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64章   工筆小像

    第64章   工筆小像

    作者:嗜睡的蝴蝶    

      藍君御在王教授的診所里大概呆了兩個多小時,當他離開時,對著等候在外面的柳憶凝聳了聳肩,“你要我幫的忙,我已經做了,咱們兩清了。”

      柳憶凝輕輕點了點頭,“嗯,兩清了,全套設計資料我已經發到你郵箱里,需要發聲明的話就通知我。”

      藍君御點了點頭,一臉輕松地轉身。柳憶凝看著他的背影,內心的情緒復雜到完全無法分辨和體會。這樣的一個身體,承載了寄托她全部愛情的靈魂,從今以后,對她而言,這便是再無瓜葛的一個人。即便是她的愛無處安放,也應該對他說一句……

      想到這,柳憶凝輕輕地叫住了他。

      “君御!”

      藍君御緩緩地轉過身,看向她的目光中滿是疑惑不解。

      柳憶凝對著他露出一個明艷而甜美的笑容,這個笑,包含著她全部的感念和深情。

      “謝謝!”一句謝謝出了口,柳憶凝的眼眶立刻濕潤了。在淚滴掉落之前,她顫抖地說了聲“再見”,便迅速轉身,推門走進了王力強的診室。

      藍君御看著她的背影,出神地默立了片刻,隨后輕輕搖了搖頭,靜靜地離開。

      而此時柳憶凝走到王力強辦公桌邊,在椅子上坐下,緊張地看著這位她唯一能求助的學者。

      “王教授,怎么樣?”

      王力強抬眼看了看淚跡未干的柳憶凝,伸手從桌上的盒子里取出紙巾,遞到她的手里。然后看著她,輕輕搖了搖頭。

      “沒有了?真的走了?”

      王力強看著這個姑娘,實在有些不忍心,可事實如此,讓她抱著幻想等下去,對她而言豈不是更加殘忍?

      “走了,一絲一毫的記憶都沒有留下。”

      柳憶凝本來勉強收住的眼淚,瞬間再也控制不住,滾滾熱淚像開了閘的洪水一般,毫無顧忌地傾瀉而出。

      王力強通過治療,對他們之間的事了如指掌,見柳憶凝如此難過,禁不住深深嘆了口氣。“柳小姐,他的這種情況,我勸你節哀也不恰當,但你們這段緣分,確實是盡了。不過你也應該覺得欣慰,蔚王對你用情至深,真的沒辜負你這一份感情,只能說,造化弄人吧。”

      柳憶凝嗚咽著問,“還會回來嗎?”

      “理論上來說,幾乎不可能了。藍君御現在的自我意識很強,再次失去控制的可能性極小,所以,蔚王回來這種事應該不會出現。”

      “總有辦法的吧,當初他不就是自己來的嗎?”

      王力強搖了搖頭,“當初的穿越,天時地利人和,少一樣都不行。他墜崖,藍君御騎馬失足,兩個人在不同時空卻出現同樣事故,這才有了穿越的客觀條件。而且,就算意識可以穿越時空,為什么藍君御和蔚王長得一模一樣?是轉世還是偶然?這些問題,我現在都沒有答案。”

      見柳憶凝耿耿于懷的樣子,似乎還是沒有被說服,王力強便繼續說道:“蔚王自己也曾經試過一次,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不也是敗了嗎?”

      柳憶凝聽他這樣一說,猛地一愣。“他試過?”

      “是啊,就是他給你寫下休書的那一次,不是出過一次很嚴重的意外嘛,騎著馬從山崖上摔了下去,馬都摔死了,可他撿了條命。那一次,他本來就是想回去的,結果失敗了。”

      柳憶凝的頭嗡地一下,整個人懵了。藍君御那天寫下了休書,很快便出了墜崖事故,自己一直以為是他因為退婚的事受了打擊,一時想不開去尋死,卻原來,他竟是用這種方法,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你為何什么都不說?為什么要一個人把所有的事都扛下來?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柳憶凝腦子里一片混亂,她忽然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沒有看懂他,也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他。

      王力強見她半天不說話,便繼續說道:“柳小姐,聽我一句勸,人是已經走了,你也應該往前看。你還年輕,人生的路還有那么長,該忘的忘掉,該記的記住,生活還是要繼續,只有你過好了,蔚王才會覺得欣慰,你說呢?”

      柳憶凝根本不記得她是如何走出王教授診室的,也不記得是怎樣開車回到店里的。李嵐蘭只是見她失魂落魄般地進了店,一言不發地搬起畫架便進了畫室。過了好半晌,她進去看了看,只見柳憶凝呆呆地抬頭看向茶樓的那個窗口,畫紙上卻一筆也沒有動。

      一切都不對了,柳憶凝卻什么也沒說。

      李嵐蘭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好給白小鵬打電話,可這個呆子比她也好不了多少,除了知道柳憶凝今天去了無界公司,其他的也一概不知,急得李嵐蘭只能在畫室門外干著急。

      這時,小楊拿著一個紙卷走了過來。

      “蘭蘭姐,會客室打掃衛生時發現了這卷東西,保潔阿姨差點扔了,幸好我看見,攔了下來。我記得好像是你放在會客室里的,你看一下還有沒有用,如果沒用我就讓她收走。”說著,便把那卷紙遞給李嵐蘭。

      壞了!

