畔。

      風聲遠去,耳邊只有藍君御頗為急促的呼吸。柳憶凝的心砰砰地跳著,只聽藍君御的聲音傳入耳中,每一個字仿佛都是他的心音。“憶凝,對不起!”

      柳憶凝閉上眼睛,將頭靠在藍君御的胸前,任憑淚水順著臉頰汩汩傾瀉,又被疾風帶走吹干。君御,對不起,為我的任性,為我的驕矜,也為我浪費過的那么多本可以全心全意愛你的時光。

      藍君御感覺到她身體的顫抖,將韁繩勒住,騅駒應聲放慢腳步,疾馳變成了小跑,又變成了慢步。他雙手緊緊地環住柳憶凝,任由騅駒慢慢地在場內走著……

      兩人直到天近黃昏才回到別墅,劉嬸早已備好了晚飯,等著他們。

      雖然早飯到現在,兩個人都沒吃東西,可還是都沒什么胃口。柳憶凝在藍君御的要求下,勉強吃了半碗飯,但更多的時間里,她是趴在桌上看著藍君御。

      藍君御眼中的血絲更加嚴重,整個眼睛都變成了紅色。在柳憶凝來之前,他也已經幾天沒有休息,連續的熬夜已經讓他的身體嚴重透支。

      吃完飯,柳憶凝拉著藍君御回到房間里。

      “君御,能不能把原來那幅畫也一起給我?”柳憶凝從馬場回來后話就特別少,只把一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藍君御,一秒也不想移開。

      藍君御紅著眼睛看著她,沉吟了片刻后點了點頭,“好,給你。”

      兩人來到藍君御的房間,從立柜的頂上取下那幅畫,又回到客房,將兩幅畫疊在一起卷好。

      “今晚還要畫畫嗎?”藍君御輕聲詢問。

      柳憶凝看著他的眼睛,輕輕搖了搖頭。“不了,今天累了,我們早點躺下說說話吧。”

      藍君御猶豫了,只見他站在柳憶凝的面前,深深地看著她,想要把她的樣子刻進自己的腦子里一樣。過了好半天,他才柔聲說道:“好。”

      兩人還像昨天一樣,各自擁著被子和衣而臥,不同的是,昨天藍君御仰臥、柳憶凝側臥,而今天藍君御也轉向了柳憶凝,兩人相對而臥。

      他們都沒有說話,柳憶凝笑了,藍君御也笑,柳憶凝濕了眼眶,藍君御也落淚,兩人便這樣哭哭笑笑地無言相對,仿佛所有的話都融進了笑容、融入了眼淚。

      柳憶凝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睡,可到了后半夜,眼皮變得越來越沉重,眼前藍君御樣子也變得越來越模糊,最后,一切歸于黑暗……

      第二天早上,柳憶凝再次被窗外的鳥鳴聲驚醒。

      當她的意識清醒過來,便猛地轉頭看向身旁。只見藍君御還未醒來,蒼白的面頰上還留著幾道淚痕。

      柳憶凝久久地注視著藍君御,聽著他規律而有力的呼吸聲,想象著他睡著前的樣子。

      她或許錯過了道別,又或許,她什么都沒有錯過。

      這一刻,柳憶凝卻變得異常平靜,她探過身去,在藍君御的唇上深深地吻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起床,將自己的被子疊好,整齊地放在一旁。

      洗漱完畢,她走到桌邊,取出一張畫紙細心地鋪開,又從筆架上摘下畫筆,微微凝神,慢慢畫了起來。

      藍君御整整睡了兩天兩夜,而柳憶凝也沒有出門,夜里便趴在床邊打個盹,白天繼續畫畫。直到第三天早上,藍君御終于醒了。

      柳憶凝聽見床上有動靜,連忙走過去。只見藍君御已經坐起身來,睡眼惺忪地看向她。

      “柳憶凝?”藍君御面帶厭惡地看著她,語氣中也帶著深深的惡意。“你怎么陰魂不散呢?我不會娶你,你也不要纏著我,我要跟你退婚!”

      柳憶凝鼻子一酸,眼眶便紅了。你終是走了,對不起,沒有送你最后一程。看著藍君御那熟悉而陌生的英俊面容,柳憶凝滿心凄楚。

      藍君御見她落淚,慌亂之下繼續冷聲說道:“哭也沒用,我們不合適,你不要……”

      話還沒說完,柳憶凝便凄然地對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打斷了他的話。

      “好!”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