      李嵐蘭一見這個紙卷,便想起這是藍君御叫白小鵬送來的。那天柳憶凝病倒在老店的住處,白小鵬送來時她正好不在,自己便放進了會客室。后來事情一多,兩個人誰都沒想起來,把這茬全忘光了!

      李嵐蘭連忙接了過來,見拿到時的紙箍都還在,便對小楊說了句“是我放在那的,交給我吧,你去忙你的”,隨后轉身來到畫室門口,輕輕推開了門。

      “憶凝!”

      柳憶凝怔怔地轉過頭來看著她,眼神呆滯,沒有一絲光彩。

      李嵐蘭看著心疼,將紙卷遞過去,輕聲說道:“前段時間白小鵬送來的,忙忘了,給你的。”

      柳憶凝木然地伸手接過,機械地把紙箍撕掉,慢慢打開。可當她看清紙上的畫,便驚訝地捂住自己的嘴,眼中的淚水再次洶涌而出。

      工筆小像。

      畫中的柳憶凝側坐著正在作畫,專心描摹的形態極其傳神。

      柳憶凝一邊落淚一邊繼續翻看,一連二十多張,每一張都是同一個視角,每一張上畫的都是她。

      兩人分手后,柳憶凝封閉自己,在畫室里每天畫畫。可她不知道,就在離她幾十米遠的地方,也有一個人,每天來看他,畫著他自己眼里和心中的她!

      柳憶凝情不自禁地抬頭看向那個熟悉的窗口,淚光中,她仿佛看見了那張熟悉而英俊的笑臉,白衣飄飄、英氣勃發。那就是那個她愛的男人,也就是那個愛著她的男人,不管在這個世界還是另一個時空,他都應該屬于自己,自己也應該屬于他!

      ……

      李嵐蘭和劉景熙的婚禮,是四個月后在湖畔公園的草坪上舉行的。柳憶凝和潘子睿做了他們的伴娘伴郎。

      李嵐蘭的婚紗,是柳憶凝送給她的新婚禮物。婚紗是柳憶凝親自設計、工作室的幾位設計師一起完成的,所以當她身著這一身極美的婚紗進入婚禮現場時,不僅是新郎劉景熙,連在場的來賓都連連贊嘆。

      婚紗是單肩設計,裙身上采用條塊白紗做了不規則鑲嵌,既別致又性感。絲質裙擺垂墜飄逸,長長的紗帶隨著她緩緩的走動,輕盈地飄蕩在身后。她的長發從兩鬢編成兩股松松的發辮,在腦后合在一起綰了個低低的發髻,一頂潔白的花冠從額頂戴至發髻的邊緣。

      李嵐蘭妝容精致,眉目含情,挽著她父親的臂彎,走進了婚禮的現場。

      而身著灰黑色燕尾服的劉景熙,同樣吸引著大家的目光。他原本就是帥哥,為了婚禮今天化了淡妝,更顯得英俊瀟灑、帥氣難擋。

      柳憶凝微笑著看向李嵐蘭和劉景熙,這一對她最好的朋友終成眷屬,她打心眼里為他們高興。

      婚禮司儀經驗豐富,把流程走得滴水不漏。當他們把婚戒戴到對方無名指上的時候,柳憶凝竟忍不住紅了眼。

      “怎么了?羨慕了吧?要不然,咱倆也湊合湊合?”潘子睿站在柳憶凝身旁,一直在觀察她的一舉一動,見她眼中泛起淚光,便連忙走到她身邊,一如既往地耍起了貧嘴。

      柳憶凝轉過頭看了看他,潘子睿還是那個唇紅齒白的豬豬男孩,而自己,卻早已不復無慮無憂。她對著潘子睿笑了笑,“你還是另請高明,咱倆還是好兄弟。”

      潘子睿也不惱,笑著聳了聳肩,“兄弟就兄弟,我不挑。”

      柳憶凝忍不住被他逗得破涕為笑,便問道:“你天天還是這副樣子,你媽能答應嗎?不催你繼續找女朋友?”

      “她能有什么辦法?”潘子睿歪著腦袋,滿不在乎地回答道:“我跟她說啊,我就看上你了,可你又不肯,她要再催,就讓她直接來找你。她又不敢,所以干脆也就不催了。”

      柳憶凝見他皮得厲害,不想再跟他磨牙,便轉過頭去看向李嵐蘭。只見他們兩個在司儀的攛掇下,正要進行最后的環節——接吻。還沒等他們親上,只聽潘子睿正兒八經地又問道:“柳憶凝,前幾天藍君御和胡蕓結婚,你怎么沒去啊?”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